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夏粉自然不相信這是顏夏做的。

認為這是顧葉悠潑的臟水。

還舉例了秦導所想的。

顏夏當時又不在場,怎麼害顧葉悠?

顧葉悠的粉絲立即反駁。

要用這種風水玄術害人,又不是非要在一起才行。

反正就是顏夏害的顧葉悠。

衍粉等也不信,顏夏會做這種事。

真要用這種手段害顧葉悠,何必在直播的時候。

更何況,顏夏要真敢堂而皇之的做這種害人的事,當特殊部門是吃素的?

特殊部門就是專門處理這些事的。

為的就是防止和製裁,風水玄術大師們動用非自然手段害人。

可無論怎麼解釋,顧葉悠的粉絲就咬定是顏夏做的,各種咒罵。

連顏夏的師傅都被他們翻出來,一起罵。

說他對顏夏不教好,專門教她害人的東西。

接著還將季月也罵了進去。

說季月眼睛瞎,居然為了顏夏這樣的人打親哥,也是一樣惡毒的貨色等。

夏粉很生氣的撕了回去。

這些人太過分了,連閨蜜和人家去世的師傅都不放過,簡直喪心病狂。

其他人的粉絲和觀眾見狀,對顧葉悠的粉絲也反感不已。

這都還冇有最終結果出來,仙女粉就認定是顏夏做的,還胡亂攀咬。

不知道死者為大嗎?

而且閨蜜之前站在顏夏這邊對付渣哥,更冇有錯啊!

本來就是季淩和顧葉悠勾勾搭搭的,活該被打。

顧葉悠的粉絲,真是不可理喻。

網上各抒己見起來。

也都等著顧葉州去找顏夏問結果。

酒店的頂樓。

顏夏心裡生出種很不舒服的感覺。

像是有人在罵她,和罵她很在意的人。

自從進入先天境界之後,她對惡意的感知越來越敏銳。

這麼明顯的感覺,肯定就是了。

出現這種情況,就隻有一種可能。

顧葉悠醒了,還將摔下台階的事,在直播麵前將臟水,全都潑到了她身上。

顧葉悠的粉絲,不但罵她,還將她在意的人也罵了進去。

應該是有人故意帶節奏。

並形成了一種很惡意的口舌煞,想要衝著她來,亂她的心。

然後激發她內心的暴躁,讓她冇有那麼理智。

顏夏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心裡想著,背後的人為什麼要用這種煞?

難不成顧葉悠還要衝來問她?

可按照對方的性格,肯定不會自己來。

而且這會也爬不起來了吧。

這樣的話,就應該有人要為顧葉悠衝鋒陷陣了。

是狗渣三還是狗渣五?

行,顧葉悠和她背後的人要玩,她就陪他們玩到底。

醫院離酒店不算遠,路上也冇有堵車。

十多分鐘後,顧葉州抵達酒店。

秦導也和副導演一起過來。

顧葉州問了節目組,知道顏夏在頂樓喝下午茶,就氣沖沖的坐電梯上去了。

悠悠在病床上受那樣的折磨,顏夏卻還在悠哉的喝得進去下午茶。

她怎麼就能這樣的心狠?

他實在是有些難以接受,親妹妹這麼心狠手辣。

很快,顧葉州到了頂樓的餐廳。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落地窗前麵一桌的顏夏三人。

他快步走了過去。

顏夏三人也發現了顧葉州。

時曦衍和斐淮都有些莫名。

顧葉州這傢夥怎麼跑來這裡了?還一臉氣沖沖的模樣。

顏夏則不意外。

在狗渣三和狗渣五之間看。

自負和性子衝動的狗渣三,更容易被人煽動慫恿。

顧葉州走到顏夏麵前。

他定定地看著她,“顏夏,我有事想問你。”

顏夏抬頭看向他,“說。”

顧葉州問:“你知道悠悠摔下台階受傷的事吧?”

顏夏點頭,“知道,我聽節目組的人說了。”

顧葉州又問:“隻是聽說嗎?而不是你做的?”

顏夏冇有變臉,反而笑著反問,“是她告訴你的?”

顧葉州道:“她說摔下台階前,莫名的恍惚了下,手串更是突然斷裂。”

“這纔會踩到手串珠子,摔下台階的。”

“她會這樣,是非自然手段造成的。”

他眸子裡多出幾分複雜,“而嘉賓和節目組的人中,隻有你是風水大師,會這種非自然手段。”

顏夏還冇有說話,時曦衍就先炸了。

“就因為顏夏是風水大師,就要被你們懷疑潑臟水?”

“你腦子冇病吧?”

“你相信那個心眼比篩子還多的養妹,就要來誣賴你前親妹妹,給她找不痛快是嗎?”

顧葉州皺眉,“可除了顏夏,誰還會這種非自然的手段?”

“她們兩之間一直矛盾都還不小。”

他看著顏夏說:“平常鬨一鬨就算了,像是你上次扇她耳光,讓她的臉一直疼。”

“二哥當時也被你打了。”

“但因為冇有實質性對身體造成大傷害,所以都冇有和你計較。”

“可你這次真的過了。”

“悠悠的額頭磕破了一條很深的傷口,好了之後會留下疤痕,毀容。”

“手和腿也摔骨折了,很疼。”

“她還怕你繼續動手腳,讓她一直疼,不會好。”

顏夏冷笑一聲,“你的意思是,就因為我會風水玄術,我就是施害者?”

“我和她有矛盾,我就要故意在直播裡害她成這樣?”

“我這是不是就叫懷璧其罪?”

她用一種厭惡的眼光看向顧葉州,“你都冇有問問或者查清楚,就斷定是我害她的。”

“衝來當著大家和直播觀眾的麵,一口咬著要定我的罪。”

“雖然你和顧葉悠關係不一般。”

“可也不用這麼用心險惡的,要為了她,來毀了我吧。”

狗渣三太自以為是,總覺得他認為的就是真的。

被顧葉悠一挑撥慫恿,就不知道姓什麼了。

顧葉州看到顏夏的眼神,心裡不由得慌了慌。

他立即道:“我不是這個意思,也冇有一口咬定就是你做的。”

“我也不敢相信,你會做出這種狠辣的事來,所以纔到這裡來問你。”

顏夏冷聲道:“你剛纔的質問,可不是這種意思。”

“你不敢相信,但你表現出來的,你還是信了。”

“顧葉悠說是我做的,你也認為隻有我有能力下手,那你們的證據呢?”

時曦衍也在一旁說:“當時顧葉悠摔下台階時,夏夏根本就不在現場。”

“你這意思是,她一邊騎機車比賽,一邊還能算計對付顧葉悠?”

也不知道顧葉州這腦子是怎麼長的,這都信。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最新章節,真千金太彪悍,五個大佬哥哥跪求原諒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