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錯。”

又一個大臣站了出來:“俗話說,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順眼。

這話套用到老丈人身上,其實也是一樣的。

這天底下,哪裡有老丈人會真的跟女婿計較?

就是為了讓自家女兒過得好,也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眼睛有毛病呢?還睜一隻閉一隻?”

逍遙王聽了這話,也不管是不是在朝堂上,直介麵吐芬芳。

“你這老匹夫,純屬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怎麼的?捱打捱罵的人不是你,你就負責把本王給發配出去?”

“王爺誤會了,臣是認為……”

“你認為個屁。”

逍遙王直接懟了回去:“是本王瞭解自己的老丈人和舅哥們,還是你比較瞭解啊?

太子是本王的親侄子!若不是本王在王妃的事情上難以對南騫國交待,早就自告奮勇去替他提親了,還用得上你們?”

“逍遙王!”

皇帝唬著臉,看向自家皇弟:“朝堂之上,休得無禮!”

“皇上息怒。”

一個年輕的臣子垂著頭出來,大膽道:“微臣倒有一個主意,既能讓王爺前往南騫國,又能讓南騫國那頭不再責怪王爺。

甚至,還能更輕鬆談妥兩國聯姻的事兒!隻是……”

“隻是什麼?愛卿速速說來!”

“回皇上,微臣出的這個主意,有違祖製,恐怕會引起諸位大人和宗室們的反對!”

“且先說來聽聽。”

皇帝伸手,示意對方繼續。

那臣子見此,也立馬恭敬道:“回皇上話!既然王爺的擔憂是因為王妃多年未曾回過孃家引起的,那便可讓王妃跟著王爺一起去南騫國。

隻要南騫國的皇上和諸位王爺瞧見王妃一起回去了,其他的事兒,自然水到渠成。”

“不可能。”

皇帝想都冇想,便拒絕道:“逍遙王和逍遙王妃還有五個孩子,最小的一個,今年才兩歲。

他們夫妻倆一起去南騫國,府中的孩子怎麼辦?”

說著,又指了指逍遙王:“你且問問他,他是否放心將孩子留在府中,或送入宮來?”

“自然不放心。”

逍遙王半分猶豫都冇有,直接便應了一句。

那臣子聽言,不慌不忙道:“正是因為如此,微臣纔會說這個主意有違祖製。

因為微臣所想,並不是單單是讓王妃和王爺一起去南騫國,而是要二人帶著四位公子和郡主一起。”

“那怎麼能行!”

這一次,不等皇帝和逍遙王開口,便立馬有其他臣子站了出來。

“自古以來蜀國就有規定,但凡是皇家子弟以及在朝為官者,都不得舉家離開蜀國。

杜大人提議讓王爺和王妃娘娘帶著孩子們一起去南騫國,這不是要將王爺推上眾矢之的嗎?”

“是啊,杜大人,你這是要讓王爺做一個不忠不孝之徒啊!”

“幾位大人所言差異。”

被稱之為杜大人的年輕臣子一點都不虛。

他舉止謙遜有禮,聲音鏗鏘有力:“微臣的這個主意雖說有違祖製,以前從未破過例,但卻算不上不忠不孝。

王爺跟皇上乃一母同胞的兄弟,多年來對朝廷,對皇上忠心耿耿!

如果不過是帶著妻兒回一趟孃家,怎麼就算不忠了?

難道在幾位大人的眼裡,王爺是有造反之心嗎?

此去南騫國,會一去不複返,帶領南騫國回來攻打蜀國?”

“你……”

“再說說不孝!”

杜大人根本不給其他大臣說話的機會。

“王爺雖不是南騫國的兒子,卻也是南騫國的女婿!

一個女婿半個兒,這話幾位大人總該聽說過吧?

王爺娶了南騫國最受寵的女兒,卻一次也冇帶著人家的閨女回去看望過。

膝下的五個孩子,更是至今都冇有見過自己的外祖父!

南騫國皇帝今年多少歲了?朝堂上也冇有南騫國的人在,微臣便大膽一些,問上一句。

這南騫國的皇帝,還能活多少年?

生的時候不回去看望,難道要等人不在了,才朝著南騫國的方向哭喪嗎?

回去看一眼就是不孝,不去看,難道就是孝了?”

杜大人今年雖然才二十五六歲,與滿朝的重臣相比,他的資曆並不算深。

可他底氣足啊,根本就不怕得罪人。

冇辦法。

誰讓他麵明上是個五品小官,可背地裡,卻是皇帝在朝廷上的嘴替。

萬事兒有皇帝在呢,他怕什麼?

“諸位大人們?王爺的為人如何,想必不用微臣多說。

而王妃娘孃的品行,這麼多年來,大傢夥兒也是有目共睹的。

若真因為他們一家人回一趟南騫國,便被背上不忠不孝的罵名,那未免也太過寒心。

以後南騫國跟蜀國的關係,還要不要處?

王爺跟皇上,還能不能當兄弟?看書溂

小魏大人(指魏慕華)將來還要不要輔佐太子殿下?

俗話說,要想馬兒跑,就得讓馬兒吃草。

你們一個個的,又想讓王爺去替太子殿下提親,又懷疑王爺忠心。

這……嗬嗬,這可真是滑了天下之大稽啊!”

“好你個杜春熙,好的賴的都讓你說了!”

“杜大人慎言,我們可冇有這個意思!”

“皇上明鑒!臣等從未懷疑過王爺的忠心啊,隻是杜大人所提,實在違背了祖製啊!”

先前跳出來反對的臣子們,一個個都慌了神。

他們隻是想勸一勸皇帝而已,怎麼就扯上逍遙王不忠心了?

莫名其妙的,還被這姓杜的當眾訓了一頓!

最要緊的是,逍遙王睚眥必報,最是記仇。

若是讓他誤會了,那豈不是得完犢子?

如此想著,又趕緊衝著逍遙王道:“王爺,您莫聽杜大人讒言……”

“是不是讒言,大傢夥兒心知肚明,不必特地說明。”

逍遙王極其配合,臉色陰沉得可怕。

即便是在朝為官了幾十年的老臣子,都有些毛骨悚然。

而這時,他還冇完呢。

轉身就衝著皇帝道:“去南騫國的事兒,恕臣弟無能為力!

即便不為躲老丈人的責問,也要為了自證清白,留在京都城。”

果然!

完犢子了!

幾位說錯話的臣子頭皮發麻。

更有緊張者,險些喊出了祖宗:“哎喲,我的王爺啊,您當真是誤會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