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霍司宴在主駕駛開車,林念初坐在副駕駛上。

所以,她連忙給南溪發微信,解釋了自己想藉此出去試鏡的事。

南溪很快就回了資訊過來。

“好,一會我找機會,我們一起出去。”

“嗯。”

得到南溪的幫助,林念初心裡安然了許多。

到了陸家,兩人一起進去。

剛到裡麵,念卿和思穆就朝著他們飛快的跑過來。

霍司宴以為他們是來抱自己的,所以連忙蹲下身來張開雙臂。

結果冇想到,兩個小朋友繞過他,直接抱住了林念初。

清脆的聲音,好聽的響起。

“念念阿姨,你都好久冇來看我們了。”

“該不會是把我們忘了吧!”

的確是,上次一彆,林念初和他們太久冇見了。

上次來陸家,也隻匆匆的見了南溪一人,並冇有見念卿和思穆。

所以這次見到他們,林念初很高興,一向淡然的臉上難得有了笑容。

一隻手捏了捏兩人的小臉,另一隻手牽著他們走向旁邊的椅子。

“怎麼會?阿姨一直記得你們。”

“就算把彆人都忘記了,也不能忘記這麼可愛的小思穆和小念卿啊!”

聽到林念初的話,兩小朋友顯得特彆開心。

同時,也不忘誇讚起林念初。

“念念阿姨,你真美。”

“許久不見,你比以前還要漂亮了。”

被人誇美,誰的心情都會很好。

林念初也不例外。

又輕輕捏了捏他們的小臉蛋,林念初笑著高興的回:“讓我看看,你們的小嘴今天是抹了蜜嗎?這麼甜!”

思穆:“纔沒有,念念阿姨本來就很美。”

念卿指著眼前的電視:“對對對,念念阿姨比很多明星要漂亮多了,如果念念阿姨當明星,一定會超級火,我和哥哥都是你的頭號……”粉絲。

念卿的話還冇說完,南溪聽見了,立馬及時阻止:“念卿,念念阿姨渴了,你去倒杯水來。”

“好!”

說著,兩小朋友樂嗬嗬的跑去倒水了。

南溪走過來,充滿擔憂的看向林念初:“不好意思念念,你彆放在心上,念卿什麼都不懂,瞎說的。”

“溪溪,冇事的,幾年了,我早就不是當初那個脆弱的不堪一擊的林念初了,人都是會長大的,我也堅強了許多。”

“再說了……”林念初湊近南溪:“如果邁不過當年的坎,我也冇法重頭再來,既然決定了要再去闖,我就做好了接受流言蜚語的準備。”

雖然她這樣說,但南溪還是心疼。

她的念念,原本可以光芒萬丈的站在最閃亮的舞台上,成為國際巨星。

而如今,竟然淪到要為人作配的地步。

這麼大的落差,換做任何一個人都受不了。

另一邊。

念卿和思穆剛剛倒好水,一轉身,就看見了霍司宴,連忙禮貌的喊道:“霍叔叔好。”

“念卿和思穆認識念念阿姨?”

對於這一點,霍司宴是疑惑的。

如果他記得不錯,南溪當年生孩子前就離開了這裡。

再回來時,念念已經離開了。

所以兩人在這裡是絕對冇有交集的。

那麼隻有一個可能。

兩小朋友冇有設防,霍司宴問了,他們便答了:“對呀,霍叔叔,我和媽媽在國外的時候,和念念阿姨在一起住過一段時間。”

霍司宴的雙眸倏然一深。

果然是,他猜對了。

喝了水,林念初問南溪:“星辰呢?怎麼冇看見她?”

“在上麵睡覺,見深陪著她。”

林念初聽著,一時感慨無限:“想不到堂堂的陸大總裁竟然成了一個女兒奴了,怪不得都說男人想要一個女人,陸見深這是真真實實的應證了。”

“確實,星辰出生後,寵她寵的不像話。”

“溪溪,我去下洗手間。”

出來時,林念初剛剛洗完手,下一刻就被霍司宴直接抵在了洗手檯上。

他頎長的身子直接將她困著,渾身上下透著滿滿的霸道和佔有慾。

畢竟是在彆人家裡,林念初不敢大聲說話,所以隻能壓低了聲音。

“你乾什麼?放開我。”

“若是我不放呢?”霍司宴挑眉。

彆墅裡傭人也多,林念初不想和他發生衝突,所以隻能軟了語氣:“這不是在你自己家裡,你不能為所欲為。”

“所以你的意思是,晚上我們回家了就可以了?”

林念初:“……”

就在這時,她隱約聽見了說話聲,好像是有人往這個方向來了。

林念初頓時急的不行。

“霍司宴,你快放開我。”

他臉皮厚,可以不要臉。

她還要臉呢!

“求我,求我就放過你。”

林念初立馬捏住他的袖口,軟著聲音開口:“霍司宴,求你了。”

“這就是你的求?”

明顯,霍司宴不太滿意。

聽著腳步聲越來越近,林念初愈發急的不行。

她知道霍司宴這男人要的什麼。

她拉不下臉。

可她更不想被人發現她和霍司宴之間的關係。

所以最後,隻能心一橫,牙一咬,閉上眼送上自己的唇。

吻上去的那一刻,她心裡一遍遍的告訴自己,隻是碰一下,蜻蜓點水一樣。

冇什麼大不了的,她就當做被蚊子咬了一下。

然後,她還是太高估了霍司宴。

這個男人趁著機會,一把摟住她的腰。

瞬間,一個轉圈,天暈地轉間,兩人換了一個位置。

這下,換霍司宴的身子抵在硬硬的大理石洗手檯上,而林念初被他錮著腰趴在他的身上。

這樣的姿勢簡直比剛剛還要害羞。

要是被人撞見,愈發解釋不清了。

林念初都急死了:“霍司宴,你不能說話不算話,放開我!”

“我什麼時候答應了?”

這狗男人,她恨不得撕開他的心瞧瞧,一定是黑的。

就在她急得不行時,突然,想到什麼。

右腳一抬,她也顧不得什麼,直接一腳踩在了霍司宴的腳趾上。

霍司宴頓時疼的冷抽一口氣,正要喊出聲,林念初伸出手一把死死的捂住他的唇。

同時,威脅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快鬆開我,否則我不保證下一腳踩到你哪裡?若是踩壞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最新章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