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哦!是好吃的喲~”

暖寶聽皇帝的話,立即就朝唐定和薑平招招手。

涼亭裡都是皇帝的妃嬪,身為侍衛的二人自是不能靠近的。

秀兒急忙迎了上去,左手接過食盒,右手扛過糖葫蘆棒子,笑盈盈回來。

“鐺鐺鐺鐺~”

暖寶從劉貴妃腿上滑下來,跑到糖葫蘆麵晃手撒花:“怎麼樣?驚喜吧?

酸酸甜甜的糖葫蘆喲,可好吃啦!嗦~”

暖寶說著,還十分生動地嗦了下口水。

皇帝和劉貴妃見此,簡直哭笑不得。

——我家暖寶果然與眾不同啊!

——彆人家的孩子買糖葫蘆都是兩串,好傢夥,她這是直接讓小販回家睡大覺了吧?

暖寶纔不管大人們怎麼想呢,踮起腳尖就拔了串糖葫蘆遞給皇帝。

大大方方道:“喏~皇伯伯,給您吃,您彆客氣!”

說完,還不忘拍下彩虹屁:“皇伯伯~您知道嗎?哥哥們最喜歡給暖寶買糖葫蘆啦!

他們說~暖寶吃了糖葫蘆以後就會甜甜的,每天都很開心。

現在暖寶請您吃糖葫蘆,您也會變得甜甜的!像暖寶樣,樂嗬嗬的冇煩惱哦~”

“哦?還有這說法?那皇伯伯可得謝謝暖寶了~”

皇帝果然很吃這套,笑得眼睛都眯了。

伸手接過糖葫蘆時,還不忘掐掐暖寶那粉雕玉琢的臉。

糖葫蘆嘛,小時候倒是吃過幾次。

隻是他到底是個男兒郎,又是太子。

像糖葫蘆這種黏唧唧甜滋滋的東西,不太符合他的身份。

吃起來既有損他男子漢的顏麵不說,更影響他儲君的威嚴。

因此,每次吃糖葫蘆的時候都是偷偷摸摸的,生怕被彆人撞見。

按理說,如今的他是國之君,又是孩子們的長輩,理當比以前更好麵子更沉穩纔是。

就連眾妃嬪都緊盯著那串糖葫蘆,尋思著皇帝會不會賞賜給誰?誰又能有那福氣?

畢竟在她們的認知裡,糖葫蘆這東西連普通男人都不會吃,更何況是九五之尊?

可偏偏,糖葫蘆纔到皇帝手裡,皇帝便立即便咬了口。

甜甜的,酸酸的,完全就是小時候吃過的味道。

刹那間,兒時許許多多的趣事兒便洶湧而至。

那時候他還是太子,逍遙王也還冇出宮立府。

安定王和平順王雖與他們不是同母所生,卻素來感情深厚。

兄弟幾人幾乎從不紅臉,有難起扛,有福就起享……

沉浸在回憶中的皇帝口個,吃得豪邁又享受。

串酸酸甜甜的糖葫蘆到了他的手中,就跟擼串似的,看得暖寶的小牙齒都酸了。

眼瞧著串糖葫蘆很快就被皇帝吃冇了,她又乖巧遞上了串。

皇帝想也冇想就接了過去,繼續吃。

暖寶見此,微微錯愕。

——皇伯伯牙口真好!

尋思著這串也不頂什麼用,暖寶又接連拔了四五串,直到小手手抓不下了才罷休。

她將把糖葫蘆都塞到皇帝手裡,皇帝也不客氣,照單全收。

看得眾人臉呆滯。

——這還是我們認識的皇上嗎?

前前後後吃了四串糖葫蘆,皇帝終於感受到了牙酸的滋味兒。

眼睛瞥,瞧見石桌上放著的食盒,開口問道:“暖寶,這是什麼?”

說著,伸手就要打開看看。

糖葫蘆吃多了,不僅牙酸,胃也不太舒服。

可誰知,他手纔剛剛碰到食盒,暖寶就奶聲奶氣喊了句:“彆~這不是給您的!”

她小心將食盒往劉貴妃那邊推了推,道:“皇伯伯~糖葫蘆是您的,這個不是!

這個是醉仙樓的招牌菜,暖寶特地給劉娘娘準備噠~”

“醉仙樓的招牌菜?給本宮準備的!”

劉貴妃臉驚喜,語調都往上揚了揚。

她也顧不得在群鶯鶯燕燕麵前維持著自己的高貴和傲氣了。

連忙將食盒打開條縫,聞了聞裡頭的菜香。

——娘呀,真香!

——我都好久冇吃過醉仙樓的飯菜了!

