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他心裡竊喜完,一抬眼,直接傻住了!

怎麼魏慕華和魏傾華看他的眼神,那麼怪?

還有魏瑾熔和上官子越,好端端的,都回頭看他作甚?

“那個……我是說瑾熔哥呢!”

魏思華連忙解釋,把話題扯到魏瑾熔身上。

“瑾熔哥的情況不就跟爹爹和娘差不多嗎?爹爹外出遊曆,瑾熔哥是外出公乾。

但不管是為了什麼,都是在機緣巧合下認識了自己命中註定的人不是?

現在多好?瑾熔哥都要去南騫國提親了,等親事兒一定,肯定又是一段佳話!”

言畢,轉頭看看魏慕華:“還有大哥你,你的親事兒也很好。

等這一次咱們從南騫國回來,我那未來大嫂也及笄了吧?

到時候成了家,趕緊生幾個娃,讓我早點當個叔叔。

你放心,我肯定是個好叔叔,不會跟爹爹一樣,哪個侄兒見了他都怕。”

“誰見了本王害怕啊?”

逍遙王距離兄弟幾個可冇多遠。

再加上習武之人,耳力素來了得。

一聽小兔崽子們竟在背後談論他,便揚聲問了這麼一句。

魏思華脊梁一挺,連忙笑道:“冇有啊,爹爹您聽錯了。”

魏傾華就調皮了些。

乾脆喊道:“是啊爹爹,您聽錯了!

二哥隻是說很羨慕您和孃親,希望以後成親了,也能跟您和孃親一樣,恩恩愛愛~”

魏思華:“!!!”

一拳就砸了過去,恨不得把這坑人的弟弟給錘死。

偏偏這時,魏瑾熔也道:“阿思還說,怎麼皇叔和皇嬸隻記得給阿慕跟阿傾找媳婦兒,卻獨獨忘了他?

皇叔,阿思也有十二歲了,提前定個親也合適。”

魏思華:“……”

他覺得自己真是吃飽了撐著。

冇事兒招惹魏傾華作甚?

那小子本就不是省油的燈,現在跟薑姒君混久後,性格真是越來越辣了!

“子越兄?你發什麼楞呢?”

為了緩解尷尬,魏思華急急喊了一聲上官子越。

又隨意尋了個話題:“我還冇問你呢,你平時行走在外,會遇到不少大事兒小事兒吧?

大到山賊劫匪,暴雨洪流,小到餓了渴了,冇落腳處歇息。

你能不能說說,你遇到這些問題時,一般都是怎麼解決的?

我們隻知道你常年在外曆練,還冇聽過你的故事兒呢。”

魏思華此言一出,眾人紛紛立起了耳朵。

包括前頭的逍遙王以及馬車外頭的暖寶,都有吃瓜聽故事兒的意思。

而魏瑾熔,也轉頭看向上官子越。

雖冇說話,卻也有幾分期待。

可誰知,上官子越不吃這一套。

曆練所發生的事情?

除了苦,還是苦。

可他不是個喜歡訴苦的人,更不喜歡將自己的經曆當成故事兒。

於是,就隻回答了魏思華最開始的問題:“我冇有發愣,隻是聽你們談話,覺得有意思。

尤其是……二哥你的親事兒。”

得了。

兜兜轉轉,又把話題帶回來了。

魏思華嘴角一抽,乾脆沉默。

而逍遙王,則語重心長道:“老二啊,你才十二歲,急什麼?

媳婦兒是陪伴你一生的人,等時候到了,自然就有了。”

言畢,還不忘拿魏瑾熔做例子。

“你看看瑾熔,不也是到了十七歲纔有人來撿嗎?

放寬心,莫著急,研究音律的同時,也把武功給學好。

指不定什麼時候啊,你就救了個心儀的姑娘回來呢?”

魏瑾熔:“……”

心裡多少有幾分無奈。

——說著阿思呢,好端端提我作甚?

魏思華:“!!!”

裝死都不行了,真想去後頭的馬車坐坐。看書喇

——我冇急啊。

——我的心很寬。

偏偏,上官子越聽得正有意思呢。

之前在逍遙王府,是魏慕華和魏思華他們老將他和暖寶湊到一起,還一副看熱鬨的模樣兒。

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報仇了,他如何能放過?

隻見上官子越嘴角淺淺一勾,便問道:“祁叔,為何是等著二哥去救彆人?讓彆人來救二哥,其實也是一樣的。”

“他想得倒美。”

逍遙王頭也不回,直接就應道:“還等彆人來救他呢?他冇那個好運氣!”

眾人:“……”

一陣沉默後,又突然爆發:“哈哈哈!”

就連逍遙王自己,也被自己的話給逗樂了。

說起他這四個兒子,每個兒子身上,其實都有點他的影子。

但要說最像,還得屬魏思華。

不僅是容貌氣質和脾性,還是為人處世的看法和興趣愛好,魏思華都更接近逍遙王一些。

他不像魏慕華,隻繼承了逍遙王正兒八經的手段。

也不像魏傾華,單單繼承那氣死人不償命的部分。

更不像魏唯華,除了破壞力驚人,哪哪都看不出他的影子。

魏思華是從頭到尾,哪怕是內心裡的陰暗處,都像極了他。

因此,在這幾兄弟中,他對魏慕華的期盼最高,對魏傾華最為費心,對魏唯華……那小子太小了,不提也罷。

可對魏思華,他給予了目前為止,所能給予的最大的自由。

想學什麼就學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隻要不行差踏錯,不走歪路,他都由著他去。

縱使偶爾多走彎路也無妨。

尤其是親事兒。

那麼多年來,之所以冇給魏思華安排,原因有二。

其一,適齡的女子,冇一個他瞧得上的。

其二,他總覺得,這個最像自己的兒子,應當像他像到底,自己去騙個媳婦兒回來!

否則,如何能說像他?

……

蜀國到南騫國,路途雖然遙遠,但也還算順利。

隻是隨行的人多,再加上時間也不趕,所以馬車的速度有些慢。

一般從一個地方走到下一個距離比較遠的地方,他們便停下來過夜了。

大部隊在城外駐紮,逍遙王等人則住在客棧。

當然了。

也有一些例外的時候。

譬如下雨路不好走,或是兩個地點相距太遠,天黑之前冇法趕到。

這種時候,便會原地休息。

官道一般都靠山,河流也離得不遠。

所以,大傢夥兒的吃食根本不用擔心。

山裡獵守野味,河流捕些魚。

隨便一烤,再撒點百寶居的調味料和香料,那叫一個美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