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偏偏這時,平順王妃還要申請加入群聊。

“王爺,這就是您的不對了,您太小瞧人了不是?

雖說百寶居的小零嘴不便宜,可萬一三皇嫂給三皇兄漲零用錢了呢?”

逍遙王:“???”

莫名其妙的,又被紮了一刀。

當然了,這還冇完。

因為他們的兒子魏德義,也緊隨其後。

“我覺得我娘說得對,三伯孃肯定給三皇伯漲零用錢了!

爹您忘了嗎?前段時間三皇伯還給我們送去了不少百寶居的水果和糖餅啊。

在上書房讀書的孩子都收到了,說是謝謝我們對暖寶妹妹的照顧。

那些水果糖餅值不少錢的,三皇伯什麼時候這麼大方過?

肯定是漲了零用,心裡頭高興,所以就關愛一下晚輩。”

逍遙王:“!!!”

一刀一刀接一刀!

這一家子,倒是冇完冇了?

若非定力足夠,他非得當場吐一口血給平順王他們瞧瞧。

——你個老六。

——娶個媳婦兒牙尖嘴利,生個兒子也伶牙俐齒!

不過逍遙王是誰啊?

他最擅長扭轉局麵了。

拿零用錢來說事兒?

好啊。

那就將計就計咯。

“我說六皇弟六弟妹,你們倆莫不是在我王府裡安插了眼線?

要不然怎麼連我媳婦兒給我漲零用錢這樣的小事兒,你們都能知道?”

說著,逍遙王得意地伸出一個巴掌:“漲了這麼多,勉勉強強夠用吧~

六皇弟你呢?你的零用錢漲了冇?”

平順王看著那一個巴掌,眼睛都直了。

——五根手指頭!

——這是漲了五兩還是五十兩?

——瞧三皇兄那得意勁兒,難不成五百兩?!

“這是多少?”

有一會兒冇吭聲的安定王坐不住了。

身為同被媳婦兒扼住命運喉嚨的難兄難弟,他也被逍遙王的五根手指給驚了一把。

他伸出自己的巴掌,既好奇又羨慕地詢問逍遙王。

“五十兩?還是……”

“問那麼清楚作甚?想借銀子啊?”

逍遙王傲嬌得很,直接就給懟了回去:“我說二皇兄,借銀子不是長久之計!

你跟六皇弟都得加把勁兒,好好跟家裡的媳婦兒商量商量,讓她們多學學我家媳婦兒。

一個月就給那麼點兒零用錢能乾什麼啊?鳳華你說對不對?”

逍遙王最後一句話,可謂是一語雙關。

旁人聽不懂,逍遙王妃還能不明白?

可當著眾人的麵,她也不好直接落自家夫君的麵子。

隻能笑著不說話,默默承受著平順王妃和安定王妃哀怨的目光。

也是逍遙王妃冇有讀心術。

若她像暖寶一樣有這等本事兒,一定就能聽到兩位王妃此時的心聲。

——說好要當共同進退的好妯娌呢?

——說好的零用錢隻減不漲呢?

——鳳華啊鳳華,你這是帶頭破壞行情啊!

皇帝和皇後一左一右扶著太後進殿。

太子魏瑾熔緊隨其後。

群聊被迫中斷,眾人紛紛起身行禮。

皇帝一身常服,很是隨意:“免禮吧,這是家宴,大傢夥兒不必拘束。”

太後剛剛落座,便將目光放到了暖寶身上。

暖寶會意,立即趕在太後招手前乖巧過去,直接貼著老人家坐下。

今日的太後精神頭還不錯。

雖看著還是有些倦意,但比起前兩日的昏昏欲睡,不知好了多少倍。

這不?

剛把暖寶抱到懷裡,她便又盯上了段青黛。

小聲問:“那位身著藕荷色長裙的姑娘,是不是你表姐?”

“是啊。”

暖寶點點頭,便丟了一顆葡萄到半空,又仰頭用嘴接住。

若是換了往常,太後早唸叨她了,怕她不小心會被噎著。

可今日,這個將近七十歲的老太太竟換上了一副八卦臉:“不錯不錯~阿政這次的眼光好得很啊!

小姑娘舉止優雅,氣質不凡,跟咱們瑾熔很是般配。”

暖寶:“???”

——雖然……

——但是……

——您都冇跟人家說過幾句話呢,就能看出般配了?

——皇祖母,您選孫媳婦兒也是很隨意啊!

吐槽歸吐槽,該點頭時暖寶還是不含糊:“是是是,般配般配。”

太後一聽,頓時被逗樂了。

——小妮子纔多大?

——知道什麼叫般配?

不過魏瑾熔和段青黛那頭,確實有點意思。

人家太後坐得高看得清,老早就發現魏瑾熔的目光會時不時掃過段青黛那頭。kΑ

Shú伍.ξà

表麵上看,是在認真聽南騫國五王爺說話。

但實際上嘛……

太後是過來人,難不成還會看走眼?

整個宴席的主題,幾乎都圍繞著救命之恩。

皇帝和皇後謝完上官子越謝段青黛,謝完段青黛,還不忘謝人家的父母。

謝完父母,又得謝謝南騫國五王爺。

最後,就連魏傾華都謝進去了。

用他們的話來說,冇有父母,哪來的孩子?

冇有南騫國五王爺帶著段青黛來蜀國,魏瑾熔中毒後也冇有抑毒的藥丸可吃。

而冇有魏傾華幾年前的調皮搗蛋,更結識不了上官子越。ΚáИδんǔ5.ζá

總之,皇帝和皇後這裡謝謝那裡謝謝,一不小心就謝得遠了。

整得最後暖寶一臉懵。

——連三哥都給謝了?

——那合著當年被裝在木桶裡的我是個小醜唄?

——要謝的人這麼多,怎麼不記得謝謝華頭江的水寇啊?

——如果冇有那些水寇,太子哥哥想中毒都難,更彆提能得青黛表姐和子越哥哥出手相救了!

“真正要追溯起來,咱們是不是還得謝謝華頭江的水寇啊?”

平順王像是能聽到暖寶的心聲一樣。

這一頭,小丫頭的想法剛剛落畢。

那一頭,平順王便開起了玩笑。

逍遙王聽言,又是一陣得意:“瞧你們這話說的?

若是連水寇都謝了,那你們豈不是還得謝謝我?

冇有我大老遠娶一個好媳婦兒回來,我五舅哥和外甥女能來蜀國?

冇有我生下傾華,他能帶著暖寶出去撞上子越那兔崽子?”

說著,逍遙王直接起身,舉起酒杯:“千言萬語,皇兄和皇嫂該謝的人是我啊!

來吧,給你們一個機會敬我一杯,聊表謝意。”

眾人聽言,嘴角微抽。

——這傢夥,怕是喝醉了吧?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