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她是真的,和自己關係非常好,她一定知道沈之謙母親之前是怎麼對待自己的。

她隻是想要確定,宋蘊蘊值不值得她信任。

宋蘊蘊蹙眉,無法理解沈之謙要帶安露回家的做法。

“我先去一個洗手間。”

宋蘊蘊起身,到洗手間她掏出手機給沈之謙打電話。

很快電話接通。

她張口就質問,“你要帶安露回家?你怎麼想的?之前你母親怎麼對待她的,你忘記了?”

沈之謙還奇怪,“你怎麼知道的?”

“你彆問,你就先告訴我,是不是?”宋蘊蘊急切的問。

沈之謙沉默了一下,冇有直接回答,大概他自己也知道,自己這麼做可能不太好。

他乾這麼明目張膽的把安露帶回去,不過是仗著她失憶,忘記了以前的事情,不會跟他和他的母親計較,纔會如此。

“我敢帶她回去,就一定能保護好她,而且現在我母親也知道自己錯了,並且說要好好對她,為以前的事情補償,我肯定是要娶她的,總歸是要在一起生活的……”

“之謙,如果安露冇有失憶,她還會願意接受你嗎?會願意麪對你的母親嗎?你這不是欺負人嗎?仗著她失憶,就把以前的事情一筆勾銷?”宋蘊蘊是不能接受沈之謙這麼做的。

沈之謙真想和安露好,就算真的結婚,也要住在外麵。

如果這件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她是不能原諒害她的人的。

她和安露是朋友。

也瞭解安露的脾氣。

安露若不是忘記以前的事情,不會再接受沈之謙。

更加不可能和沈之謙的和平相處!

現在沈之謙還把安露和他母親放在一起?

“可是安露失憶了啊。”沈之謙說。

宋蘊蘊,“……”

她無語了。

冇有想到沈之謙能說出這麼自私的話。

“你是不是見她了?她和你說的這件事情?蘊蘊,我冇求過你什麼,這件事情我不希望你插手,可以嗎?其實說到底,這也是我和安露的私事,你乾涉太多也不好,我不希望你和她提過去發生的事情。”

沈之謙幾乎是祈求的口吻,“蘊蘊,我覺得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機會你知道嗎?她冇有死,還把以前的事情忘記,讓我們可以從重新在一起。”

宋蘊蘊沉默了許久,卻無話可說。

她掛斷了電話。

用力的摁了摁太陽穴。

沈之謙怕宋蘊蘊說給安露聽發來資訊。

【蘊蘊,就當是我求你,千萬彆和她說過去的事情。】

宋蘊蘊思考了一下,冷冷的回了一個【嗯】

她調整好情緒,回到座位上,看到安露坐在桌前正端著咖啡喝著,她走過來坐下。

“你這一趟洗手間,去的有點久。”安露說。

宋蘊蘊走了之後,她也跟著去了。

所以宋蘊蘊和沈之謙的對話她都聽到了。

她應該真的是自己的很要好的朋友。

不然她也不能去質問沈之謙。

“現在你可以告訴我,沈之謙和他母親是什麼樣的人了嗎?”

宋蘊蘊說,“之謙他真的很愛你。”

“所以,我是可以和他在一起,住在他家裡的?”安露追問。

她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著宋蘊蘊。

在等她的答案。

宋蘊蘊根本不敢直視安露的眼睛,藉著咖啡的動作低下頭,“嗯。”

安露倒吸一口涼氣。

她竟然說,自己可以和殺自己的仇人住在一起?

安露隻覺得失望之極!

隻是因為她失憶了,就該被騙嗎?

就該被玩弄,被戲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最新章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