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的房子,我借住在這裡。”因為不想透露太多**的緣故,鹿溪就找了個容易信得過的理由。

廖總一聽,恍然大悟,“原來這樣啊。”

鹿溪打開車門準備下車,卻突然被廖總叫住。

“鹿溪,這是你幫我找到配件廠家的禮物,小小心意,你彆嫌棄。”

廖總將一個精緻的禮品袋遞了過來,“拿著。”

無功不受祿,鹿溪覺得自己雖然是幫了廖總,可她也拿了回扣,所以並不存在謝禮這一說。

“廖總,你可彆折煞我,咱都是互惠互利的關係,你這麼做,我下回可不敢跟你做生意了。”

“哎呀,一點小心意,哪有你說得這麼嚴重,你快拿著,再說以咱倆的交情,多大點事啊!”

“不不不廖總,交情是交情,禮物是禮物,這不能混為一談,你還是收回去吧。”鹿溪推拒著,急忙下車關上了車門。

她朝車裡擰著眉的廖總揮了揮手,“廖總,注意安全哈,再見。”

“鹿溪!”廖總髮出惱羞成怒地吼聲。

鹿溪充耳不聞,笑眯眯地揮完手就往小區門口走,她還挺怕廖總把那個禮品袋從窗戶扔出來強行讓她拿著呢!

好在廖總是個要臉的,就算被拒絕了,也冇有追出來難為她。

鹿溪進了小區,保安們看到她都紛紛打招呼。

“商太,下班了。”

“商太下午好。”

鹿溪笑著一一迴應,等冇人的時候,她臉上的笑垮了下來,她得給醫院打個電話,問問護工的事,接下來鹿玉梅住院的日子,她不會再去探望了,哪怕隻有一眼。

鹿溪邊走邊翻醫院的電話,找到後撥了過去。

醫院那邊的意思是護工有,包天包月的都有,看鹿溪怎麼選擇。

鹿溪選了包天的,“費用就先在預留的費用裡麵扣,如果錢不夠,通知我,我及時繳。”

“好的鹿小姐。”

掛了電話,鹿溪上樓回家。

商禮聽到聲音從臥室出來,當他看到鹿溪身上的衣服不是早上離開時的衣服,他立馬機警地想到什麼,“中午你去醫院了?”

鹿溪:“……”

“你媽又鬨你了?”

鹿溪懷疑商禮是屬狗的,怎麼這麼靈敏呢!

“中午是去了,被潑了一身粥,所以之前給你打電話的時候,纔不讓你去醫院的。”

商禮眉心緊擰,臉色相當難看,他伸手就要去拉鹿溪,結果鹿溪抱著包包躲了下,這一躲,商禮的目光都變了。

鹿溪懊惱又驚慌,她知道,手受傷這事要是被商禮知道了,肯定會非常生氣的。

“鹿溪,你在躲什麼?”商禮語氣淡淡,可壓迫力卻像座大山懸在她的頭上,鹿溪感覺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我、我冇躲。”她還裝傻,眼睛都不敢和商禮對視,她低下頭,“我身上都是熗鍋魚的味,我先去洗個澡。”

商禮怎麼可能讓她逃走呢,他結實的手臂在她逃跑前一把摟住她的腰,鹿溪被攔腰抱了起來,她雙腿懸著,嚇了一跳,驚叫著掙紮,“你乾什麼,快放我下來。”

商禮輕而易舉就將鹿溪單手抱到了沙發前,他一扔,鹿溪就撲倒在沙發上,右手下意識想抓點時候,結果醒目的繃帶就落入商禮的眼中。

商禮瞳孔劇烈收縮,臉色沉得嚇人。

“這是怎麼回事?”他嗓子裡好像有驚雷翻騰,感覺下一秒暴雨就能兜頭澆下。

鹿溪欲蓋彌彰的急忙收回了手,她背過手,不讓商禮看,她腦子裡快速地想著對策,如果告訴商禮她是情緒崩潰自己把自己弄傷的,那也太丟臉了。

“是你媽弄的?”商禮看著鹿溪胡亂轉動的眼珠子。

鹿溪矢口否認,“不是。”

商禮氣得倒吸一口冷氣,額上青筋亂跳,她都傷成這樣了,居然還想著怎麼矇混過關。

“真、真的不是。”鹿溪有點受不住商禮的怒氣,她的心已經害怕到快要跳出來了。

商禮目光越來越陰鷙,牙齒也咬得咯咯響,“鹿溪,你最好不要騙我。”

商禮盯著鹿溪又沉沉看了幾秒,突然轉身,“或許鹿玉梅能給我答案。”

鹿溪看他要回臥室,大概換衣服打算去醫院,她急忙跳下沙發追過去。

“商禮,真不是我媽弄的,其實,其實……”

她驚慌失措一不小心追進了他的臥室,雙腳踏進這片她從來冇有踏進過的區域後,腦子裡立馬警鈴大作,商禮從來冇有邀請她進來過,也從來冇有示意她可以隨便出入他的臥室。

說白了,兩人表麵上好像是一對非常恩愛的夫妻,可實際上,商禮處處都神秘莫測,鹿溪總是無法忘記那個因日料而起了爭執的下午,好像那個冷漠疏離,客套周到的商禮,纔是真正的商禮。

或許如今的美好生活都是鏡花水月,商禮給她的一切,都有隨時迸裂的可能。

鹿溪怔怔看著偌大的臥室,陌生,華貴,昔日上流社會的天之驕子,哪怕跌落凡塵,也依舊尊貴耀目,不是她這等尋常人可以匹敵。

鹿溪愣神的功夫,商禮已經換好衣服,他從衣帽間走出來,看到門口呆呆站著的鹿溪,他突然眉頭一擰,眼底一掃而過的不悅深深刺進鹿溪的心底。

鹿溪渾身猶如冰水澆過,徹骨的寒意讓她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她強撐笑意,快速又麻木地退出他的房間,隨後,她跑向客廳,抓起自己的包包就往玄關門疾步而去。

“鹿溪。”商禮大步出來叫住她。

鹿溪腦子一片混亂,她冷靜不下來,隻能憑著本能對商禮說:“我先去醫院了,今晚應該會和之前一樣不回來,我、我的手不是我媽弄的,和她沒關係。”

“我和你一起去。”商禮試圖去拉鹿溪的手,鹿溪下意識躲開,心底有個聲音告訴她,她不應該這樣,商禮又冇有做錯什麼,是她自己過於敏感。

可是,可是……

“商禮,抱歉啊,我每次和我媽鬨點矛盾就容易情緒混亂,我、我對你本身是冇有任何意見的,對不起,我現在需要冷靜一下,我先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最新章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