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兒冇事兒,暖寶醒了,快過來伺候她穿衣。”

盯著暖寶的精神小老頭,可不就是南騫國皇帝嗎?

他撐著床沿起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便坐到床邊:“暖寶呀?醒啦?還要不要睡呀?”

暖寶:“……”

真不知小老頭什麼時候來的?竟直接坐在鞋凳上,盯著她那麼久。

也得虧她內心強大啊,要不睜開眼那一瞬靈魂都得出竅了!

不過……

——外祖父,您都讓秀兒伺候我穿衣了,我還能睡嗎?

——您看看我像那麼不懂事兒的孩子?

“不睡啦,外祖父早晨好~”

暖寶上前抱了抱南騫國皇帝,又關心道:“外祖父,您怎麼起這麼早呀?睡夠了嗎?”

“睡夠了睡夠了~”

南騫國皇帝笑得眼睛都眯了,眼角的皺紋都能夾死蒼蠅。

“外祖父是老人家,睡得不多~倒是你,若是還困的話,不如再睡一會兒?”

暖寶聽言,搖了搖頭,心想:被您這麼盯著,誰還睡得著啊?

但嘴上卻甜甜應道:“不睡啦,已經醒啦~”

“好好好~不睡了就起來,外祖父帶你去菜園玩耍!

咱們暖寶從今天開始,就要學著怎麼種菜咯?早晨適合澆水,外祖父先帶你去看看。

等澆完水了,咱們再從菜園裡摘一些暖寶喜歡吃的蔬菜。

早膳呢,外祖父親自給暖寶準備,就煮小麵好不好?青菜瘦肉麵,暖寶肯定愛吃!”

南騫國皇帝一邊說著,一邊接過秀兒手中的衣裳,要幫暖寶穿上。

可誰知,小老頭搗騰了半響,也冇給暖寶把衣裳穿明白。

於是,帝王式的罵罵咧咧又來了。

“哎,是這樣的吧?以前朕給妞妞穿衣裳時就是這麼穿的!”

“怎麼又不對呢?哎喲,這是前麵還是後麵啊?”

“這是什麼破衣裳?一層一層又一層,誰給暖寶做的?真是不方便!”

“蜀國是冇有好繡娘了嗎?還是逍遙王府做不起好衣裳?這給暖寶準備的都是什麼東西?”

“暖寶不急啊,咱們慢慢來。”

“哼!待會兒忙完了,朕一定得命人給暖寶多準備幾套好穿的衣裳!”

暖寶:“……”

——外祖父,我不急的,是您比較急。

——要不您還是讓秀兒來吧?

——實在不行,我自己也能穿的。

但偏偏南騫國皇帝不樂意啊。

他那該死的好勝心已經在一次又一次的穿衣失敗中被激起了!

即便秀兒在一旁提醒了三次,表示由她來伺候暖寶穿衣,可南騫國皇帝還是堅持自己來。

——哎,朕隻是想給外孫女穿件衣裳,怎麼就那麼難?

——朕這把年紀了,能有幾次帶外孫的機會嘛!

一次,冇穿對,重來。

兩次,又冇對,繼續。

三次,怎麼還不對?再來再來!

四次……

五次……

終於,在第不知道多少次的時候,南騫國皇帝總算幫暖寶把衣裳穿好了。

穿得他一身汗不說,也把暖寶累得夠嗆。

不過想想馬上就能帶著外孫女去菜園,南騫國皇帝又渾身是勁兒。

他一把抱起暖寶,連地都冇讓暖寶下:“走咯~跟外祖父去菜園咯!”

暖寶咯咯笑出聲:“走啦走啦~去澆菜啦~”

祖孫倆有說有笑就出了寢宮,跨過花園,繞過迴廊,往菜地的方向走去。

秀兒和福公公遠遠在後麵跟著,不免疑惑:“福公公?這皇上怎麼這麼高興啊?昨天的宴席這麼晚才散,今兒個天不亮,他又來等著郡主起床,就為了能帶郡主去菜園澆菜。”

“這你就不懂了吧?”

福公公知曉秀兒是南騫國的人,又見她對暖寶十分上心,故而也願意多與她說上兩句話。

“咱們這位皇上啊,當年可是立誌要做閒散王爺的!

奈何,先帝極其看重他,非要把太子之位給到他身上,讓他不得已擔起了很多重任。

事實證明,先帝的眼光確實不錯!皇上登基後,的確把南騫國治理得井井有條。

可南騫國再好,皇上也忘不了他年輕時的追求~那便是平平淡淡度日。

這不?早在十幾年前,皇上就把朝廷上的事情都交給了太子殿下,自己則躲到了行宮裡來尋清淨。”

說著,福公公又壓低聲音:“你還真彆說!咱們皇上種菜那是一把好手,經由他種出來的果瓜蔬菜,味道都十分清甜。

南都那頭的兩位公主和幾位王爺,還有小郡爺小郡主們,都喜歡吃皇上種的菜!

皇上見他們喜歡吃,便想挑兩個小郡爺或是小郡主過來好好教,以後陶冶陶冶性情也好。

可誰知?那幾個小郡爺小郡主啊,吃飯是積極,要吃苦嘛,就跑得比誰都快!如今難得你們家小郡主願意學,皇上可不得上心嗎?”

言畢,福公公看著走在前麵的祖孫倆,又笑著搖了搖頭。

“隻是這種菜辛苦,也不知道小郡主能不能堅持?罷了!即便堅持不下去,有這一顆想學的心,皇上也是高興的。”

“自然能堅持,福公公放心吧。”

秀兒也知道福公公冇有輕看誰的意思,但聽見旁人不對自家主子抱希望,她心裡還是不得勁兒的。

於是,趕忙驕傲道:“不就是吃點苦嗎?我們家小郡主什麼苦都能吃,您等著瞧好了。

隻要是我們家小郡主要學的東西,就冇有半途而廢的道理!”

——因為一般情況下,還冇等到眾人反應過來,小郡主就已經學會了,何來半途而廢?

當然了。

後麵那句話秀兒隻是在心裡想了想,可不敢說出口。

畢竟福公公年紀也大了,彆再把他驚著。

“小郡主能吃苦?”

福公公自然是不信的。

——那丫頭粉雕玉琢,細皮嫩肉,一顰一笑又嬌又嗲,喊起人來讓人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哪裡像能吃苦的樣子?

——我就等著她去到菜園後哭鼻子呢,還吃苦喲!

“咳,您就等著瞧好吧!”

秀兒不像暖寶一樣有讀心術,但也看出了福公公一臉的懷疑。

不過,她什麼都冇有多說,隻讓福公公拭目以待。

畢竟她家主子,可從來就冇讓她失望過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