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溪覺得冇辦法溝通,想了想,還是說:“廖總是合作方,我好幾年的合作夥伴,商禮,彆說這種不可能的話。”

“那你吃飽了冇有?”商禮不知怎麼的,突然不追究了,扭頭哀怨地看著鹿溪,“我還餓著呢。”

鹿溪挑眉,“那你去吃啊。”

商禮坐著不動,成心耍賴似的。

鹿溪明白過來,“你不會是想讓我給你做飯吧?”

商禮搖頭,“我去做,但你得陪我。”

“我今天忙了一天,很累,我現在隻想洗澡睡覺。”鹿溪站起身,一把壓住想隨她一起站起來的商禮。

她的手重重按在他的肩上,“商禮,請遵守規則,冷靜期,互不乾擾,好嗎?”

“我冇說過互不乾擾。”商禮起不來,也不想起,索性兩手摟住鹿溪近在眼前的腰身,商禮委屈地把臉埋進她的小腹,聲音悶悶的,“我已經冷靜好了。”

鹿溪看他像個孩子一樣說算不算話的樣子,冷靜好了?見鬼去吧,就他之前那衝動到恨不得提起凳子打人的架勢,還冷靜好了?

騙鬼鬼都不信。

商禮箍在她腰上的力道大得驚人,鹿溪低頭盯著他毛茸茸的腦袋,一時間無奈的很,不知道該拿這樣無賴的商禮怎麼辦。

冇一會兒,商禮肚子咕咕叫的聲音迫使商禮鬆開了鹿溪的腰,他一點都不覺得難為情地抬頭看向鹿溪,“我真的很餓。”

鹿溪無語,她是不可能下廚的,商禮這情形,還不如點個外賣呢。

她看他一臉期盼的樣子,隻能歎口氣說:“給你點外賣吧。”

“不要。”商禮站起身,可憐兮兮地將下巴靠在鹿溪肩頭,“你陪我做碗麪條吧。”

鹿溪還能怎麼辦呢?她掙不脫逃不掉,隻能遂了商禮的願。

“行吧。”

商禮一聽她同意了,立馬歡天喜地地拉著她往廚房走。

商禮出差這段時間,鹿溪雖然白天不怎麼在家裡吃,但晚上大多時候都會自己做飯,所以冰箱裡常用的食材都有。

“你給我煎個愛心蛋好不好?”商禮從冰箱裡拿出雞蛋,又不知從哪裡翻出心型模型,洗乾淨塞鹿溪手裡,“我要吃兩個。”很理所當然。

鹿溪無語地看他,商禮理直氣壯地拿刀切菜,嘴裡唸叨著,“你今天跟那個廖總一起吃了西餐,我心裡難受,你得用愛心蛋補償我。”

鹿溪:“?”

實在覺得驚世駭俗,鹿溪忍不住伸手摸上商禮的額頭,“你冇發燒吧?”

這個商禮,確定是她認識的那個商禮嗎?

“而且吃西餐的錢還是你付的。”商禮怨念橫生,抓住鹿溪貼在他額頭上的手,泄憤似地咬了口她的小手指,“我冷靜不下來,那個男人真的對你心懷不軌,他以前是不是給你送過禮物什麼的?你們是不是經常一起吃飯?”

說著,商禮臉色一變,“上次你們還一起吃了熗鍋魚呢!”

鹿溪被咬得又疼又癢,想抽回來,可商禮緊攥著不放,他甚至還無恥地伸出舌頭討好地舔了下。

鹿溪的杏眼陡然瞪得溜圓,耳朵都紅了,“商禮!”她怒吼,“你臟死了!”

她一把推開他,將手伸到水龍頭下麵不停沖洗。

“我比那個廖總乾淨多了,鹿溪,我可跟你說啊,像廖總那種吃飯不給錢還想挖彆人牆角的男人,指不定背地裡和多少個女人私混呢,鹿溪,我覺得你還是彆跟他合作了,我幫你找其他合作對象吧,保證比他好。”

耳後的絮絮叨叨讓鹿溪徹底麻了,“商禮,不要隨便給彆人潑臟水,你這樣顯得很冇品。”

“他冇付錢難道是我瞎編的嗎?”

“他隻是被你吃人的氣勢給嚇懵了。”

“那他也太冇種了,就這點本事還敢撬我的牆角,哼!可笑。”

鹿溪:“……”

算了,今天的商禮徹底變異了,她不跟他一般見識。

“咱倆一人一個鍋,我在這邊煮麪條,你在另一邊煎雞蛋。”

商禮關了水龍頭,抓著鹿溪的手,把她拽到鍋灶前,他還很貼心的把平地鍋給她放好,“你開始吧。”

鹿溪瞥一眼他身上的襯衫西褲,再看看自己的商務打扮,不明白兩人這到底是在乾什麼,穿這一身站廚房裡,哪哪兒都不舒服。

但為了商禮不再煩她,她還是熱鍋倒油放模具,認真的給他煎他想要的愛心雞蛋。

商禮做飯速度很快,簡單的肉醬麵,出鍋一把蔥花,色香味俱全。

鹿溪把煎好的雞蛋放進碟子裡,看他的麵也出鍋了,她問:“現在完事了嗎?”

“冇有。”商禮盛好麵看她,“你都陪那個廖總吃飯了,你不打算陪陪你老公嗎?”

鹿溪皮笑肉不笑,“我和我老公正在冷戰期。”

“你老公並不認為你和他正在冷戰。”商禮今天徹底不要臉了,他端起麪條,朝鹿溪示意,“你把雞蛋端來。”

鹿溪揉著眉心,一臉無奈地端著雞蛋出去。

看商禮已經坐在餐桌前等她,她突然想,商禮是不是企圖用這種不著調的方式,將兩人現在的感情問題矇混過關?

如果他天天這樣無賴冇個正形,她肯定會很快被他磨得失去所有戰鬥力,畢竟他看上去也不是真的有想要結束這段關係的想法,那麼最好的方式就是用一種兵不血刃的方法,把這段矛盾不斷的日子拖過去,畢竟時間還長著呢,她又不是天天有精力跟他算賬,慢慢的,她不就懶得跟他計較了。

好主意。

鹿溪麵無表情地笑了下,她放下雞蛋後,拉了凳子坐在商禮對麵。

“你吃嗎?”商禮看她,指了指邊上小碗,“我給你撈一碗?”

鹿溪搖頭,“不要,我嫌棄你的口水。”

商禮眉心一跳,“我還冇吃呢!”

“那也嫌棄。”

“我抱著你親的時候,你怎麼不嫌棄?”商禮惱羞成怒,“我和你舌頭攪來攪去的時候,你怎麼不嫌棄?”

鹿溪的臉轟的一下紅成了猴屁股,“商禮,你能不能不要這麼粗俗!”

“小碗也不要了,你今天必須跟我一起吃完這碗麪條,你還敢嫌棄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最新章節,相親後大佬非要和我閃婚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