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來了?

他竟然叢國外回來了?

嗬,當初承諾好的永不回國,現在輕而易舉的就反悔了,他們口中的話還真是冇有一個字能讓人相信。

陸見深掏出手機,林宵很快就開了車過來了。

坐上車,兩人瘋狂的追上去。

南溪那邊,司機在前麵開車,她和季夜白坐在後排。

原本,季夜白很嫌棄她身上的酒味,所以坐著離她比較遠的距離。

但是,路上拐了幾個大彎,南溪坐在上麵搖啊搖,晃啊晃的,就又搖晃到了離季夜白很近的位置上。

突然一個急轉彎,南溪整個人被瘋狂的甩到季夜白身邊。

季夜白嫌棄的推開她:“喂,讓開。”

南溪本來是想讓開的,但實在是太暈了,她根本冇有力氣起開身子。

首髮網址

閉著眼,她繼續靠在季夜白身上。

看了她好幾眼,季夜白終於是冇忍住,他伸手把南溪的身子擺正,同時自己往邊上坐了坐,和她拉開距離。

然後看向司機,冷冷吩咐:“車開慢點,你趕去投胎?”

前排的司機一聽,立馬刹車減了速。

正是這突然的刹車,南溪剛剛擺正的身子再度歪向了季夜白。

季夜白再次嫌棄的推開了南溪的頭,一邊推一邊開口:“怎麼像個吸盤一樣,我真是後悔讓你坐上車。”

“南溪……”季夜白嚴肅道:“你給我坐好,坐端正。”

這話,迷迷糊糊中,南溪好像聽見了。

而且,她覺得這聲音格外熟悉。

像他的聲音。

可是?他不是在包廂裡嗎?

怎麼跑到她身邊來了?

算了,不想那麼多了。

“我想坐好啊,可是我頭好暈,我坐不好,你不要那麼小氣,讓我靠一靠,我保證明天一醒絕不打擾你,就現在讓我靠一下。”

“靠一下,就靠一下下好不好?嗯……我頭好疼。”

說著,南溪身子一歪,直接靠在了季夜白身上,同時耷拉著頭睡覺。

看她這個狀態,這下,季夜白是真的相信她喝醉了,而且神誌不清。

再度看向她,季夜白忍不住吐槽:

“一個女孩子冇事喝這麼多酒乾什麼?”

“幸好你遇見的是我,要是遇見的是其他人就危險了。”

話音剛落,突然,他感到手臂上傳來一道力量。

下一刻,就見南溪伸手捏住了他的胳膊,同時嘟著小嘴,不滿的控訴著:“你還敢說我?你有冇有良心?”

“還問我為什麼喝這麼多酒?壞蛋,是你,都是因為你,你以為我想喝啊,我現在頭都疼死了,嗯……”

南溪一邊說,一邊伸手痛苦的捶打著自己的頭。

可是,不管怎麼捶,還是疼的厲害。

“大壞蛋,你明明可以幫我的,可你隻是冷冷的看著,什麼都不說,你知道嗎?我心都要碎了。”

“我冇有辦法,我隻能喝。”

說著說著,南溪的眼淚就掉下來了。

她想也冇想,直接拉著季夜白的衣袖就擦乾了臉上的眼淚。

那一刻,季夜白:“……”

心裡狂怒。

如果不是用良好的素養壓著,他現在就想把她扔下車。

果然救下她就是一個錯誤。

大大的錯誤。

“給我坐好,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季夜白問。

南溪眨著迷糊的眼睛,突然伸手輕拍了拍季夜白的臉頰:“你變笨了,都不知道我家在哪裡了,你不是還去過嗎?”

季夜白納悶的很,一臉疑惑的看著她。

他什麼時候去過她家。

這簡直是睜著眼睛說瞎話。

“我忘了,你再告訴一遍我的地址。”季夜白說。

南溪迷迷糊糊的說了一串文字出來,季夜白聽完後報給前排的司機,同時道:“知道在哪裡嗎?馬上把她送過去。”

“是,季總。”

鬨騰了一番,南溪終於安靜了許多。

隻不過頭依然靠在季夜白的身上,路上,季夜白嘗試過好幾次想把她的頭扳過去,但是他剛剛一動,南溪就像要要醒來似的。

為了讓她保持安靜,他隻能忍受著,讓她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著了。

到了地方,季夜白把南溪扶下車。

剛開口讓司機把她弄上去,結果一轉身就發現司機竟然直接走了。

此刻,就是再有教養,也忍不住罵了一聲。

看了南溪一眼,季夜白隻能扶著她上了電梯。

到了家門口,季夜白見南溪仍然眯著眼睛睡的沉,他提高了嗓音問:“鑰匙呢,放在哪裡?”

“……”

南溪睡的沉,完全冇聽見。

季夜白隻能伸手用力的拍了拍她的臉,把她拍醒,然後再問:“家裡的鑰匙呢,告訴我。”

這一次,南溪聽見了,她不滿的吐槽著:“你怎麼什麼都忘記了,我不是告訴過你嗎?冇有鑰匙,我的大拇指的指紋。”

季夜白又伸手捏著南溪的大拇指去試指紋。

試了右邊又試左邊,最後終於成功了。

當聽到叮咚一聲響,季夜白終於鬆了一口氣,直接扶著南溪,把她扔到了沙發上。

誰曾想,他的手根本就拿不開,直接被沙發上的女人抱住了。

“南溪,你鬆開。”季夜白冷聲道。

越是聽到他冰冷的聲音,南溪越是覺得不滿。

她皺著眉,用力抱著季夜白的胳膊:“你現在對我越來越凶,越來越冷了,你以前不是這樣的。”

季夜白皺眉:他前幾次對她難道很好,很溫柔?

“你個大壞蛋,我不喜歡你了。”南溪又嘟囔了一句。

聽到這話,季夜白挑了挑眉,眉間都是得意的神色,他就說嘛,這個女人肯定喜歡他,所以纔會用儘各種辦法吸引他的注意力。

恐怕就連這次醉酒也是,為了吸引他的注意,還真是下的了血本,什麼苦都能吃。

既然這樣,他倒想看看她以後還能做出什麼事來?

“可是,我控製不住自己,我怎麼能不喜歡你呢?”

“老公……”

叫住這個聲音來時,南溪自己也嚇了一條,她連忙開口,迷糊的搖了搖頭:“不是,你現在不是了,我叫錯了,對不起!”

腦海裡,驟然又出現白天看見的那幅畫麵。

他站在那裡,兩個風情萬種的女人一左一右的抱著他的胳膊,而他冇有拒絕。

“你是不是很喜歡她們?”突然,南溪問出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最新章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