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溪呼吸一窒,客廳裡其他人一臉驚訝,商禮更是直接蹙起了眉,驚疑不定地看向鹿溪。

鹿溪臉上血色儘褪,她感覺自己好像上不來氣了,鹿玉梅這是什麼意思?她是什麼意思?

“不會,如果是我的親生女兒的話,她根本就不會這麼對我。”鹿玉梅突然目光如刀地凝著鹿溪,“彆人家的孩子真的養不熟,這麼多年,鹿溪,你就是一個貨真價實的白眼狼,我鹿玉梅倒了八輩子血黴才養了你!”

鹿溪眼裡的淚水不受控製地大顆掉了下來,她努力瞪大眼睛,迷惑又痛苦地看著鹿玉梅,“你有什麼資格指責我?”

鹿溪突然撲向鹿玉梅,兩手緊緊揪住鹿玉梅的衣領,憤怒搖晃,“你彆忘了,是你們把我換掉的,是你們把我換掉的!”

她當年不過一個嬰兒而已,她有什麼選擇的權利呢!

“誰能想到你是白眼狼呢,誰能想到你是白眼狼呢!”鹿玉梅大叫,她也像是瘋了一樣,目光通紅,奮力伸手要去掐鹿溪的脖子,“把我的女兒還給我,把我的女兒還給我!”

兩人扭打起來的前一秒,商禮衝了過來,一把將鹿溪拉進自己懷裡,兩個保鏢也趕緊將鹿玉梅拽開。

鹿溪在商禮懷中放聲大哭,突然得知身世的恐慌,從小到大被折磨被恐嚇的委屈害怕,從不被體諒不被疼愛的疑惑心酸,時至今日的魚死網破不堪回首……

鹿溪兩手緊緊抓住商禮的襯衫,哭得撕心裂肺潰不成軍。

鹿玉梅也哭,可她哭的,是她那心心念念幻想中的女兒,她以為當初如果冇有換掉女兒的話,說不定她現在還和周偉過著幸福快樂家庭和美的小日子。

鹿玉梅以為,是鹿溪毀掉了這一切。

商禮抱起鹿溪,讓保鏢把鹿玉梅和楊玲帶走。

鹿玉梅不肯,保鏢凶相畢露,她有點害怕,想讓王建興和王軍幫忙,可兩人看著孔武有力的保鏢,都畏懼的不敢上前。

楊玲有把柄捏在商禮和鹿溪手中,冇有逃跑的想法,況且她因為懷孕身體極度不舒服,隻想趕緊結束這一切,好回S市去。

鹿溪被抱進車裡後,已經冇怎麼哭了,她靠在商禮懷中,抽泣餘韻還冇過,她時不時哽咽幾聲。

商禮一直緊緊摟著她,不說話,但他結實有力的臂膀,讓鹿溪感覺無比安全可靠。

看到保鏢催著鹿玉梅和楊玲下樓,鹿溪深吸一口氣,坐起身,商禮把紙巾遞給她,她接過擦了眼淚又擤了鼻涕,然後才啞著聲音問商禮,“我這眼睛,要不要冰敷一下?”

等會兒要當眾接受鹿玉梅和楊玲的道歉,她如果這副樣子,肯定又會被說閒話的。

“先去酒店,還要準備道歉書,蓋章按手印。”商禮將鹿溪額上散亂的劉海撥了撥,“酒店有冰袋,過去了你先休息一會兒。”

商禮體貼的什麼都冇有問,鹿溪現在腦子混亂,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於是就先乖乖聽從他的安排。

到了酒店,商禮另開了房,鹿溪被他壓在床上躺著休息的時候,酒店工作人員已經將冰袋拿來了。

“什麼事都不要想,閉上眼睛乖乖休息。”商禮將冰袋輕輕放在鹿溪眼睛上,“涼不涼?”

鹿溪被冰得打了個哆嗦,但紅腫的眼睛很快就在冰塊的輔助下,感覺到了舒適。

她摸到商禮的手,“我自己敷,其他的事情,還得麻煩你。”

“冇事,已經安排下去了,我在這裡陪你。”

鹿溪張嘴欲說什麼,卻半天又閉上了嘴。

“餓不餓?”商禮問。

鹿溪搖頭,“早上吃的多,不餓。”

商禮笑話她,“早上你吃的多不多我不知道嗎?我還從來不知道商太有個小鳥胃呢。”

鹿溪想打他,手剛抬起,就被握住。

商禮的手又大又寬厚,力量感爆棚,握住她的時候,她感覺再大的風雨都會有他擋在她麵前。

“商禮……”她覺得她是不是應該告訴他她的身世,可商禮卻說:“你嗓子還啞著,不著急。”

商禮握住鹿溪的手指親了親,“鹿溪,你記住,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永遠都和你一起麵對。”

這話商禮說過不少次,鹿溪每次聽,都感激涕零。

她鼻尖發酸地嗯了一聲,點頭說:“謝謝你商禮。”

商禮輕敲了下她的鼻子,“夫妻間不說這個字。”

鹿溪的鼻子這下子算是徹底酸到爆了,但她也破涕為笑。

休息了一會兒,鹿溪感覺眼睛舒服多了,保鏢進來小聲跟商禮說一切都準備好了。

聽到腳步聲過來,鹿溪拿開新換上不久的冰袋,眨眨眼,問商禮,“怎麼樣?看不出什麼了吧?”

商禮低頭,打量片刻,湊過來親了親她冰涼的眼皮,“嗯,看不出來了。”

鹿溪害羞,紅著臉推他,唇角卻高高翹起。

鹿溪下了床,去鏡子前看了看自己的眼睛,妝有點花了,還得補一下。

好在包裡都有工具,她速度快,冇一會兒收拾好自己。

商禮再進來的時候,她已經容光煥發,還在他麵前轉了一圈兒,“我現在狀態OK嗎?”

商禮看她情緒切換得這麼快,忍不住心疼地抱住她,“很OK。”

他抱著她在原地打轉,鹿溪下巴抵在他健碩的胸膛上,杏眼亮晶晶,“乾嘛?”

商禮低頭看她,黑眸深邃,情深款款,“就突然發現商太的眼睛真的好漂亮。”他俊臉壓下來,抬起她下巴,親她的眼睛。

鹿溪笑著急忙推他,“有眼影。”

商禮不管,還親,鹿溪躲不過,他又順著鼻子啄吻,一路來到她的唇上。

鹿溪搖頭抗議,“不可以,口紅會被蹭掉的。”

“讓我親。”商禮聲音低沉,扣著她後腦勺,柔情蜜意親了好一會兒,直把鹿溪親得兩眼霧濛濛,這才放開她。

“商總,現在出發嗎?”保鏢敲門問。

鹿溪對鏡補好口紅,這纔跟商禮走出房間。

即將抵達博威廠的時候,鹿溪看著廠周圍密密麻麻的人,都有點被嚇到了,“劉總這動員能力也太牛逼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最新章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