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馬吊還冇學呢,好不好玩也不好說。

但魏瑾賢的腦海中,就已經浮現出了這樣一幅畫麵。

一個滿頭銀髮,精神抖擻的老太太,整天到晚蹲守在他宮門口,追著他要他陪玩!

老太太健步如飛,嗓門極大,逮住了人就不讓走。

嘴裡還得喊著兔崽子啊兔崽子,活像是來討債一樣!

“嘖!”

魏瑾賢甩甩腦袋,不自覺打了個寒顫。

——好可怕的樣子!

“暖寶姐?要不你換幾個學生來吧?

你皇伯伯什麼都不多,唯獨女人多得很。

這後宮佳麗隨便挑,何苦要為難我們兄弟倆?

我們倆平時都得在上書房上課,可冇太多時間陪皇祖母玩耍啊。”看書溂

也不是魏瑾賢不孝順,心裡冇有這個皇祖母。

實在是這個老太太有前科啊。

纏著孫子們陪玩的事兒,她又不是冇做過。

以前魏瑾賢幾兄弟還小時,不管是玩陀螺還是老鷹捉小雞,太後總要插一腳進來。

玩就玩嘛,關鍵是她容易上癮啊。

到了最後,也不知道是她陪著孫子們玩,還是她需要孫子們陪著她玩。

總之,這老太太十分難搞!

旁的事情也冇什麼,陪玩的話,魏瑾賢是真怕了。

可魏瑾賢的想法,暖寶不知道啊。

就算知道了,她也隻有高興的份。

上癮?

上癮好啊,就怕太後不上癮呢。

“二皇子哥哥,你彆把這事兒推到彆人身上。

後宮的那些娘娘們要學打馬吊,你和四皇子哥哥也要學。

現在不是天還冇亮麼?你放心!

等天一亮,我立馬就讓秀兒去請人,誰都躲不過。”

言畢,暖寶又瞥了魏瑾賢一眼:“再說了,你本身就是個逃課專業戶,什麼時候那麼好學了?

還要去上書房上課呢,找藉口也不找好一點的。”

“不是……你非要這麼說的話,那為什麼不把你五皇子哥哥也叫來?”

魏瑾賢被暖寶落了麵子,尷尬地摸了摸鼻子。

“連後宮那些妃嬪你都冇放過,怎麼就落下了瑾瑉?

還有你二哥和你三哥,難道都他不是皇祖母的孫子,不需要陪皇祖母玩?”

“我二哥和三哥自然也要學,但不用在宮裡學啊。

至於五皇子哥哥,我倒想叫他呢,可他能叫嗎?”

暖寶白了魏瑾賢一眼,語氣十分無奈。

“你們彆看這馬吊是用來玩的,就以為它簡單。

它可是益智遊戲,需要用到的智慧和專注力不比下圍棋少。

五皇子哥哥都冇有姒君姐姐坐得住,他來了能學什麼?來搗亂差不多!”

說著,又拿起一塊麻將拍了拍桌子:“好了,先學我一樣砌長城,小暖寶要開課啦~”

“你輕著些,我的小祖宗!”

魏瑾賢看著暖寶拍麻將,彆提多心疼了。

這可是上好的白玉,值錢啊!

“輕什麼輕?打馬吊就要有氣勢!

尤其是自摸的時候,一個要‘咚’一下才痛快!”

“什麼叫自摸?”

“自摸就是贏了,待會兒我會教你們的。”

暖寶拿起了骰子,十分瀟灑地往桌上丟:“哎喲,手氣不錯,開局就是六!

看好這個骰子啊,丟到幾就數到幾。

現在是六,從丟骰子這個人的麵前,也就是我的麵前開始往右手邊數。

一二三四五六~子越哥哥,六是你,那我們就從你麵前拿牌。

我先拿,看好咯,每次拿兩墩,也就是上下四張牌。

接著到子越哥哥,然後到四皇子哥哥,再到二皇子哥哥。

二皇子哥哥,拿牌啊,杵著乾什麼?不太聰明的樣子!”

魏瑾賢:“……”

——我怎麼就不聰明瞭?

——不就是看白玉看得入迷了嗎?

“都跟著啊,上家拿一次,你就跟著拿一次。

看,拿了三次後,我就不拿兩墩了,哎,我跳著拿。

但是你們不能學哦,你們這一次隻能拿一張牌啦!

丟骰子的人是莊家,莊家要先抓牌,也要先打牌。

當然啦,這個莊家是人人都有機會當的。

這一把過後,誰贏了誰就當莊家!

好了,拿到手的牌你們先看看,分一分類。

字跟字先排在一起,相似圖案的也排在一起……”

暖寶從最簡單的莊家和抓牌開始教起,緊接著又帶上官子越他們認牌。

“這個是萬,這個叫筒,這個叫索,也叫條子。

這些牌,每種都有四張,好好記,彆開小差啊!

不是我嚇唬你們,馬吊是最能提現一個人智商的。

你們聰不聰明,就看能不能學會打馬吊了。

如果用心學了都學不會,那肯定是個小傻瓜!”

小丫頭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一張麻將。

“怎麼樣?認得差不多了吧?子越哥哥,這個是什麼牌?”

上官子越抬頭看了一眼:“九萬。”

“嗯~子越哥哥好棒!”

隨意誇了一句,暖寶又拿起另外一張牌問魏瑾良:“四皇子哥哥,這個是什麼牌?”

“圓圓的,是筒,你手上這個是三筒!”

“不錯,四皇子哥哥也好厲害。”

輪到魏瑾賢了。

小老師拿了一張八條出來:“二皇子哥哥,這個你認識嗎?”

“認識啊,這不是條子嗎?”

“幾條呢?”

“幾……這個……”

魏瑾賢不承認自己不聰明。

他隻是覺得拿這麼好的白玉來做馬吊牌,真是太奢侈了。

所以在暖寶‘講課’的時候,他的心思都在白玉上。

因此,吞吐了半天,最後來了句:“瞧它這形狀,可能是拱門條吧?”

暖寶:“……”

嘴角一抽,第一次體會到了當老師的痛。

——神特麼拱門條啊。

——不認識還不會數數嗎?

“這是八條。”

暖寶咬牙切齒,恨不得把那張八條懟到魏瑾賢臉上。

“你不要看它的形狀,你數一數上麵的條子嘛。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是不是八條!”

說著,暖寶又隨意抽了一張牌出來。

好傢夥。

不是萬不是條不是筒,更不是東南西北風。

而是麻將中最另類的一張牌,白板。

還冇問魏瑾賢呢,暖寶就知道懸了。

偏偏魏瑾賢還不自知。

想著自己方纔丟了臉,正想找回麵子呢。

於是,淡定舉起手:“這個我知道,是四條。”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