-

顏夏和時曦衍到機場時,時曦昱和齊賢兄弟都到了。

齊賢的身邊還站著一名打扮精緻貴氣的女子。

顏夏看了看兩人的麵相,判斷出這就是齊賢的妻子。

也從對方的麵相裡看出,對方犯小人。

看到顏夏,三人笑著先招呼了一聲。

齊賢對妻子介紹,“這位就是我和你說的顏大師。”

又對顏夏說:“這位是我的妻子許清蘭。”

許請蘭對顏夏帶著幾分感激和熱情,“顏大師,你好!”

要不是這位年輕的風水大師,他老公的弟弟就要出事了。

到時候老公肯定內疚痛心,對她也會有隔閡。

畢竟那天是她被符錦香忽悠,拉著他去的拍賣行。

對齊斐這個小叔子,她相處的不錯,自己也不希望對方出事。

所以對化解了這個的顏夏,她很感激。

顏夏笑著招呼,“齊太太好!”

許清蘭想和顏夏拉近點關係。

於是道:“叫齊太太也太生疏了,要不你叫我蘭姐吧。”

顏夏看許清蘭的麵相,做過不少的善事,人不壞。

性子看似溫柔,實際很火爆。

就是比較容易被人挑唆或者忽悠,然後做一些衝動的事。

所以纔會犯小人。

她笑著說:“好啊,那蘭姐你也叫我顏夏吧。”

“這感情好。”許清蘭走到顏夏旁邊,和她閒聊起來。

機票是齊賢秘書訂的,所以都在一起。

進入貴賓候機室坐下,片刻後有幾人走了進來。

顏夏看過去。

領頭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長得還行就是帶著一股虛浮。

看得出來是那種花花公子的類型。

他身旁跟著的是一名年輕女子,長得還算漂亮,穿著打扮和氣質帶著幾分乾練。

她麵帶溫婉的笑容,可從麵相上看,並不是好相處的性子。

最關鍵的是,從麵相上看,這女人和顧葉悠是同父異母的姐姐。

那麼來人的身份,不用問都知道了,符家的假千金符錦香。

顏夏心想,這位假千金果然有問題。

她目光又落在了兩人身後跟著的,一名冇有什麼存在感的年輕女子身上。

對方戴著一副黑框眼鏡,頭髮齊肩披著,剛好將她的麵容遮掉大半。

穿著打扮很普通,很不起眼那種。

但顏夏發現,仔細看女子的五官精緻,要是好好打扮一番,可比前麵的符錦香漂亮多了。

從麵相上,這位真千金符錦秀,並不是軟糯的性子。

所以現在的軟糯和冇存在感,應該是裝出來的。

按理說,這樣的麵相性格,會去反抗符家和符錦香纔對。

但顏夏卻發現符錦香和符錦秀之間,多了一種相似的氣場。

她仔細看了看,發現兩人的氣運,竟然連在了一起。

關鍵是,符錦秀竟自願將自己變成一個人形容器,為符錦香提供氣運。

這很讓顏夏驚訝和疑惑。

在顏夏打量三人的時候,對麵的人也看到了他們。

為首的男子,是符家現在的繼承人符錦瑞。

他看到齊賢幾人,挑眉道:“表姐夫好啊,看來我們應該是一個航班,還真是巧了。”

齊賢淡笑道:“確實巧。”

因為時曦昱要辦事,所以他們現在是提前了兩天過去的。

他纔不信有這麼湊巧的事。

符錦香看向齊賢幾人,麵上露出意外之色。

她對齊賢和許清蘭笑著招呼,“姐夫、表姐!”

而就在這時,一個讓大家掉眼鏡的事發生了。

隻見許清蘭突然上前,伸手扯住符錦香的頭髮,接連扇了好幾個耳光。

“你這個賤人,我平常對你可冇少照顧,你就是這麼回報我的?”

“用那種死人的玩意,忽悠我老公買了戴在身上。”

“我和你到底有什麼仇?你竟想害死我老公。”

她突然來這麼一出,因此在符錦香被打之後,大家才反應過來。

符錦瑞見狀,立即去拉許清蘭,“表姐,有話好好說,怎麼能打人呢?”

他這個表姐,看著溫溫柔柔的,實際脾氣最是暴躁。

而且從小就練武術,他都打不過。

符錦香想要反抗,卻掙脫不了許清蘭的手,隻能尖叫,“啊啊!”

“表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不懂呢?”

“我怎麼可能害死表姐夫。”

她這會恨死許清蘭了。

這女人居然當著眾人的麵,這麼打她。

讓她的臉往哪裡擱啊!

同時心驚,許清蘭竟然也知道玉扳指的事。

看來是齊賢告知許清蘭的。

在她這個表姐的眼裡,什麼人和事都是比不上齊賢這個老公的。

也難怪一見麵就要打她。

許清蘭纔不聽,撕扯著符錦香繼續打,“你當我是傻子呢?”

“那天可是你一直打電話,讓我們去你拍賣公司的。”

“你要是不知道扳指有問題,你會一直慫恿我老公買?”

“那麼養人,你怎麼自己不用?或者拿給你的好大哥。”

“我以前眼睛真是瞎了,纔會覺得你是個好的。”

“現在看來,你就是蛇蠍心腸的賤人。”

許清蘭才聽齊賢說了那件事後,就想去找符錦香出氣。

隻可惜符錦香外出了,所以一直把怒氣積攢到現在。

不打對方一頓,她出不了這口惡氣。

符錦香當然不會承認,“我冇有,表姐我真的冇有。”

她之前得到訊息,那玉扳指被齊斐要了去戴,就知道有麻煩了。

誰曾想齊斐不但冇有死,還被大師救了。

她知道許清蘭的性子,要是知道扳指有問題,肯定會來找自己的麻煩。

所以躲了出去。

而這幾天,對方都冇有主動和她聯絡。

她還以為齊賢冇有告訴許清蘭。

於是在得知齊賢等人訂了今天的機票,還帶了那名風水大師。

就慫恿符錦瑞也訂了今天的機票。

她想親眼看看,破壞她計劃的風水大師是誰。

她怎麼都要想辦法報複回去。

誰曾想,一進來就會被許清蘭撕扯著打。

這女人簡直就是個瘋婆子。

符錦瑞拉不住許清蘭,隻能看向齊賢道:“表姐夫,還得麻煩你來拉下我表姐。”

齊賢卻道:“我弟弟都差點被你妹妹害死了,我妻子想要出一口惡氣,難道不是應該的嗎?”

他可不怕符家和符錦香,更不想在公盤的時候和對方虛與委蛇。

所以現在提前撕破臉就很好,到時候搶起翡翠原石,將來針對起符氏來,也有了名頭。

這是他們夫妻之前就商量好的。

當然,妻子的氣怒也是真的。

她的性子火爆,又將他看得很重。

他差點被她表妹算計害了性命,她自然不會放過。

這口氣不出,她就能一直憋在心裡難受。

所以他隻想說,打的好,怎麼可能去幫倒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最新章節,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