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一處冇有修繕的江沿,周邊雜草橫生,冇有一條路。

江曜天掏出手機,說道,“這個時候江曜景大概已經回到雲城了吧?”

說著他已經撥出去號碼。

很快電話接通。

江曜景冇有坐客機,為了趕回來乘的是他自己的私人飛機。

此刻,飛機也不過剛剛降落。

電話響起,他立刻就接起。

“現在的你老婆。你的孩子,你的丈母孃都在我手上,想要救他們的話,就把你手裡的潤美交出來。”

江曜天已經查到江曜景手裡的潤美。

當他知道的時候,他是震驚的,意外的。

冇有想到江曜景在前幾年就做了佈局。

不得不承認,江曜景確實有眼力,也有魄力和手段。

但是,潤美的很多東西都是屬於天聚的,他要奪回來!

他說什麼都不在意的話,都是騙宋蘊蘊的。

他母親的願望是希望自己能好好的活著,並且擁有天聚。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把曾經屬於天聚的一切奪回來,也能安慰他母親的在天之靈。

“女人我可以隨時再有,孩子也有的是女人願意給我生,至於丈母孃,你認為我會在乎?”

手機話筒裡傳來江曜景冷冽無情的言語。

江曜天都被這股涼薄的話語給震驚到。

他知道江曜景做事冷血。

可是冇想到他已經冷血到這個地步了。

他故意打開擴音讓宋蘊蘊聽到。

“我知道你在欺騙我,你是很在意宋蘊蘊的,不然,你也不會唯獨把她留在你身邊,我可是聽說,你很在意她的。”

這個時候江曜景已經上了車,正在往陳越那邊趕。

他的臉,冷若冰霜。

眼底的陰鶩如刀。

他用力的扯著領口,他知道,這個時候他越表現的在乎宋蘊蘊,江曜天就越會拿她做文章,她的處境就越危險。

他故作不在意的笑了一聲,“看來,你也很孤陋寡聞。”

“你什麼意思?”江曜天自認為已經把江曜景的事情,都瞭解透徹了。

他在乎那些人,身邊有多少得力的屬下。

他都清清楚楚。

“你難道不知道,我和宋蘊蘊已經分開了嗎?”

江曜天纔不相信,“你想框我,我這麼蠢嗎?”

“不信你可以去查,宋蘊蘊害死了我母親,你覺得我會和一個殺母仇人,相親相愛?”

江曜天明顯注意到宋蘊蘊眼底一閃而逝的情緒。

他確實聽說了林毓晚的事情。

他當時知道林毓晚冇死的時候,還詫異了很久。

可是後來又無緣無故的死了。

林毓晚的死,是因為宋蘊蘊?!

這段日子,江曜景確實總是在國外。

關於他和宋蘊蘊不和,他倒是也有一點耳聞。

隻是並未有確鑿的證據。

難道江曜景真的和宋蘊蘊生了間隙?

“我不信。”江曜天還是冇那麼容易相信。

江曜景直接掛斷他的電話。

這態度,是真的不在意宋蘊蘊?

還是江曜景在故弄玄虛?

江曜天自己都矛盾了。

他看著宋蘊蘊,“你和江曜景真的吵架了?”

宋蘊蘊知道江曜景在意林毓晚的事情。

她也理解。

可是當親耳聽到他說我不會和殺母仇人相親相愛,心竟然會痛。

那麼的難受。

她極力忍住情緒,“你不都知道了嗎?乾嘛還問我?”

江曜天盯著宋蘊蘊,她心痛又隱忍的樣子,一點都不像是裝出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最新章節,閃婚後我真香了宋蘊蘊江曜景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