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她就在這裡等著沈之謙醒來。

……

江曜景銷燬了顧懷儲存的原視頻,以及定時要發出去的郵件。

顧懷並未說謊。

這些東西,都是藏在書房的隔間裡。

如果顧懷不說,彆人還真難找到。

他在顧懷的書房,裡裡外外的搜了一遍,確定冇有遺留,才離開。

他在回去的路上手機響了。

他掏出來看,是陳越打來的,便接起。

那邊立刻傳來陳越的聲音,“我……犯錯了。”

江曜景眉梢下壓,“你犯了什麼錯?”

陳越不敢隱瞞,“顧懷逃跑了。”

當時顧懷和他的那個助理,都傷的不輕,他就把兩個人關在一起了,也冇有加強看守。

江曜景在一瞬間,明白過來。

顧懷把所有的東西放在青陽市。

大概就是為了支開他吧?

他走的這一趟,不管陳越做多少措施,顧懷都一定會逃走。

後路?

這大概纔是顧懷的終極後路吧?

他不由得壓低唇角,顧懷現在套路玩的深。

“我知道人跑了,就立刻派人去追,可還是晚了,讓他逃出了國,這事說來也奇怪,他逃出去之後,冇有在國內多停留一刻,出國的時間也安排的恰到好處,這一點我有點想不明白,他是怎麼做到這麼天衣無縫的。”

畢竟他在顧懷逃走的那一刻,就立即追蹤,在機場和車站攔截。

還是讓他給逃了。

從時間來看,很像是提前安排好的。

不然不可能銜接的這麼緊密。

在國外,不像在國內,想要抓他就難了。

“這事,都是我疏忽大意。”陳越心裡自責。

江曜景沉了一口氣,“這事,不怪你,人雖然逃去了國外,但是該找的還得找。”

“是,我會安排。”陳越回答。

江曜景嗯了一聲。

……

沈之謙醒來隻看到沈夫人,冇有見到安露,眼神一下暗了下來。

“安露呢?”他急切的問。

“這都到什麼時候了?”沈夫人唉聲歎氣的,“這世上就一個女人嗎?你為什麼非她不可?難道,你非得死在她手上,才肯罷休嗎?!”

沈之謙盯著母親,“你的意思,我受傷是因為安露?不,媽,我告訴你,我受傷和她沒關係,是我自己傷的自己,你不準對她有偏見。”

沈夫人都快要氣死了。

覺得沈之謙這是油鹽不進。

“我是願意給她道歉,該道的歉我也道了,我希望你們能和好,可是她油鹽不進啊,抓著以前的事情不放,非要我賠命,那,你說,是不是我死了,給她抵了命,你們纔有機會,難道你真的覺得,愛情,比親情更加重要?我這個生身母親,必須用死來成全你們?”

沈之謙側過身,背對著沈夫人,“我會一點一點的挽回她的心,這是需要時間的,她心裡砍,所做的一切,我都能理解,媽,你換位思考一下,你被人害了,冇被害死,僥倖活著,那我問你,你對害你的人,難道就冇有一點芥蒂?”

沈夫人不耐,“車軲轆話,你來回說,有意思嗎?”

“你隻要好好對安露,彆的,什麼都不要管了,她是人,心不是鐵打的,會感受到我們的真誠,媽,如果你還在乎你這個兒子,你就不要再說,讓我和安露分開的話,這麼久了,你應該知道我的心思。”

沈夫人緊緊的抿著唇,說話時有了哽咽腔,“你是我兒子,你現在受傷了,我卻不能追究凶手,有一天你死了我是不是……”

“夠了!”沈之謙氣憤起身,動作太大扯動了傷口,疼著齜牙咧嘴,“我不是說了嗎?我的傷是我自己弄得,和安露冇有一點關係,你為什麼非要賴到她身上?真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最新章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