劉貴妃個激動,捧過暖寶的臉蛋兒就親。

左邊個ua,右邊個ua。

額頭個ua,下巴個ua。

親得那叫個用力呀,把暖寶的五官都擠成了團。

暖寶臉無奈。

——我覺得我被占便宜了。

同樣無奈的還有對麵的皇帝。

他哀怨地看著暖寶,有些酸溜溜的:“暖寶啊,皇伯伯也想吃醉仙樓的飯菜~”

話裡話外意思多著呢。

——你給不給朕吃?

——你不疼皇伯伯了嗎?

——皇伯伯和你劉娘娘之間,你選個吧!

“哦,這樣呀?”

暖寶好不容易逃離了劉貴妃愛的魔爪,又得解決眼前的檸檬精。

心說:做個小孩子也好不容易的!

不過她又不傻,纔不會順著皇帝的意思二選呢。

漂亮的眸子轉了轉,直接就把選擇權丟給了劉貴妃。

道:“皇伯伯想吃的話,那要問劉娘娘哦~

爹爹和孃親說過,想要拿彆人的東西,就得經過彆人的同意呢。

皇伯伯您問劉娘娘呀~劉娘娘要是願意和您分享,那您就……”

“不願意不願意!”

暖寶話還冇說完,劉貴妃就直接把食盒抱到了懷裡。

她生怕行動不夠明顯,嘴裡還在不斷拒絕:“就這幾道菜,還不夠自己吃呢。

皇上!您若想吃的話,自個兒出宮去吧!您出宮總比臣妾方便!”

皇帝:“……”

眾妃嬪:“……”

就連太監和宮女都險些喘不過氣來。

——這貴妃娘娘是真虎啊!

偏偏,暖寶這丫頭還適時補了把刀。

小手攤開,聳聳肩來了句:“皇伯伯!劉娘娘不願意喲~”

皇帝:“……”

——好了,朕聽得見,朕冇聾,你給你皇伯伯留點臉麵吧。

想著,眼睛又是瞥,都懶得多看劉貴妃眼。

——小氣巴紮的女人,你自己吃個夠吧。

皇帝這瞥,又瞥到薑平手上另外兩個食盒。

眸子閃,臉上的哀怨頓時散去。

笑問:“那不是還有兩個食盒嗎?裝的是什麼?都是醉仙樓的招牌菜?”

——那兩個食盒總有個是朕的吧?

心裡想著,頓時愉悅了不少。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節內容下載,最新章節內容已在,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南凰洲東部,隅。

陰霾的天空,片灰黑,透著沉重的壓抑,彷彿有人將墨水潑灑在了宣紙上,墨浸了蒼穹,暈染出雲層。

雲層疊嶂,彼此交融,彌散出道道緋紅色的閃電,伴隨著隆隆的雷聲。

好似神靈低吼,在人間迴盪。

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血色的雨水,帶著悲涼,落下凡塵。

大地朦朧,有座廢墟的城池,在昏紅的血雨裡沉默,毫無生氣。

城內斷壁殘垣,萬物枯敗,隨處可見坍塌的屋舍,以及具具青黑色的屍體、碎肉,彷彿破碎的秋葉,無聲凋零。

往日熙熙攘攘的街頭,如今片蕭瑟。

曾經人來人往的沙土路,此刻再無喧鬨。

隻剩下與碎肉、塵土、紙張混在起的血泥,分不出彼此,觸目驚心。

不遠,輛殘缺的馬車,深陷在泥濘中,滿是哀落,唯有車轅上個被遺棄的兔子玩偶,掛在上麵,隨風飄搖。

白色的絨毛早已浸成了濕紅,充滿了陰森詭異。

渾濁的雙瞳,似乎殘留些怨念,孤零零的望著前方斑駁的石塊。

那裡,趴著道身影。

這是個十三四歲的少年,衣著殘破,滿是汙垢,腰部綁著個破損的皮袋。

少年眯著眼睛,動不動,刺骨的寒從四方透過他破舊的外衣,襲遍全身,漸漸帶走他的體溫。

可即便雨水落在臉上,他眼睛也不眨下,鷹隼般冷冷的盯著遠處。

順著他目光望去,距離他七丈遠的位置,隻枯瘦的禿鷲,正在啃食具野狗的腐屍,時而機警的觀察四周。

似乎在這危險的廢墟中,半點風吹草動,它就會瞬間騰空。

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而少年如獵人樣,耐心的等待機會。

良久之後,機會到來,貪婪的禿鷲終於將它的頭,完全冇入野狗的腹腔內。

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第29章

朕聽得見,朕冇聾,你給你皇伯伯留點臉麵吧免費閱讀.https://.8.o-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最新章節,團寵郡主小暖寶漫畫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