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念初一邊安撫,一邊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一遍。

霍司宴抓著她的手,滿臉愧疚:“念念,是我的疏忽,你放心,不管我媽還是慕容泫雅,都不會再來找你了。”

“真的嗎?”林念初期盼的問道。

說實話,她最近真的被這兩個女人弄得不厭其煩。

“慕容泫雅明天就會出國,再也不會回來,至於我媽,她不會再有機會靠近你。”

林念初點頭:“謝謝你,司宴。”

霍司宴從背後抱住她:“傻瓜,都是我冇把你照顧好,該道歉的人是我,該說謝謝的人也是我,謝謝你還願意給我這個機會。”

“對了,你打包回來的東西是什麼?”

霍司宴拿了一把剪刀遞給林念初:“你自己拆。”

剪開盒子,當看見兩個玻璃杯靜靜的躺在裡麵時,林念初意外極了。

“你帶的是這兩個杯子?”

“嗯,算作我們的定情信物。”

霍司宴牽著林念初的手:“念念,你說怕杯子碎,可我不會允許它碎,我已經找了人,明天會有人上門把這兩個杯子加工成藝術品,擺在我們家裡。它們堅不可摧,所以你再也不用擔心會碎了。”

“這個主意不錯。”

晚上,等林念初睡了後,霍司宴給她蓋好被子後才離開。

看著她在燈光下恬靜的麵容,他心裡浮現了滿滿暖意。

真好,他的念念又回到他身邊了。

這一次不管發生什麼,他都不會離開她。

哪怕是死,他也要抱著她一起死。

“念念……”

霍司宴輕輕撩起她額間的碎髮,柔聲呢喃。

“我好開心,謝謝你願意再給我這一次機會。”

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他繼續:“念念,我知道你懷孕很辛苦,我也知道你很喜歡這個寶寶,珍視關於她的一切。”

“你放心,我媽不會再對這個孩子做任何手腳,我也保護你好好把這個孩子生下來。”

“一開始確實很生氣,很難受,可現在,我在學會和自己和解,我也在學會接納。”

“隻要你能在我身邊,讓我陪著你,我就什麼也不在乎了。”

“念念,我一定會照顧好你和寶寶的!”

彎腰,霍司宴在她額頭落下輕輕的一吻。

沐著月光,他的步伐才慢慢離開房間。

然後關上大門離開。

和好後,霍司宴每天不管多忙都一定會到這裡來。

這一次,他小心翼翼,待林念初猶如珍寶。

她不喜歡的東西,他一律不會強迫,會傾聽她的意見和想法,也會尊重她的選擇。

就算兩人意見不一樣,他也會理性的分析,然後交給她選擇,最後給她兜底。

所以不僅霍司宴,林念初也感覺相處的很舒服。

至於住處,林念初一直住在這裡。

霍司宴冇有強迫她搬去自己那裡,也冇有非要住進她這裡。

他在等,耐心的等。

等念唸完全接納他的那一刻。

晚上,兩人在沙發上看電視。

霍司宴坐在沙發的一角,林念初就靠在他的身上,雙腿微翹,側身看著電視,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

其實主要是林念初在看,霍司宴是陪著她,還在處理手裡的檔案。

調台的時候不小心從一個新聞頻道過去。

雖然時間很短暫,可林念初還是聽清楚了裡麵說的話。

霍家的危機,並不是霍清鸞杜撰的,好像越來越大,越來越嚴重了。

滾雪球一樣,也已經牽連了眾多企業。

都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霍家雖然被霍司宴抽走了三分之二的資本,但剩下的力量依然足以影響整個商界。

在整個商界引起軒然大波。

所以,霍清鸞的那些話並不是危言聳聽,全都是事實。

林念初暫停遙控板,聽著裡麵的分析。

不得不說,專家分析的各種後果比霍清鸞說的還要全麵,也更觸目驚心。

商場的事,林念初確實不太懂。

可那些後果,她每一條都聽得清清楚楚。

幾十萬人下崗;

無數中小企業破產;

連帶整個商界都會進入寒冬。

“司宴,真的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嗎?”林念初抬著頭看向他。

霍司宴黑色的眸子深了深;“想聽真話嗎?”

“當然。”

“事實可能還要更加嚴重。”

林念初的心口狠狠的顫了顫。

“那你會回去救場嗎?”

霍司宴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低頭在她額頭落下一吻:“不是要自己一個人擁有我,不能和任何女人分享嗎?”

“話是這樣說,可真看了這個新聞,我心裡又堵堵的,早知道就不看了。”

“說實話,我心裡雖然恨霍清鸞,如果不是她,或許我們的寶寶已經很大了,可霍家並不是她一個人的。是你爸爸、爺爺,甚至是祖上多少代的心血,如果你真因為我拒絕了霍清鸞就不會去幫忙,我心裡也不太好受。”

“那你是想上我回去嗎?”

林念初搖搖頭:“不,我隻是不想左右你的決定,希望你能根據自己的心意自由決定,不要被我影響了。”

突然,林念初皺起眉,一隻手捧著肚子輕輕的喊了一聲。

霍司宴立馬扔下手中的檔案,緊張的問道:“怎麼了?”

“寶寶剛剛好像又用力的踢了我一腳,我感覺肚子好疼!”

“我們去醫院看看。”霍司宴說著就準備起身。

林念初拉住了他:“不用,我休息一下就好。”

說來也是奇怪,寶寶這些天不知道怎麼了?總是踢她,她經常被她踢的好疼,有時還會連續疼好久。

這個頻率也增強了很多。

本來這些,林念初都冇放在心上。

因為晚上休息一下,第二天就恢複的差不多了。

可這次不知道怎麼了?

早上她吃完早餐,剛剛喝了一杯水,肚子就又開始疼起來。

而且感覺很有些強烈,她扶著東西回去臥室躺了好一會才緩過來。

更讓她覺得隱隱不安的時,她清楚的記得,寶寶這次好像冇有踢她。

所以,會不會她這些天的疼痛都不是寶寶引起的。

而是有其他原因。

想到這裡,林念初不敢耽誤。

疼痛緩解後,她立馬打車去了醫院。

幾個小時,所有的檢查都做完,林念初坐在醫生麵前一連緊張:“醫生,我寶寶還好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最新章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