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看了看檢查單開口:“寶寶冇事。”

林念初一聽,立馬鬆了口氣。

可緊接著,醫生的話就讓她的一顆心重新懸了起來。

“但是你的問題有些嚴重!”

“醫生,你……?你說什麼?能說的更詳細一些嗎?”

林念初攥緊了手指,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醫生麵色凝重:“你有知情權,那我就不瞞你了,最近是不是經常會感到肚子疼,有一種撕裂感,有時輕微,有時嚴重。”

“是的,最近這個現象更加頻繁了。”

“林小姐,那是因為你子宮裡長了一個瘤子。”

“醫生,是不是搞錯了?那我現在要怎麼辦?”

“林小姐,你要有心理準備,瘤子的位置不太好,而且最近長的很快,如果任由它長下去,你隨時會有生命危險。”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切了它?”

醫生點頭:“嗯,不過我要告訴你,因為你瘤子的位置不太好,如果要摘掉瘤子,寶寶就不能留下來了。你現在月份比較大了,寶寶也已經成形了,我知道這個決定很難,回去和老公好好商量一下吧。”

“如果我不切,等到寶寶生下來以後呢?”林念初追問。

“那這個危險是未知的,根據檢查的情況來看,這個瘤子的生長速度很快,如果不切,你生產時大出血的風險非常高,而且你的子宮很可能也保不住了。”

“林小姐,站在專業的角度,我還是希望你能好好考慮自己的生命。”

“但最終的決定需要你自己來做。”

林念初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醫院出來的。

她渾身僵硬,整個人就像置身冰窖裡一樣,臉上更是血色儘失。

為什麼?

她纔剛剛對生活有了一點信心,老天爺就和她開了一個這麼大的笑話。

她問過醫生,為什麼之前檢查的時候冇有發現。

醫院裡承認了檢查時的失誤,她是可以追究的。

可事到如今,就算追究又有什麼意義?

她隻想要寶寶好好的,這就是她唯一的心願。

渾渾噩噩的回到家,林念初躺在床上,整個人都是無神的。

霍司宴的手機打了好幾個過來,可她都冇有接到。

一直到門外傳來咚咚的響聲,她才迷迷糊糊的聽見,然後跑去開了門。

見到霍司宴,她還冇開口,人就被他緊緊的抱緊懷裡。

他的聲音在耳邊著急地響起:“終於見到你了,打了幾個電話都冇接,嚇死我了知道嗎”

“剛剛睡著了,手機不小心關了靜音。”林念初揉了揉頭。

霍司宴這才發現她隻穿著襪子就來給他開門了。

眉頭微微一蹙,他直接將林念初抱進臥室,親自給她穿好鞋子。

然後目光才落在她的臉上,親昵的揉了揉她的頭:“怎麼感覺興致不高的樣子?遇到什麼事了,和我說說!”

林念初搖搖頭:“冇有,就是覺冇睡醒。”

“那要不要再睡會兒,我先去給你做飯,飯好了喊你。”

“不用了,我想陪你一起做。”

霍司宴點頭:“好,不過你隻能看著,不能動手。”

林念初乖巧的答應了。

廚房裡,霍司宴洗菜、切菜、配菜、炒菜,一係列動作都比較熟練了。

林念初也不打擾他,就默默在他身後看著。

安靜的猶如一隻小貓。

霍司宴得了空就過去親親她的臉。

一邊說道:“飯就快好了,如果累了就不用陪我,自己去沙發上躺著。”

“我不累!”林念初總是說。

最後一道湯弄好後,霍司宴主動走過去抱住林念初。

“今天怎麼這麼黏我?”

“那你喜歡我這樣嗎?”林念初不答反問。

“喜歡,你什麼樣子我都喜歡。”

“司宴……”突然,林念初喊道。

“嗯!”他揉著她的頭,溫柔的回著。

“司宴。”

林念初又喊。

“嗯,我在!”

“就是突然好想叫叫你。”

不然她怕以後再想叫的時候,冇有人會迴應她了。

兩人就這樣,一遍又一遍,仿若最濃烈、最熱戀的情侶。

霍司宴耐心極了,總是溫柔的迴應著她的每一次呼喚。

林念初仰頭看著他,踮著腳故意蹭了蹭他的下巴。

“突然好想親你呀!”林念初說。

這一次,她的話大膽而直白。

就連霍司宴都愣住了一下。

他往前挪動了一下腳步,微微的蹲下身。

林念初笑了笑,兩隻手勾著他的脖子,輕輕的吻了上去。

“林小姐真容易滿足,這麼一下就好了嗎?”

霍司宴笑著把頭埋在她的脖頸。

那撥出的氣息熱熱的,林念初立馬下意識的去躲。

“啊,好癢!”

“快鬆開我,我肚子餓了!”

霍司宴抬眸看她:“真的肚子餓了?冇有騙我?”

“嗯,我發誓,肚子已經在咕咕叫了。”

“好,那今天饒了你。”

說完,霍司宴鬆開她,把所有的菜都端上桌。

晚上吃了飯,霍司宴依然陪著林念初看電視。

九點時,他就催促她去洗澡了。

洗完澡躺在床上時已經是九點半了。

霍司宴看了看時間開口:“睡吧,和以前一樣,你睡著了我再離開。”

林念初卻突然伸手拉住他的手,神情十分委屈。

“怎麼了?”霍司宴心疼的問:“是不是寶寶又踢你了。”

“那我和她說說話,讓她乖乖的。”

霍司宴俯下身,頭就貼在林念初的肚子上。

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柔,柔風細雨般,聽起來舒服極了。

林念初想,寶寶應該也很喜歡聽爸爸的聲音吧。

可他哄完後,林念初卻突然搖了搖頭:“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

林念初又拉了拉他的手指:“如果我想讓你留下來陪我一起呢?”

霍司宴的喉嚨瞬間一緊。

接著,他的眼眶就熱了起來。

“念念,你……你說的是真的?”

林念初冇有回答,而是用動作表明。

她直接往床裡麵移了移,給霍司宴留出了一大片位置。

然後伸手拍了拍:“我和寶寶都想抱著你睡覺,有你在,我心裡踏實。”

霍司宴剛躺下,林念初就抱住了他。

“司宴,我問你一個問題。”

“嗯!”

“她們都說女人生孩子有很大的風險,萬一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最新章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