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懷眼睛一瞪,死死的盯著陳越。

把自己的不滿,展現淋漓儘致。

兩人就這麼對峙上。

劍拔弩張!

看樣子,隨時會打起來。

宋蘊蘊靠近江曜景小聲說,“現在,帶回我們的孩子重要,至於這筆賬,可以日後算。”

她這是想要息事寧人。

但是不得不說。

這是明智的選擇。

讓顧懷魚死網破。

對他們冇好處。

畢竟還在顧懷手裡,不得不顧及。

陳越平時也不是不穩重的人,隻是覺得顧懷過於不要臉!

他明明知道宋蘊蘊和江曜景已經結婚了,還有了孩子,他偏想要插一腳,人家拒絕了,他還懷恨在心。

這是什麼道理?

“陳越。”

江曜景叫住他,“你過來。”

陳越退下。

顧懷得意了。

但是依舊死咬著讓宋蘊蘊道歉不放。

宋蘊蘊能屈能伸,“我向你道歉。”

顧懷內心依舊覺得不滿,可是看到她懷中自己的孩子,勉強接受了。

還是帶著氣走的。

他把宋蘊蘊的孩子一直放在青陽市,一家附屬婦幼院裡。

這家醫院起初建立之時,顧家投資的。

所以他把孩子放在這裡麵照顧,一不怕裡麵的人不儘心,二不怕泄露。

就連他的新婚妻子,都不知道他在這裡養了一個孩子。

走廊裡的燈,泛著白灼灼的光。

越走越往裡,宋蘊蘊的心也變得愈發激動。

腳步有些亂。

江曜景握住她的手。

他的掌心寬厚,溫暖又讓人有安全感。

漸漸的宋蘊蘊的心情也平靜下來。

很快顧懷推開一扇門。

裡麵有負責照顧的護士。

看到來人護士立刻說道,“小寶寶身體恢複的不錯……”

護士的話說了一半,看到後麵有人,收了一聲音。

怕自己說錯話,悄悄的退到一旁。

顧懷指著,“哪兒。”

宋蘊蘊把顧懷的孩子遞給了那個護士,短暫遲疑就朝著保溫箱大步奔去。

她看著裡麵的小嬰兒,他模樣小小的看不出長得像誰,皮膚泛著紅,他閉著眼睛睡的正熟,宋蘊蘊隻覺得眼睛漲的發疼,心口悶的喘不過來氣!

她用力的摁著,試圖讓自己呼吸順暢些。

江曜景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

宋蘊蘊又哭又笑,悲喜交加。

心情複雜的厲害!

……

李雨和安露父親的堅定結果出來了。

沈之謙獨自一個人坐在房間裡。

盯著那張鑒定書。

目不轉睛!

李雨是——安露。

隻是她。

隻是她不認識自己,倒是是因為什麼呢?

是故意的。

還是真的失去了記憶?

這恐怕隻有那家開民宿的夫妻兩個知道了。

他收起鑒定書。

打起精神出了門。

既然確定是她。

他就不能不去找她,不去弄清楚她是怎麼流落到那一家的。

他這個時間來。

李雨已經去上班了。

家裡隻有一對夫婦。

那位婦人還是很客氣的,對沈之謙的印象不錯。

主要大概是因為他大方吧。

他付了一個月的房錢,人走了,也冇要推薦。

本來還心有不安。

這會兒又過來,便問,“你還是會繼續住的吧?”

這樣他們的錢,才收的安心。

沈之謙冇有回答,那些房錢在他眼裡不算什麼。

他直奔主題。

“李雨,是你們的親生女兒?”

婦人一怔,迴應道,“是啊。”

“你在說謊。”

沈之謙戳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最新章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