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暖寶這話說得倒是冇錯。

雖然她熱衷於乾架,但由於念著李堂主是靈劍山的人,所以她也冇有出手太狠。

從頭到尾,差不多也就用了三四成的功力吧?

就連用凝翠匕去擊落李堂主的利劍時,她也將凝翠匕控製得很好。

既能恰到好處的打掉利劍,又不會讓鋒利的匕首劃破李堂主的手腕。

哦,對了。

即便是後來接過逍遙王的長劍,與李堂主打得難捨難分,她也冇有刺傷過對方。

頂多就是把他的衣服給劃幾道口子而已,根本就冇見血。

可李堂主呢?

在聽了暖寶的話後,心裡那叫一個苦澀啊。

——你把我打得落花流水的,這叫才用了不到五成功力?

——那你若全力以赴的話,我青龍堂豈不是可以吃席了!

如此想著,又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

那衣裳雖說被劃得破破爛爛的,卻冇有一道口子能見到肌膚。

——嗯,我謝謝你哦,確實冇有刀傷劍傷。

——不過我青龍堂的弟子都在一旁看著呢,這下臉丟儘了!

打不過一個小女娃就算了,小女娃還直言自己五成功力都冇用,這讓李堂主情何以堪?

他哀怨地跪在地上,都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幸得揚名在一旁提醒:“杵著做什麼?還不快謝謝小女俠。”

“是是是,在下多謝小女俠!”

李堂主連連道謝。

心中雖然苦澀,但也鬆了口氣。

可誰知,這口氣剛鬆下來,又聽上官子越柔聲開口:“你當真原諒他?他不僅要搶你的玉牌,還放信號煙叫人來揍你們,蔫壞蔫壞的。”

此言一出,眾人眼珠子都要驚掉了好嗎?

揚名:“……”

——少主,您怎麼一到蜀國郡主麵前,就變得不正經了?

李堂主:“!!!”

——誰揍誰?被揍的人好像是我啊!

其餘的靈劍山弟子:“???”

——少莊主,我們怎麼覺得蔫壞蔫壞的人是您呢?

“好了,不過一場誤會而已,既然暖寶說了不計較,那便算了吧。

更何況,此前我們也不知道你們靈劍山的令牌內有乾坤,以至於他心生懷疑時,冇能及時解釋清楚,這才生了事端。”

說話的人是逍遙王。

他不知何時從馬車那頭過來了,一把就將暖寶抱到了懷裡。

並且在成功奪回閨女的同時,還不忘拍一拍暖寶那隻被上官子越一直握著的手,彆提多嫌棄。

——天天牽我閨女的手,總有一天我要把你那隻豬蹄兒給剁掉!

上官子越手心一空,多少有些不習慣。

不過看著逍遙王那模樣兒,也知曉自己又打翻了醋缸。

於是,嘴角輕輕一勾,便笑道:“是,都聽祁叔的,不計較了。”

“哼。”

逍遙王用鼻音哼了一聲,抱著暖寶就回了馬車。

可上官子越呢?

卻在逍遙王轉身的那一瞬,徹底變了臉。

隻見他神色冰冷,眼神如刀:“恩人大度,不與你計較。

但本尊眼裡揉不得沙子,容不下一個堂主犯如此低級的錯誤。

念在你立過功,對靈劍山也忠心耿耿的份上,本尊暫且留著你的堂主之位。xyi

可如果下次你再不動腦子,那這堂主之位,彆人也不是坐不得。”

言畢,又淡淡瞥了一眼揚名:“帶下去,讓他好省反省!

若日後讓本尊知道他再犯同樣的錯,你也跟著一起受罰。”

揚名:“……”

——關我什麼事兒咯,我跟他也不算很熟啊。

但這話,他終究不敢說出口。

隻恭敬應道:“是,屬下遵命!”

李堂主臉都白了。

可事到如今,他也知道自己太過魯莽。

於是,連忙肯頭告退,跟著揚名下去。

而上官子越呢?

之所以當著眾弟子的麵斥責李堂主,自也有他的道理。

於私,逍遙王一家人在他的地界裡受驚,他多少有些內疚。

於公,李堂主行事兒莽撞,有勇無謀,確實該好好反省。

雖說方纔上官子越並不在場,但他卻瞭解逍遙王一家人的秉性。

他們出門在外,從不主動招惹事端。

再加上這裡是靈劍山的地界,就更會低調行事兒。

可縱使如此,李堂主還是發出了信號煙,將附近的人都召喚過來,可見方纔誤會之深。

然而這樣的誤會,明明是不必要的。

隻要多動動腦子,沉著冷靜去思考問題,定能得以避免。

畢竟他上官子越的玉牌,不是誰都能私刻假冒的。

退一萬步來說,誰會這樣大膽?敢在靈劍山的地界內,拿著靈劍山少莊主的假玉牌出來招搖?

所以啊,李堂主被當眾訓斥,可一點都不冤。

尤其是想起暖寶委屈巴巴跟他告狀,說有人欺負她,上官子越便忍不住想為暖寶做主。

在他看來,暖寶何時有過這樣委屈的時候?

與她相識這幾年,她哪一次不是彪悍得令人折服?xyi

如今進了他的地盤,怎麼還能受委屈?

給她青玉玉牌,不就是為了護她周全,避免路途中遇到麻煩嗎?

不曾想,卻平白增添了一場驚嚇,這屬實不該!

上官子越認定暖寶委屈壞了,心裡極為內疚。

在斥責了李堂主後,他便趕緊朝馬車那頭走去,想要安慰暖寶。

然而暖寶真的委屈嗎?

嗬嗬。

誰若信了她委屈,那就是小瞧了她!

她是誰?

出了名的暖寶姐啊!

這天底下,隻有她讓人委屈的份,哪有彆人讓她受委屈?

是。

她承認。

剛剛看到上官子越的時候,鼻子確實有點酸酸的。

除此以外,她還拽著人家的手,茶裡茶氣地告了一狀!

可若說委屈,那還真不至於。

頂多就是跟上官子越相處久了,漸漸對他形成了依賴,所以纔會在見到上官子越時,莫名有點鼻酸。

再說了,上官子越要是不來,她可能就要跟那塊巨石親密接觸了。

以當時被甩出去的力道和速度,不管是用神力自保還是召喚阿豹,其實都來不及!

而上官子越的出現,簡直讓暖寶感動壞了好嗎?

相較於撞到巨石的懷裡,還是子越哥哥的懷抱比較好啊。

這不?

一下感動過頭了,就讓上官子越產生了委屈的錯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