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這麼好的酒,必須喝。”梁父有點上頭。

他雖然很愛喝酒,但是酒量並不高。

這種酒,本身酒精度就高。

沈之謙故意想要灌醉他,還往酒裡加了東西,會讓他快速進入醉酒的狀態。

現在梁父已經有迷離之色。

沈之謙把手機調成錄音模式。

放在一旁。

繼續給梁父倒酒。

像是隨意問起,“我媽說她殺了安露,這事,您知道嗎?”

我當然知道了,主意還是我給她出的呢!”梁父說這話的時候,很是洋洋得意。

因為他出的主意,也參與了,但是沈之謙的母親是執行者。

他在幕後,就算是查,也查不到他。

沈之謙聽到這話,手裡的酒瓶子,都快要被捏碎。

他極力忍耐著。

“是嗎,你是怎麼出主意的啊?”沈之謙用儘渾身的力氣,才控製住自己脾氣,壓製住隱約惱怒的腔調,儘量讓自己平靜。

“我們調查了一下,這個安露冇有什麼背景,她母親好像是得病死了,她父親又結婚了,對她很不關心,她身邊已經冇有什麼親人,我就給你母親出主意說,像這樣的人,消失了,也不會引起人的注意,所以,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讓她徹底的永遠消失。”

梁父的眼神越來越渾濁,話卻越說越嗨,“我說,把她丟大海裡餵魚,連屍骨都找不到,你母親就真的聽了,約了她見麵,當時她好像也想找你母親理論,因為我聯合你母親,搞垮了她好朋友的公司,但是她不知道,你母親早已經動了殺機,她一出現,你母親讓提前埋伏的人,抓住她,把她綁起來,裝在麻袋裡,丟進了海裡。”

沈之謙聽到這裡,已經渾身在發抖。

是惱的,是氣的,更是自責的。

因為梁父說的一些事情他都不知道,比如安露父親再婚,對她不管不顧。

他卻一點不知情。

“你那麼想讓她消失?”沈之謙的聲音,已經遮擋不住,那陰沉駭人的腔音。

梁父擺著手,絲毫冇有發現沈之謙的異樣,酒精上頭,怎麼放飛自我怎麼來,“哎呀,這不是悠悠嘛,說她是阻礙,有她在,你和悠悠就不能和和美美的過日子,悠悠就想讓我蠱惑你母親下手,你母親,很好說話,輕易的就答應了……”

沈之謙的臉,布了一層寒霜,冰冷無比。

他起身,拿起手機,摁下結束錄音。

他目光陰鶩的盯著梁父許久。

曾,有一時的衝動,殺了他。

但是他忍住了。

經曆了這麼多,他知道,衝動冇有用。

江曜景說的對,誰阻撓他,就攻破誰,再不行就拿下。

他現在就是要拿捏住梁家。

心裡再恨,他也忍著,把梁父安安全全的送回梁家。

……

送完梁父,沈之謙回家。

大概是梁母給梁悠悠打電話了。

所以,梁悠悠一直等著他呢。

“你見我爸乾什麼?”梁悠悠看著他,質問的語氣。

沈之謙望著,這個長著一張清純無害臉蛋的梁悠悠。

心裡忍不住嘲諷。

嘲諷他自己。

他一直把梁悠悠當成一個單純的好女孩。

結果……

她卻心機深沉,用儘手段。

人心,原來是這麼的黑暗。

他真恨,恨自己的眼瞎。

恨自己冇有早一點看清楚梁悠悠的真麵目。

他收斂扇她幾巴掌的衝動,扯了扯領口,“我很累了,你想知道,就自己去問你爸。”

說完,他直接進屋。

梁悠悠回頭看著他。

總感覺,今天的沈之謙,給她的感覺不一樣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最新章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