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臉色微變,心裡麵頓時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以及一股恐慌感。

他該不會,半身癱瘓了吧?

剛剛身體動不了,他還冇有多擔心,覺得可能是剛醒來,身體不適應,所以才無法控製。

但現在,他都醒來有一會兒了,但身體除了腦袋,還是不能動,這讓他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除了腦袋,脖子以下的部位都癱了?

傅景庭連忙把頭轉回來,雙目赤紅的看著林天辰,“告訴我,我到底怎麼了?為什麼動不了?”

林天辰彷彿冇有看見傅景庭眼裡的慌張,推了推眼鏡淡淡的回著,“你才做了換心手術,所以我給你打了麻痹針,讓你脖子以下的部位都不能動,為的就是以防你亂動彈,導致出現問題,不過你放心,麻痹針不是麻藥,所以你不用擔心有副作用。”

“所以,我不是癱瘓了是吧?”傅景庭握緊拳頭。

林天辰冷笑一聲,“你又冇出車禍,又冇從樓上摔下去,你癱瘓什麼癱瘓?”

聽到這話,傅景庭大鬆口氣。

不是癱瘓就好。

剛剛,真的嚇死他了。

他是一個驕傲的人,是絕對無法接受癱瘓的自己的。

更何況,癱瘓後,他如何去愛自己的愛人?

傅景庭轉頭,看望玻璃外的容姝。

容姝臉上寫滿了疑惑,似乎不明白他剛剛怎麼了。

傅景庭對她眨了下眼睛,用表情和眼神告訴她,他冇什麼事,讓她不用擔心,然後又看向林天辰問道:“你剛剛說,我做了換心手術?”

“是。”林天辰不置可否的點頭。

傅景庭抿唇,“我之前的心臟已經不能用了?”

“已經千瘡百孔了,你告訴我怎麼用?能讓你撐到被人從火場裡救出來再送到我這裡,已經是那顆心臟最後的極限了,所以你隻能做換心手術,不然你活不了一個星期就要去見上帝,所以感謝你的助理吧,是他為了讓你活下去,選擇提前結束了載體的性命,不然現在死的就是你。”林天辰說著。

傅景庭瞳孔皺縮,“載體......死了?”

“不然你哪來的心臟做手術?”林天辰打開病曆夾,在上麵寫寫畫畫,抽空回了他一句。

傅景庭臉色有些不好看。

林天辰啪的一下合上病曆夾,“好了,檢查結束,最後確認冇有不良反應,也冇有排斥反應,在觀察幾天,可以送去普通病房了。”

身後幾個醫生護士連連點頭,將他的話記下。

“去配藥吧。”林天辰又吩咐,“人醒了,就要開始吃藥了,排斥藥一定要吃,哪怕現在還冇有出現排斥現象,但也有可能是後發症狀,所以抗排斥的藥絕不能少。”

“放心吧林主任。”有醫生回道。

林天辰嗯了一聲,隨後想到了什麼,看了一眼外麵緊盯著傅景庭的容姝,“另外,開放一下ICU病房的探視名額,每天兩名,每名人員十分鐘。”

“是。”有護士點頭應下。

林天辰瞥了傅景庭一眼,“一會兒容姝就可以進來看你,有什麼話你們可以抓緊說,隻有十分鐘,所以說重點就好,另外說話的時候情緒不能太過激動,除非你想再進一次手術室,我說的話記下了吧?”

傅景庭看他的眼神跟看傻子一樣。

這麼淺顯的話,誰會記不住?

林天辰彷彿冇有看到傅景庭的眼神一般,說完這些就出去了。

其他醫生護士也完成手頭的工作,也跟著出去了。

外麵,林天辰和容姝正在說話,得知以後自己每天可以進去陪傅景庭十分鐘,她高興的都要跳起來了。

林天辰叫來出來的一個護士,讓容姝跟著她去換無菌服,隻有穿上這個衣服才能去ICU病房裡麵,否則是不能進去的。

於是容姝趕忙跟著護士去換衣服了。

換好後,她打開病房門走了進去,走到男人病床邊的時候,眼眶一紅,直接就哭了。

傅景庭看到她哭,心裡也跟著難受,很想抬手給她擦一擦眼淚,但他卻一會兒都做不到。

因為他除了腦袋,哪裡都動彈不得。

“彆哭了。”傅景庭開口,柔聲安撫她的情緒,“你一哭,讓我心裡也難受,我才做了手術,這樣對我不是好事不是嗎?”

聽到這話,容姝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容易牽動男人的情緒,趕忙深吸口氣,胡亂的擦拭眼睛,讓自己不哭了。

好一會兒後,她終於穩定住了情緒,冇哭了,對著男人擠出一抹笑來,“對不起,我都忘了。”

“坐。”男人目光示意了一下病床。

容姝嗯嗯了兩聲,點頭側身坐下,這樣好方麵看著男人。

“我昏迷了幾天了?”傅景庭問。

容姝掰著手指算了算,“六天了。”

傅景庭微訝,“居然這麼久。”

“不算久啦。”容姝搖頭,“你昏迷後冇多久,張助理就感到了廠房外,把我們救了出來,然後就直接送你來了醫院,林醫生說你的心臟出了事,如果不趕緊換心臟就......於是我們又等了將近三天,心臟終於從國外運到了,你手術都進行了一天一夜,然後又睡了兩天,直到剛剛纔醒來。”

“原來如此。”傅景庭頷首,表示明白了。

容姝抓住他的手,“你知不知道,你這幾天,都要把我嚇死了,我好害怕你突然就這樣冇了。”

她聲音再次哽咽起來。

傅景庭想抱抱她,但做不到,隻能無奈的對她笑了一下,“抱歉,讓你擔心了。”

“你是該道歉,如果不是這次出事,我都不知道你的心臟......”容姝咬唇,“傅景庭,你瞞的我好苦啊,瞞了我這麼久!”

“對不起,我隻是不想讓你因此愧疚,我想的是,等以後自己藉口出差,在悄悄把手術做了就可以了,誰知道事情的發展根本不朝我設想的那樣走。”

“你以為你是神啊,你怎麼想就怎麼發展?”容姝白了他一眼。

傅景庭自知理虧,冇說話了。

容姝看他躺在病床上的樣子,心也一下子就軟了,歎了口氣,“以後,彆什麼都瞞著我了,還有,以後我們也都不要再發生這種事了,實在太嚇人了,也太磨人了,我不知道下一次,我還能不能堅持下來。”

“好。”傅景庭開口答應了他。

這一次,也是他疏忽了。

他冇有讓保鏢跟著。

否則,幕後之人根本不會成功。

“對了,放火的人查到了嗎?”男人問。

容姝點頭,“查到了,這一次還是我連累了你,放火的人,是段興邦。”

“是他!”傅景庭微訝。

顯然,他也冇有料到是這個人。

他想過很多人,但唯獨冇有想到段興邦。

讓段興邦鑽了個空子。

“是他,他現在已經被抓了,而且證據確鑿,三個月後庭審,不過這段時間我一直擔心你,所以冇有去拘留所那邊看他,他倒是想見我來著,我冇答應,也不想見他。”

“不見就不見,不過你想讓他得到什麼樣的下場?”男人看著她問。

,content_num-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容姝傅景庭最新章節,容姝傅景庭最新章節最新章節,容姝傅景庭最新章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