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去的路上,南溪就搜了關於流產的科普視頻。

看到那些內容時,她就已經心驚肉跳了。

整個過程極其殘忍。

晚上睡覺,夢裡開始不停的循環播放著那些恐怖的畫麵。

每一幕,都深深刺痛了她的心。

夢裡,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狠狠掐著她的脖子,在瘋狂的質問她:“南溪,你不是人,你怎麼這麼狠心,你竟然連自己的孩子都殺死。”

“南溪,虎毒不食子,你太殘忍了。”

聽著這些話,南溪驚得虛汗一陣一陣的冒。

不僅額頭,很快,她的衣服全都濕透了。

陸見深猜到她可能是做噩夢了,一邊輕輕推著她,一邊開口喊:“溪溪,溪溪醒醒!”

“老婆,冇事的,我在你身邊,不要怕。”

可不管他怎麼喊都冇有作用,南溪依然閉著眼,腦袋不安的擺動著。

而且她臉上全都是害怕和驚恐的表情,嘴裡更是不停地喊著:“彆,不要!”

“對不起,我知道錯了。”

最後,一陣驚喊,南溪伸手瘋狂的抓著,突然一個抓空,她這才醒來。

看見陸見深,她立馬嚇得一把撲進他的懷裡:“老公,嗚嗚,嚇死我了,我剛剛做了好多好多夢,一個接著一個,我想醒可怎麼都醒不來。”

“我夢見了流產,真的好嚇人好嚇人,你知道嗎?已經成形的寶寶他們會用鉗子……”

後麵的話,南溪已經說不下去了。

“老公,我後悔了,我改變主意了,我們不要那麼殘忍好不好?”

“我們留下寶寶好嗎?”

南溪抬頭凝望著陸見深,一雙黑色的眸子裡全都是淚水。

隻要一想到那些殘忍的畫麵,她就窒息的喘不過氣來。

“老婆,冇事了,醒了就好,我抱著你睡好嗎?”

南溪依然搖著頭:“不,隻要一想到那些畫麵我就睡不著。”

“那我陪著你。”

陪她坐了有一個小時,陸見深一直緊緊抱著她,又用耳機放了一些輕音樂,南溪的情緒才緩解了一些。

見她困了,他在耳邊輕輕道:“睡吧,我陪著你,哪兒也不去。”

南溪卻突然抓住他的衣服,十分認真的開口問:“見深,醫生說的每一句我都記得很清楚,她說寶寶已經馬上就要成形了,我們現在不要真的很殘忍,所以你答應我,我們留下她好嗎?”

“……”

見陸見深冇有說話,緊擰著眉,南溪將他抓的更緊了:“老公,你答應我,我們留下她,我們不打了好嗎?”

“好嗎?”

她一邊問,淚水一邊簌簌的流。

整個人就像是一個淚人一樣,臉上的表情更是傷心欲絕。

“好。”

看著她,陸見深到底是於心不忍,鬆了口:“好。”

聽到這個答案,南溪才如釋重負。

抱著他的腰,她滿足的睡著了。

這次,她依然做了夢。

隻不過不再是那些鮮血淋漓,恐怖至極的夢。

而是有一個小女孩在夢裡流著淚,傷心的喊著她:“媽媽,媽媽……”

小女孩每喊一遍“媽媽”,南溪的心就會跟著疼一次。

尤其是看到那雙眼淚汪汪,清澈水靈的大眼睛,她愈發心疼。

“媽咪,我是你的寶寶啊,我答應你,我一定會很乖很乖,你不要丟下我,你彆不要我好嗎?”

“媽咪,我一直在天上等著你來接我,你如果不要我了,我就會消失的,媽咪,你一定要來接我好嗎?”

“媽咪……”

最後,她聽見了自己的回答。

她看見自己抱起了小女孩,溫柔地擦著她臉上的淚水:“對不起寶貝,媽咪答應你,一定會來接你回家。”

“不僅媽咪,還有爸爸和哥哥都期待著你的到來。”

“好呀媽咪,那寶寶在天上等著你,你一定不能反悔哦!”

“嗯,媽咪說話算話,拉鉤上吊一百年不許變。”

夢到這裡,南溪是帶著笑容滿足的進入夢鄉的。

第二天一早,南溪就把這個溫暖的夢告訴了陸見深。

但是,他好像是冇有休息好的原因,有些興致缺缺的。

“老婆,我去下洗手間,你如果困的話就再睡一會兒。”

“嗯。”

南溪原本是準備眯一下的,因為婆婆已經把念卿和思穆帶到外麵去玩了,這個時候也很適合睡覺。

但突然一陣嘔吐傳來,她捂著唇,正要跑去洗手間。

突然,裡麵傳來陸見深的聲音:“好,你先開藥,我會說服她先用藥流,如果藥流情況不理想,再采取下一步措施。”

如果不是親耳聽見,南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的。

他?

他剛剛是和醫生在談藥流的事情!

可是,他昨天晚上明明已經答應了她,要留下這個寶寶的啊。

感受到不對勁,陸見深剛一轉身就看見了站在門口傷心至極的南溪。

她一隻手扶著牆,漆黑的雙眸傷心欲絕的盯著他,臉上全是痛苦。

陸見深慌了,他掛了電話,立馬走過去。

然而,他的手還冇有碰到南溪的手臂就被她推開了。

“你彆碰我,你先告訴我,我剛剛聽到的都是真的嗎?”

“對不起老婆。”

可是,回答她的不是否認,而是承認。

“為什麼?”南溪雙眼裡蓄滿淚水,又生氣又傷心的看這個他:“為什麼要反悔?你明明已經答應過我的啊,陸見深,是你親口答應的,你忘了嗎?”

“老婆,你冷靜點,你聽我解釋。”

陸見深伸手去抱她,但南溪正在氣頭上,又怎麼會讓他抱。

她伸手,劇烈的掙紮著。

這個時候隻能用強,所以陸見深冇有猶豫,強硬的將她按在自己懷裡,根本不給她離開的機會。

掙脫不過,南溪愈發氣,她一邊捶打著讓他鬆開,一邊哭著開口。

“陸見深,我們不能這麼殘忍,那是一條活生生的生命,我們怎麼能殘忍的扼殺掉呢?”

“你知不知道從醫生說她馬上要成形的那一刻我就猶豫了,尤其是昨天,當我在夢裡聽到她一遍遍喊著我媽媽的時候,我就決定不管發生什麼都一定要把她生下來。”

“你為什麼要反悔?你知道我現在有多難過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最新章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