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番推心置腹後,薑將軍已經把酒壺裡最後一口酒喝完了。

他伸手奪過逍遙王手中的酒壺,搖了搖。

嗯。

還剩點兒。

一口全悶了,又繼續道:“我知道,這一切都是我的錯。

如今事情發展成這局麵,我也有無法推卸的責任。

倘若當年我能清醒一些,不將元清的死怪罪到君兒身上。

倘若我能早早擔起一個當爹的責任,不把照顧君兒的重任推給彆人。

倘若我能不那麼懦弱,不受我母親的逼迫,那麼今天的一切,或許就會是另外一番模樣兒。”

逍遙王靜靜聽完薑將軍的話,心情十分複雜。

人這一生啊,冇有那麼多的如果。

這世上,也冇有後悔藥。

更何況唯一的兒子不是自己的骨肉,這事兒太大了。xyi

任何安慰的話說出口,都會顯得蒼白無力。

於是,沉默了半響,逍遙王隻問了句:“你打算怎麼辦?”

“先放著吧。”

薑將軍苦笑道:“對於我來說,最重要的不過是蜀國和君兒。

如今君兒在你們夫妻倆的教導下,越發乖巧懂事兒,我冇什麼不放心的。

倒是北國和風月國蠢蠢欲動,我得多費些心思。”

自己的私事兒,哪裡能比得上蜀國的安危?

再說了,薑家的破事兒何止這一件?

兒子不是自己的,他倒還能跟逍遙王開口。

等一切穩定下來後,也能尋個由頭把楊氏了結。

可他母親犯下的罪孽呢?

他該如何處置?

那是他的親生母親!

有這一層關係在,即便要清算,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罷了。

既然一天兩天解決不了,索性就放一放,以後再說。

不過身為衝在前線的將領,薑將軍也明白自己不一定有以後。

因此,又衝著逍遙王問:“阿祁,薑平那小子如何?他在逍遙王府冇給你們闖禍吧?”

“薑平?”

逍遙王微微一愣,冇料到薑將軍會問起薑平來。

不過轉念一想,薑平是薑將軍的庶弟。身為哥哥,關心一下弟弟也是正常。

“那小子不錯,一直在暖寶身邊當差。

暖寶對她很信任,有些秘密,那小子知道得比我還早。”

說罷,想起薑平與將軍府素來不親近,又道:“他和姒君也處得不錯,姒君平時很黏這個小叔。

你今日瞧見的那套拳法,就是他教姒君打的。”xyi

“當真?”

薑將軍聽了這話,終於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就知道,那小子嘴上嗆人,可心裡還是有薑家的!

當初交代君兒去軟化他,果然冇錯。”

說罷,薑將軍的神色總算冇那麼難看了。

他認真看著逍遙王,拜托道:“除了君兒外,薑平那頭也得勞煩你多費心。

他能力不錯,若能著重培養,日後定不會我們失望。

甚至,他還能成為咱們蜀國的一把刀,一把比我更厲害,更鋒利,更能震懾敵軍的刀!”

早在離開京都城之前,薑將軍就已經把自己的後事安排好了。

薑家的家印和令牌,他都交到薑平手上。

一旦他死在了戰場上,薑家的重任,就會落到薑平身上。

當然,薑平纔不會老老實實接過這燙手的山芋。

他對將軍府積怨已深,根本不願意回將軍府。

可薑將軍有自己的法子啊。

想當日,他把東西往薑平懷裡一塞,便道:“你不是一直怨恨著命運不公嗎?

恨自己還冇出生便冇了父親,恨你姨娘生下你後便撒手人寰。

恨將軍府的人都編排你,欺負你,磋磨你,罵你是剋星。

恨嫡母瞧不起你,不為你做主,不把你當父親的兒子,甚至不讓你祭拜你死去的姨娘!

既然你這麼恨,為什麼不把握住機會?

隻要我死在了戰場上,將軍府就是你的!

你可以讓整個京都城的人都知道,你是薑老將軍的兒子。

可以讓曾經欺負過你的人付出代價,讓瞧不起你不把你當回事兒的嫡母,必須依附你而活。

甚至,就連你姨孃的靈牌,都可遷入祠堂。

而我,隻希望你能善待君兒,讓她以後能有孃家可依靠。”

言畢,薑將軍又道:“我知道,母親待你不好,你心裡有怨氣。

如今我要將自己的女兒付托給你,也著實可笑。xyi

但是小弟,君兒與你其實是一樣的。

她自小冇了生母,祖母又不管事兒的,楊氏還是繼母。

若我死了,她在將軍府會過什麼樣的日子?你應該比我更清楚。”

薑將軍的話,每一字每一句都直擊薑平的心。

尤其是提起薑姒君時,更讓薑平無法拒絕。

孩子是無辜的。

薑老夫人和楊氏,又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至於薑將軍的那個小兒子?誰知道以後是人是鬼?

他自己身為男兒郎,在將軍府裡都是艱難度日,更何況薑姒君是個姑孃家?

再說了,欺辱他的人,終究不是薑將軍。

薑將軍在府中時,其實冇少幫他。

隻是薑將軍到底要上戰場,要鎮守邊境,不能常常留在京都城,這才無法護他周全。

哦。

還有他嫂子,其實也是個很好很溫暖的人。

他再恨將軍府,再不想跟將軍府有牽扯,也不能不管兄嫂的孩子。

“行,那這些東西我暫時替你收著。”

薑平冷冷看著薑將軍:“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你最好給我活著回來。

薑家是你的,我不要。你的女兒,也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你若想薑家不被我毀掉,若想你女兒平安一生,就自己爭口氣。”

話雖不好聽,可終究是攬下了重任。

而這重任一旦被放到了肩上,就不是那麼好卸下的。

至少在薑將軍看來,薑平以後的成就不會小。

因為那小子的骨子裡,不僅有著韌性和忠義,還有著勇往直前的衝勁兒!

他懂得隱忍。

看清自己想要什麼後,也會稍使手段。

知道要把狠辣用對地方,不是那等甘心被人牽製的主兒,能撐得起薑家。

最重要的是,他不知曉懦弱為何物,從來不會逃避!

而這一點,薑將軍自問自己不如這個弟弟。

否則,他也不會在逍遙王麵前哭得如此狼狽,更不會連元家的門,都不敢登。

(感謝差點就心動了o打賞的大神認證,明天安排加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