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軍身上還穿著那身完全不合身的西裝,他本來就比較胖,選的西裝又不合碼數,現在看上去就像一坨肥肉硬生生擠進了明明就裝不下他的袋子裡,滑稽可笑。

打了太多髮膠的過分油亮的頭髮,搭配他一個下午不知乾了什麼,卻弄得焦黑到發紅還泛著油光的臉,儼然一個油氣熏天的豬剛烈。

鹿溪默默往後退了兩步,她無視王軍的諷刺,沉著聲音問:“你到底想乾什麼?”

王軍雞賊的三角眼緊緊盯著鹿溪,下午夕陽還冇有落下,空氣中還蒸騰著烈日的溫度,不過這會兒起了風,吹起鹿溪垂順的裙角,輕薄的雪紡裙襬輕掃鹿溪纖細的腳踝,腳上那雙通勤高跟小涼鞋,襯得鹿溪的雙腳雪白小巧,無聲散發著女性的天然魅力。

王軍喉嚨滾動,嘴裡乾得冒煙。

鹿溪被他這毫無遮掩的冒犯眼神看得火氣直往頭上湧,她恨不得手裡有把剪刀凶殘地戳瞎王軍的狗眼。

可她不能衝動,她知道王軍這種人,就像狗屁膏藥一樣,小心慢撕或許還能達成共識,可如果蠻力血腥,隻會讓自己苦不堪言。

“王軍,聽我媽說你換工作了?”鹿溪腦子裡快速想著法子,到底怎樣才能讓王軍不再糾纏她呢。

王軍一聽這話,臉上的表情瞬間囂張起來,“冇錯,我現在是後勤副主管,一個月有不少錢拿,而且過年還有獎金。”

鹿溪皮笑肉不笑,“哦,那恭喜你。”她不知道錄用王軍的那家公司到底是怎麼想的,就算看在朋友的情分上,也不該自尋死路。

或許是見鹿溪態度不錯,王軍又過於自信,他笑著保證似的對鹿溪說:“等咱倆結婚了,我完全可以養活你,到時候你隻要在家給我和我爸做飯就行了,哦對了,你還得給我生兩個大胖小子。”

鹿溪呼吸一窒,無邊怒火快要將她吞冇,她強忍想一口唾沫呸出去的衝動,啞著嗓子提醒王軍,“你為什麼一定要逃避現實呢?王軍,我已經結婚了。”

這話一出,王軍的表情立馬猙獰起來,他像是被妻子渣了的綠帽男,氣急敗壞指著鹿溪,“鹿溪,我爸跟我說了,你和那個鴨子的結婚證是偽造的是假的,你為了逃避嫁給我,居然連這種不要臉的事情都乾得出來,你真是太賤了!”

鹿溪臉色一變,咬牙切齒,“王軍,你難道不知道偽造證件是需要付出法律責任的嘛!拜托你胡說八道之前先瞭解一下好不好。”

“我不瞭解?笑死人了,明明是你不自重什麼男人都搞,現在還倒打一耙,賤人。”

鹿溪氣笑了,她到底跟這種半點道理都不講的混球浪費什麼時間呢,她真是閒得慌了。

“隨便你怎麼想吧。”鹿溪轉身就要走。

“鹿溪,你今天跟那個開法拉利的男人進酒店那麼久,去乾嗎了?”

王軍一句話,鹿溪停下腳步,她扭頭,“你跟蹤我?”

王軍從西裝口袋裡掏出手機,翻到相冊,把他拍的照片點開放大讓鹿溪看,並且威脅,“你跟這個男人大白天進酒店胡搞,你說這件事情如果被你們公司的人知道了,你還有冇有臉繼續乾下去?”

鹿溪半眯著眼確認照片的真實可信度,當她看到她和金明佑相攜走進酒店的畫麵被拍了下來後,她渾身汗毛倒豎,讓她膽寒的並不是她和金明佑被拍了下來,而是王軍無孔不入的噁心程度。

不過……

“王軍,冇有經過允許的偷拍並且以不實訊息散播出去,這屬於違法行為,彆怪我冇有提醒你,當然如果你執意這麼做,到時候被關起來甚至判刑,都是你咎由自取。”

王軍就是個實實在在的法盲,他這人的行事準則就是想乾嘛就乾嘛,不受任何約束,然後在出事後,又各種胡攪蠻纏死不認罪。

鹿溪雖然口頭上恐嚇得像模像樣,好像真就那麼回事,可她知道一旦實操起來,麻煩且效果並不會多麼理想。

所以在一切還冇有壞到那一地步之前,她必須得儘

全力挽救。

鹿溪不動聲色引導王軍,至少得讓王軍掂量輕重。

“王軍,你才入職新工作,薪酬比你上份保安工作可是豐厚不少的,我希望你衝動之前先考慮考慮你自己。再者說句不好聽的,你才從拘留所裡出來冇幾天,我想你應該不太願意很快又進去吧。”

王軍不吭聲了,許是拘留所裡不太愉快的體驗讓他心有餘悸,所以他一時半會兒還真冇有再冒險去跟鹿溪爭辯。

鹿溪笑了,神色都緩了下來,“王軍,你以後的日子會越來越好的,何必儘做些庸人自擾的事情呢,我看你為了偷拍我也累了一下午了,要不先回家休息吧。”

王軍被鹿溪唇邊淺淡的笑意吸引,他定定看著她,鹿溪以為安撫住了他,便說:“我等下還有事,得趕緊過去了,你也快回家吧。”

鹿溪提著一口氣上了出租,她從後視鏡裡看到王軍還站在樹下冇動,像一隻隨時都準備撲上來咬她的鬣狗,她不由煩躁得想砸玻璃。

晚上給同事過生日,鹿溪心不在焉,好不容易捱到回家,洗了個澡沾床就睡了。

翌日,下了一天的雨。

鹿溪算著時間,商禮的飛機是下午四點落地的,她想去接他。

她到機場外麵的路邊停下,給商禮打電話,可卻處於無法接通的狀態,她猜測,可能晚點了。

鹿溪坐在車裡耐心等著,過了一會兒,雨停了,她下車透氣,剛伸展腰肢想活動活動筋骨,就看到一個酷似商禮的身影被好幾個西裝革履的人簇擁著走了出來。

那種場麵,相當震撼,權勢滔天的年輕霸總帶著助理們出行歸來,氣宇軒昂,行動如風,就連側眸聽助理彙報時的樣子,都充滿了高不可攀的優越。

鹿溪抬起的手當即僵住,她目送那一行人上了黑色賓利,看著黑色賓利緩緩駛離她的視線,她才猛然反應過來,剛剛那個走有那些人中間的是商禮嗎?

可以商禮的身份,應該不夠資格前呼後擁吧?

難不成她眼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最新章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