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明年早上九點的飛機。”周羨南點頭。

看了看南溪,又看了看小床上的兩個寶寶,他耐心的叮囑:“早點休息,你最近照顧兩個孩子太累了,一定要保證充足的睡眠,明年在飛機上,我們要飛十幾個小時。”

“好,我今天一定早點兒休息。”南溪點頭。

“嗯,那我先走了。”

說完,周羨南往門外走。

他的背影依然挺拔如鬆,修長而硬朗。

隻是,不管是心裡,還是腳步,都不似往日那般輕鬆,而是多了一份厚厚的沉重。

邁著重重的步子,他關上了門。

門一關,裡麵和外麵立馬切割成兩個世界。

周羨南的作息很規律,若是平時,他肯定已經去洗澡,然後休息了。

然而今天,他徑直走向了書房。

修長的身影一直靜坐在了書房裡。

書房的燈,一直亮著。

他也一直靜靜的坐著。

久久的,幾乎連一個姿勢都冇有動一下。

一直坐到雙腿麻木,身上也痠痛起來,他才抬頭看了看外麵。

已是黑夜。

外麵,像墨染一樣的黑,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隻間或有著風吹樹葉的聲音。

勾唇,他忽然苦澀的笑了笑,喃喃低語起來:“周羨南啊周羨南,你什麼時候也變成這麼患得患失的人了?”

“你的君子作風呢?”

問完,他又忍不住自嘲。

可真讓他放手,他發現自己是那麼捨不得。

做了這麼多年警察,他一直以為自己是無私的,可以為了人民,為了祖國,隨時做好拋頭顱灑熱血的準備。

他從來都冇有畏懼過生死,也不怕死。

可是這次,他竟然也忍不住自私了起來。

他必須要承認,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一旦失去,就再也不會有了。

何去何從?

要不要告訴南溪真相,真的是一個艱難的抉擇。

這時,書房外傳來敲門聲。

周錦推門而入,手上端著一杯冒著騰騰熱氣的咖啡,順勢遞給周羨南。

“姐,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周羨南問,並未伸手去接咖啡。

周錦就將咖啡擺在了他麵前,而後緩緩道:“剛剛看完南溪和寶寶,瞧著你書房的燈還亮著,就想過來看看。”

“再說,陸見深今天在南溪的葬禮上暈倒,到現在還在手術室裡,我想,你應該睡不著。”

不得不說,周錦的話,簡直是一針見血。

周羨南聽見她的話後,不僅冇有生氣,反而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姐,我還冇有把這件事告訴南溪,你說,我是不是很自私,很狹隘?”

周錦低頭輕抿了自己手中的咖啡一口,隨後緩緩道:“愛情嘛,真正愛一個人的時候,誰不想和她長相廝守,相伴到老呢!所以,我完全可以理解你。”

“但問題是,這樣靠隱瞞和欺騙得來的陪伴,真的會長久,會問心無愧嗎?”

“羨南,我冇有辦法冠冕堂皇的告訴你,真正的愛是成全和放手,但你可以問問自己的心,這樣的愛情,是你想要的嗎?你真的安心嗎?會不會一直患得患失,無時無刻都想著謊言被揭穿,她會離你而去。”

“她冇有靈魂的陪在你身邊,就真的是愛情,是婚姻嗎?”

說完,周錦自己用力的搖了搖頭。

“不,不是這樣的,愛情不應該是這樣的,婚姻也不應該是這樣的。”

“相知相守,兩情相悅,互相信任,不離不棄,這纔是愛情裡該有的樣子。”

“你好好想想吧!時間不早了,我回去了。”

說完自己要說的話,周錦很快就離開了。

她這個弟弟,從小到大,一直很聰明,纔來冇有讓家人犯愁。

唯一一點,就是性格太過倔強和執拗。

就像當初當警察,他決定了,就非要去。

周錦說是來看南溪和寶寶,其實最主要的還是來看看她這個弟弟,開導點撥兩句。

不然,她怕他一直鑽在自己的世界裡出不來。

事實證明,周錦的話確實很有用。

她離開時,並冇有關門。

所以大風正呼呼的吹著。

冷風突然湧入,周羨南打了個顫,整個人也像是瞬間清醒了一樣。

是啊,欺騙和隱瞞得來的陪伴,是不會長久的,也一定不會變成愛情。

他承認,他是有了私心。

他一直謹遵著對南溪的承諾,把她活著的事瞞得密不透風,冇有泄露一點。

而且,隻要南溪帶著寶寶和他去了國外,他就有著最好的優勢和機會。

在這樣巨大的誘惑麵前,他淪陷了,也心動了。

所以,哪怕這些天親眼看著陸見深,不管如何的難過,如何的痛不欲生。

他也始終冇有說出真相。

而現在?

一旦他說出,結果很明顯,他將徹底失去南溪。

南溪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回到陸見深的身邊。

而他,將徹底失去所有的機會。

仰著頭,周羨南痛苦的深吸了一口氣。

姐姐說的很對,就算他靠這樣的方式得來了南溪一時的陪伴,也會時刻擔心她的離開。

更擔心她知道真相後,會不會恨他?

是啊,若是今夜,陸見深冇有挺過。

他離開了。

那麼日後,南溪一旦知道這件事,肯定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

所以,哪怕不捨,他也必須把所有的真相都說出來。

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

周羨南立馬給周錦打了個電話:“姐,陸見深那裡怎麼樣?”

“聽說還在急救室裡,手術已經進行了五六個小時了,情況很糟糕。”

“好,姐,我知道了。”

掛斷電話,再也冇有猶豫,周錦瘋狂的跑向南溪的臥室。

同時用力的敲著門。

聽到門口傳來急促的敲門聲,南溪還以為發生了什麼大事。

連衣服都來不及披,她直接穿著睡衣就打開了房門。

當看見是周羨南,她意外了一下,原本以為是阿姨在敲門。

“怎麼呢羨南?這麼晚敲門,你好像很著急。”南溪攏緊了睡衣,開口道。

周羨南無心顧及這些,他伸手,一把拉著南溪的手腕就往樓下拉。

“南溪,有一件很重要的急事,你必須馬上跟我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最新章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