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4章即將隕滅於晦暗的夜

顏暮驀地頓住,旋即緩緩地抬起了濃密纖長的睫翼。

一雙乾涸多年的眼眸,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從微紅變得通紅,直至充血。

淚水彙聚成珠,簌簌地往下落。

死寂了多年的心,像是荒蕪一點,長出了嫩綠的茵茵之草。

“是他們,有負於你。”楚月淡淡道。

三言兩語,就叫顏暮泣不成聲。

她張了張嘴。

但是被拔掉舌頭的人兒,是說不出話的。

她在淚流滿麵之時,竭力地揚起唇角,對著楚月笑。

笑容裡,有破碎的光,即將隕滅於晦暗的夜。

世上能有一人懂她顏暮,就已是此生無憾。

顏暮緩慢地抽出了自己的手,指腹在石像的鞋麵,寫出了幾個字:

謝謝你。

......

楚月看著顏暮,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看來。

顏暮就是雪梟口中所說的那個人了。

小公主並未當逃兵,而是在僻靜之地,耗儘自己的力量與元氣,為白鶴洲帶來了一線生機。

但白鶴洲卻不認她,隻認吞噬掉他們氣運的楚南音。

楚月神識傳音道:“小公主,我能幫你,我也想幫你,或許,是因為我們有著共同的,討厭的人。”

顏暮搖搖頭,笑了笑。

她在女尊石像的鞋麵,擦了擦自己的手。

許是又覺得擦不乾淨,又在地麵的流水上洗了洗。

隨後,一寸寸地抬起了手。

月的光華,灑落在白鶴洲。

流水地麵,折射出皎皎清輝如寒色。

顏暮的指腹點在了楚月的眉心。

指腹如流火散開。

那一刻。

楚月閉上眼睛,與顏暮達到了神識共通。

顏暮並未說話可她卻聽懂了顏暮的心聲。

她隻等死去。

任由清風啃噬掉她的臟腑,長夜腐爛掉她的白骨。

直到世人把她開膛剖腹,卻是找不到他們自以為的罪業,隻看到她的赤誠之心。

也請拜托那些視她為妖孽的人們,不要虛偽的道歉,請吃掉她最乾淨的心臟。

......

楚月感受到掩埋在顏暮心底深處的心聲,眼眶微熱,頗為觸動。

那是憤懣之後的絕望。

少年半垂著眸。

還沉浸在顏暮的過往之中。

彼時。

顏暮是金枝玉葉小公主,有一位未婚夫。

現任鶴皇是白鶴洲的少年將軍。

兩人一剛一柔,相知相許。

後來。

白鶴洲遭到了大旱之災。

顏暮怕少年將軍不同意她的做法,便孤身去了隱秘之地,企圖召來本源老祖。

隻因此等做法,會有性命危險,她也從未想過自己會活下來,隻求甘霖降在白鶴洲。

再後來。

她便昏厥了過去。

小公主未婚夫是一名煉藥師、元靈師的雙修之人,在關鍵時刻將她找到,捨棄性命救下了她。

未婚夫臨死之前,袒露了心聲:

“小公主,我知你心有他人,非今日才知,可恨我苦苦掙紮多時,連黃粱一夢都盼不來。”

“可否,可否了我平生所願,看你為我穿一回嫁衣。”

青年的空間指環裡,一直放著自己親手做成的新衣喜袍。

小公主對他不曾有男女之愛,但也有自小長大的情分。

泣不成聲的她,穿上了嫁衣,也為他披上了喜袍。

“阿莯,真好看。”

“阿莯,不要哭。”

青年是笑著死的。

走的時候,抬手想要擦拭掉顏暮的淚痕,卻抬到半空,就無力垂下。

顏暮抱著他的身軀,哭得更是撕心裂肺。

次日,白鶴洲煥然一新。

將軍找到她時。

看她滿麵淚痕,身穿嫁衣抱著其他的男子。

便恨她不信守諾言。

恨她的所作所為,既傷害了同日去世的老鶴皇,也傷害了白鶴洲的子民。

“顏莯。”

他掐著女人的脖頸,青筋暴起,嘶吼道:“你便這般迫不及待嫁於他?”

而無論顏暮如何解釋,他都不聽,甚至覺得褻瀆了青蓮女尊。

直接拔掉了她的舌頭。

後麵,顏暮時常發了瘋去找他。

男人索性斬了她的雙腿,丟給了身份低下的侍衛......

......

楚月看到這裡,不願再看。

她緩緩睜開了眸子,對上顏暮沉沉如暮色的眼眸。

隻有本源族人的楚月,又得到了顏暮的認可,才能看見顏暮過往的種種。

遠處,北麵的高樓之上。

鶴皇站在露台。

水蛇般柔軟且嬌媚的女人隻穿著一層薄紗,眉間有一點硃砂,妖嬈地纏繞在鶴皇的身上。

男人卻是不為所動,遠遠地望著石像底下的場景,眉頭緊緊地皺起,雙手更是用力到背麵青筋暴起。

九萬年來,顏暮都未曾對他笑過。

“鶴皇大人......”身旁女人的手,探進了衣襟。

“啊!嘭!”

鶴皇卻是一手將她丟了出去,任由她摔得四腳朝天,也不曾回頭看一眼。

一雙眼睛,隻死死地盯著顏暮和那紅衣的少年。

那兩個之間,彷彿有宿命般道不清說不明的羈絆。

鶴皇的右手,撫到了自己的左側胸膛。

裡邊的心臟竟像是撕裂般的疼痛。

甚至像是打翻了陳年的醋罈般,酸溜溜的味道蔓延四肢百骸。

叫他渾身發麻。

顏暮微笑地看著少年,許是發現少年眼熱,便溫柔地用手輕撫少年的眼梢,示意對方不要傷心,莫要介懷。

這是她的命。

楚月悄然釋放神農之力,覆蓋了顏暮的渾身。

繼而神識傳音:

“若是可以,我希望你不要放棄。”

“公主可知,我曾與青蓮女尊一母同胞。”

顏暮詫然。

“但我生來神魔體,他們便挖走了我的神瞳,給了青蓮女尊,將我丟下無間地獄。”

“九萬年來,我死過三次,活過三次,我也希望,你能死而複活,重獲新生。”

“因為你不是旁人,你是白鶴顏家的女兒,顏莯!”

顏暮眸子微微緊縮。

神農之力治癒她九萬年的傷痕。

楚月又將一縷本源之氣,深烙在顏暮的元神。

隨即喊醒了婢女。

婢女捂著疼痛的後腦勺,迷茫地看著楚月。

楚月蹙眉道:“姑娘怎的回事,好端端暈了過去,好在遇到我這般的好人為你守著,若是被鶴皇看去,豈非要你項上人頭。”

婢女聞言,連連感激感謝,就差以身相許了。

“小事一樁,不足掛齒。”

“砰”的一下。

少年搖開了摺扇,多看了眼沉思中的顏暮,便回到了北宸行宮。

如今她以宗門少宗主身份在白鶴洲,強行擄人不現實,背後還有個容納十萬弟子的宗門。

得徐徐圖之。

明日的宗門大比,亦是相當的重要。

楚月到了北宸行宮,已是將近天亮之時。

她淺淺睡了不到一個時辰,紫陽道仙的鐘鼎之聲便已響起。

這一道天機鐘樓之聲,象征著萬宗大比,由此開啟!

逐鹿白鶴洲,唯強者能劍指蒼穹,一步踏青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葉楚月夜墨寒小說最新章節,葉楚月夜墨寒小說最新章節最新章節,葉楚月夜墨寒小說最新章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