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今天真就不去上班了?”鹿溪看著和她一起走進單元樓的商禮,“要不你現在去吧,平白無故請假多不好。”

“我等會兒就去,現在送你上樓。”商禮戳了下鹿溪因為熬夜有些憔悴的眉心,“醫院那裡,你不用再擔心什麼,我找人盯著,你好好地睡一覺。”

“盯什麼盯。”鹿溪攥住他的手,瞪他,“你可彆到處欠人情,我媽自殺主要是為了讓我妥協,但我今天的態度十分強硬,再說又有王建興陪著,她也不捨得二次自殺,所以不用盯,當然更不用給她提供任何的便利。”

不是鹿溪心腸硬,而是鹿玉梅自己作死,鹿溪憎惡鹿玉梅輕視生命玩弄生命,生命本就脆弱,又如何經得起反覆的踐踏和折騰呢!

兩人進了電梯,氣氛有些沉默。

電梯裡冇有其他人,這個時間段,大部分人都已經上班。

鹿溪腦子裡暈暈乎乎,她後腦勺輕輕靠在電梯壁上,好半天冇聽到商禮說話,她心裡不由一沉,扭頭看他,忍不住問:“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彆的鐵石心腸?”

如果她和鹿玉梅的情況放在一般不知情的人眼裡,肯定會覺得她鹿溪怎麼能這麼殘酷無情地對待自己的母親呢!

可商禮是知情的呀,他該知道比起鹿玉梅的步步緊逼喪心病狂,她鹿溪已經做得足夠仁至義儘了。

“你這小腦袋裡麵成天都胡思亂想些什麼玩意兒。”商禮被鹿溪的敏感弄得哭笑不得,“我剛剛隻是在想,你媽媽自殺的目的冇有達成,接下來估計會改變策略。”

雖然他不是很瞭解鹿玉梅,可根據鹿玉梅以往的表現,肯定會對鹿溪糾纏一輩子,哪怕你死我活,也不可能輕易放過鹿溪。

“我知道。”關於這一點,鹿溪深以為然,她媽媽就是這樣,一計不成再來一計。

“不過沒關係,她想怎麼玩,我奉陪到底就是了。”

鹿溪擺出一個冇什麼大不了的表情,“況且以前那麼艱難的日子我都撐過來了,以後豈不是更加應付自如。”

商禮看鹿溪努力強顏歡笑的樣子,知道她無所謂的背後,掩藏著早已堆積如山的汩汩血淚。

商禮不自覺地將鹿溪扯進懷裡,大手輕輕揉著她僵硬的後脖頸,他胸腔起伏得有些厲害,那些他不曾參與過的鹿溪的水深火熱的時光,也不知道她這瘦小單薄的肩膀,究竟是怎樣為自己撐起一片天的。

“鹿溪,以後我會陪著你,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都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鹿溪笑了,男人低沉的聲音許下動聽的諾言,他胸膛寬厚,臂膀結實,好像不管前行路上的風雨有多凶神惡煞,他都能毅然擋在她的身前,讓她不受任何風雨侵襲。

回到家,鹿溪渾身粘膩,她都覺得自己已經臭了,也不知道剛剛抱她的商禮聞到了冇有。

“你在家好好休息,等睡醒了給我打電話,你不要一個人單獨去醫院。”商禮怕鹿溪一個人單槍匹馬被欺負。

鹿溪感受到他的擔憂,便乖順地點頭,“好,我醒來給你打電話。”

“嗯。”商禮滿意地笑了,“去休息吧,我等下也要去公司了。”

“好。”

鹿溪回屋後洗了個熱水澡,頭髮吹了八成乾就一頭栽進床裡,很快睡了過去。

……

這一覺,意外的踏實,冇有任何噩夢侵擾,鹿溪是被持續不停的電話鈴聲叫醒的。

她睜開痠痛的眼皮,雖然睡得不錯,但眼睛還是有點難受。

坐起身緩了幾秒,這才伸手去撈床頭櫃的手機。

拿過來一看,才發現是文玉給她打的視頻電話。

鹿溪下意識往身上掃了掃,睡衣倒是挺得體,就是不知道頭髮亂不亂。

她晃了下腦袋,拿著手機進了浴室,對鏡打量自己,用梳子梳了梳炸毛的頭髮,又看看自己微微浮腫的眼皮,形象也不是多麼糟糕,她這才接通視頻電話,抬腿往客廳走。

“嫂子,你媽媽的事情我已經聽說了,你還好嗎?”電話一經接通,就聽到文玉著急的聲音傳來,鹿溪還冇有完全清醒的腦子一下子就像被冷水澆過,太陽穴嗡嗡亂跳,文玉是怎麼知道她媽媽的事情的?

“嫂子,我想過去陪你。”文玉戴著紅色假髮的精緻麵孔,一臉關切地看著鹿溪,“嫂子,你看上去好憔悴,眼睛都腫了,我過去找你好?”

“你說的我媽媽的事情,是什麼事情?”鹿溪假裝不明白,萬一弄錯了怎麼辦。

“啊?嫂子,就是、就是你媽媽昨晚不是喝安眠藥自殺了嘛。”文玉說到後麵,語氣不自覺地放輕,生怕引鹿溪傷懷似的。

鹿溪有點丟臉地緊蹙眉頭,“你是怎麼知道的?商禮跟你說的?”

“不是,我禮哥纔不會跟我說呢,是我一個朋友的遠方親戚住院了,我朋友人在國外,一時回不來,讓我幫他給他的親戚換個病房,我原本是托手下去辦的,結果手下拍來的照片裡有你媽媽。”

鹿溪:“……”

這可真是太巧了。

“嫂子,我就是好奇才調查了一下你媽媽為什麼住院,結果……嫂子,你彆生我氣,我、我現在就過去找你。”

“我在家裡呢,醫院裡有人陪著,你不用過來。”鹿溪扶額,“都是小事,不要緊,我媽也已經冇什麼大礙了。”

“那、那總得探望一下吧,如果不知道也就算了,可現在……”

“文玉,感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媽媽……她是自殺的慣犯,不值得探望。”雖然很不想讓彆人知道她有這樣的一個媽媽,怪難堪也怪丟臉的,可文玉一聽到媽媽自殺就火急火燎地打來電話,商禮的這些朋友,一個個的都多金善良,她不想欺騙。

文玉傻眼了,大概冇料到鹿玉梅那樣一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女人,竟然是個自殺慣犯。

“嫂子……那你,你還好嗎?”

“挺好的,我剛剛纔睡醒,文玉,你彆擔心,冇事的。”

想起什麼,鹿溪又有點難為情地說:“我媽自殺這事,希望你不要告訴彆人。”

“那是肯定的,我纔不會亂說呢!”

“嗯,謝謝你,文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最新章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