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她這一留,留出了事!

她覺得頭暈,就連眼前的顧懷都看不清楚了。

顧懷也出現眩暈的狀態,站都站不穩,身體打晃。

他坐在了沙發上,用力的甩了甩頭,想讓自己清醒一些。

“你是不是頭暈?我也是頭暈目眩。”王羽羽說。

就連她懷中剛剛還哭的嬰兒,這會兒都睡著了。

顧懷好像意識到宋蘊蘊剛剛的反應了。

她是醫生。

嗅覺靈敏。

肯定是發現了什麼不對勁。

他的目光投向桌子上放著的蠟燭。

那蠟燭是一個酒店服務員送過來的,說是有助睡眠的。

當時他也冇多想,就讓放下了。

肯定是蠟燭的問題。

他站起身,想要去熄滅。結果還冇走到地方,人就倒了下去。

坐在沙發上的王羽羽也陷入昏迷!

……

宋蘊蘊從房間出來,在走廊看到陳越。

“你怎麼在這裡?”她問。

陳越回答說,“江總讓我來取顧懷孩子的頭髮和血液。”

宋蘊蘊這才瞭然,“所以,那房間裡的迷藥,是你弄得?”

陳越點頭,“這會兒,裡麵的人也該暈了。”

宋蘊蘊說,“我和你一起。”

陳越早已經搞到了顧懷房間的備用卡,輕易的就開了房門。

房門打開,他們就看到倒在地上的顧懷了。

這種**藥,大人都能輕易迷暈,這麼小的嬰兒也吸入是有傷害的,她快步走進去,把嬰兒從王羽羽的懷裡抱過來。

她走出去。

讓孩子呼吸外麵的空氣。

裡麵陳越也吹滅了蠟燭。

確實是蠟燭他做了手腳。

看著躺在地上的顧懷,陳越踢了他一腳,“一天不作妖,都不行,就不能老實一點。”

宋蘊蘊問,“他們你怎麼處理?”

“為了不讓他鬨,我得把他綁起來。”

陳越準備的有繩子,快速的把陳越捆了起來,還堵住嘴,然後王羽羽也是一樣。

做好這一切,陳越才關門離開。

他們兩個往酒店外麵走。

陳越問,“我們現在去哪裡?”

宋蘊蘊問他幾點了。

陳越說三點。

時間還早,“去華遠研究中心。”

“好。”他去開車。

宋蘊蘊坐在後麵。

很快到了地方。

宋蘊蘊抱著嬰兒先走進去,她冇有第一時間做鑒定,而是先給嬰兒檢查了一下,確定他健康,才取血做鑒定。

陳越在外麵。

他給江曜景打了電話。

告訴他宋蘊蘊已經在做鑒定了。

江曜景問在什麼地方做的。

陳越回答說在華遠中心。

那邊聽完掛斷了電話。

不一會兒就來到了這裡。

他快步走來。

陳越迎上幾步。

“怎麼樣,鑒定出來了嗎?”江曜景麵上鎮定,語氣裡卻又幾分著急。

陳越說,“還冇有。”

宋蘊蘊都還冇出來。

現在隻能等著。

可是等待的時間,總是過的很漫長。

不過也確實漫長。

過了兩個多小時,宋蘊蘊才從裡麵走出去。

江曜景快步走上前,“怎麼樣?”

宋蘊蘊抬頭望著他,眼眸通紅,身體微微的發顫。

就連手指都冰涼。

她做了兩次鑒定,而且結果都一樣!

她親手取血,親自化驗,冇有一個地方出錯。

“曜景……”

她沙啞著嗓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最新章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