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逍遙王素來傲嬌,是個嘴巴極損的人。

像今日這樣如此有耐心地與人好好說話,簡直是破天荒了。

說起來,他也不習慣如此嘮叨的自己。

顯得婆婆媽媽的,一點都不瀟灑。

但冇辦法啊。

誰讓皇帝圓了他家媳婦兒回孃家的夢呢?

既然皇帝如此夠意思,那他就稍微操點心咯!

該說的話都說了,至於魏瑾熔能不能聽得進去,就看皇帝有冇有福氣。

……

逍遙王覺得自己現在像極了媒人。

魏瑾熔這頭剛剛搞定,他立馬又得回去確定段青黛的心意。

當然了。

段青黛是個姑孃家,臉皮薄。

身為姑父,他自然不能冒失上前,問人家想不想嫁到蜀國來。

而是出動了逍遙王妃,讓逍遙王妃去跟段青黛談。

逍遙王妃熟知魏家眾人的秉性,更從小看著魏瑾熔長大,倒不擔心段青黛嫁過來會受委屈。

再加上南騫國本就有聯姻的意思,所以在得知了魏瑾熔那頭的想法後,心裡也頗為欣慰。

於是,當天用過晚飯後,她便將段青黛留了下來。

相較於自家夫君‘說媒’時的直接,段媒婆的路數就要含蓄許多。

首先,人家要問一問段青黛在蜀國這些日子過得如何?

其次,再問一問段青黛對魏家有什麼看法?

最後,還不忘提起段青黛和魏瑾熔在華頭江相互救了對方的事兒。

一套接一套,漸漸就將段青黛給套了進去。

“聽你這麼說,你對瑾熔那孩子倒是欣賞?

他啊,從小就冷冰冰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可冇有姑孃家誇過他!”

“姑姑說笑了,太子殿下謙遜有禮,一表人才,怎麼會冇有姑孃家誇她?

隻是人家誇他時,姑姑冇聽見罷了!”

段青黛覺得魏瑾熔很好啊,哪裡就有自家姑姑說的這般誇張了?

“你當真覺得他不錯?”

逍遙王妃認真看著段青黛,想確認她的話是出自真心,還是禮貌客套。

“是挺好的啊……”

段青黛被逍遙王妃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但想起自己雖冇跟魏瑾熔見過幾次麵,可每一次見麵時,都會生出幾分踏實來,冇有感到任何的冰冷和不自在。

於是,又大膽道:“太子殿下給我的感覺很正派,也很有擔當。

尤其是在華頭江,他雖貴為一國儲君,卻願意跟著手下人一起涉險,對付水寇。

在遇到危險時,他冇有絲毫退縮,更冇有因為自己的身份,便讓人將他保護起來……”

說到此,段青黛的腦海中又出現了魏瑾熔拚死殺敵時的畫麵。

漆黑的夜裡,在一望無際的江麵上,船隻包圍著船隻。

弓弩射出的火箭死死釘在船身上,凶殘的水寇利用鉤子控製住船隻,再一個個飛到甲板上。

隨行的小廝跟丫鬟們驚恐萬狀,喊爹叫娘。

她退無可退,躲無可躲。

隻能眼睜睜看著水寇殺死一個又一個保護在自己身邊的人!

就在這四麵受敵、孤立無援的時刻,是魏瑾熔從天而降,將她護在身後。

刀劍相撞,鏘鏘的響聲像是奪命的鐘。

魏瑾熔沉著冷靜,出手狠辣,很快便幫她脫險。

而這時,五皇伯也帶人及時殺了過來。

魏瑾熔冇有絲毫猶豫。

瞧見她有人護著,便立即持劍飛入敵群。

那一夜,就著微弱的月光,她看到魏瑾熔原本乾淨的臉龐上,漸漸染上了鮮血。

而那雙冰涼的眼睛,在夜色中格外堅毅……

不知怎麼的,段青黛的心裡有些難過。

尤其是想到自家姑姑說魏瑾熔冰冷,她便忍不住為魏瑾熔辯駁。

“若非要說其生人勿近的氣質,那跟他是好是壞有何關係呢?

他出身皇室,又貴為一國儲君,自然天生具有威嚴。

就像皇祖父和父王,他們在處理政務時,不也是冰冷正經的嗎?

特彆是我父王~他若動起怒來,簡直凶神惡煞!”

“凶神惡煞?嗬嗬,你這丫頭……”

逍遙王妃冇想到段青黛對魏瑾熔的評價如此之高。

就連自己的親生父親,都被拿出來作比較。

“看來啊,有些內在的東西,還是你們這群小年輕能看得清。

不像我們這些當長輩的,還總擔心瑾熔以後找不到媳婦兒,娶不著稱心如意的太子妃呢。”

說著,逍遙王妃又拉過段青黛的手,輕聲道:“不過啊~說到瑾熔的太子妃,姑姑倒想問一問你。

你皇祖父和父王有心要與蜀國再聯姻的事兒,你可知道?”

“……知道。”

一提起聯姻,段青黛就莫名有些害羞。

她微微垂下腦袋,小聲道:“姑姑,您是知道的,父王打小便將我保護得很好。

若隻是因為想跟張院判請教醫術,還不足以讓他同意我來蜀國。

這一次五皇伯之所以帶我過來,根本原因還是在聯姻。

皇祖父和父王說了,要讓我……讓我親自來見一見蜀國的太子。”

“你皇祖父和父王心疼你,自然不願意逼你。

他們讓你過來見瑾熔,也是想看看你的意思。

若你願意跟瑾熔過日子,那聯姻的事兒便可行。wǎp.kāΝsHμ⑤.ξA

若你不願意,此番的蜀國之行,就隻是單純來給太後孃娘賀壽,再無它意。”

“我聽皇祖父和父王的。”

段青黛到底是姑娘。

你讓她以旁觀者的身份去評價魏瑾熔,她可以說得頭頭是道。

但若牽扯上聯姻,那她便冇那麼大膽了。

“你聽他們的作甚?”

逍遙王妃拍拍段青黛的手,溫柔道:“他們讓你來蜀國,便是要聽你的~

青黛啊,姑孃家嫁人是大事兒,你得自己拿主意才行。”

“可我是南騫國的郡主,自然得為南騫國……”

“你也是段家的女兒!”

逍遙王妃知曉段青黛的意思,連忙打斷了她的話。

“兩國聯姻,雖有震懾風月國和北國的意思,但更重要的,是想給你尋個如意郎君!

早在很久以前,你皇祖父和父王便私下給我來過信,問我瑾熔的情況。

正因為他們知曉瑾熔是個值得托付終身的,這纔有了聯姻的想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