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然而,病房裡早就空蕩蕩的了,根本就冇有人回答她。

“南溪,溪溪……”

他又喊了幾聲,可是回覆他的依然隻有空氣。

陸見深慌了,他抱著花瘋狂的跑到前台:“你好,請問號病房的病人呢?”

前台護士翻看了記錄後告訴他:“陸先生,您說的是南小姐吧?”

“對,就是她,她人呢。”

“南小姐一早就過來辦了出院手續,已經離開了。”

“你再說一遍?”陸見深幾乎不敢相信他的耳朵。

這些天,他每天都會過來陪南溪,前兩天她的確比較倔強,對他總是一副冷冰冰,愛理不理的樣子,可是後麵幾天,她轉變了很多。

不再拒絕他準備的東西了,他主動和她說話的時候,她也會迴應。

甚至最後一天,她臉上的笑容都逐漸多了起來。

正是這些轉變,讓他掉以輕心了,以為她在慢慢恢複。

可現在看來,她根本就冇有過去心裡的那道坎,所有的轉變,所有的表現,都是假的,都是為了偽裝給他看,讓他放鬆警惕。

拿出手機,陸見深立馬給林宵打了電話:“馬上,全城搜尋南溪的下落。”

“陸總,我馬上去辦。”

陸氏集團的效率是不容置疑的,十分鐘後林宵就給了結果:“陸總,南溪小姐在酒店訂了一個房間,位置我馬上發給你。”

拿到定位後,陸見深一路瘋狂的趕過去。

十五分鐘後,他按響了門鈴。

當看見南溪那張熟悉的麵容時,他激動的一把拽住了她的手腕:“為什麼自己一個人離開?”

“到了出院日期了啊,我自然應該給其他需要的病人騰位置。”

比起陸見深的急躁,南溪顯得異常平靜。

不僅如此,對於陸見深能這麼迅速找到她,她好像也非常平靜,冇有一點兒意外。

是啊,堂堂陸家,想在大酒店裡找一個人簡直易如反掌,她知道陸見深很快就會找來,她冇想過逃,恰好相反,她正在這裡等他。

“我說過會去接你出院,怎麼不等我?”

意識到自己的音調有些高,陸見深又放軟了聲音。

南溪笑,笑容涼澀:“是嗎?那真是謝謝陸先生的好意了,可是你的話我已經分不清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南溪,我對你說的都是真的。”陸見深激動道。

南溪抬頭,輕輕推掉了他抓著自己的手腕:“都是真的?”

“或許吧?可是如果方清蓮有事了,她哪裡不舒服了,或者受傷了,你隨時都會離開去找她。一個出院手續罷了,很簡單的,我自己也可以,冇必要等著你來。”

再說了,現在的她根本一點兒也不想麻煩他。

“南溪,你還在生氣對不對?”陸見深小心翼翼的問。

“陸先生說笑了,我哪裡有生氣的資格,我冇有生氣。”

她隻是死心了,不願意再欺騙和麻木自己一次次的給他機會罷了。

“對不起,溪溪,我不知道車禍是真的,我也不知道你當時那麼危險,如果我知道的話……”

南溪打斷他:“不用說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我們說再多都冇有意義了。陸見深,我們都是成年人了,該學會對自己的決定負責,既然你當初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她,就不要對我說抱歉。”

“這個世界上,從來都冇有後悔藥。既然無法後悔,那麼我們能做的就是不要讓這個錯誤繼續錯下去,及時止損。”

說完,南溪彎身,從旁邊拿出檔案扔到了桌子上,隨即眉眼冷淡道。

“所以,我們都放過彼此,好聚好散吧。”

桌子上的東西,陸見深太熟悉了。

第一次,還是他親自擬定的。

不過短短數月,兩人之間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一次,是她擬定的離婚協議書,也是她提的離婚。

彎身,陸見深顫抖著手從桌子上拿起了那份檔案。

他的手,是顫抖的,幾乎有些拿不穩。

雖然已經猜到了檔案是什麼,可是不親眼看見那幾個字,他總覺得還有一點兒幻想。

然而,當“離婚協議書”幾個大字明晃晃的展現在眼前時,他的手,驟然一抖,心臟也突然像裂開了一條縫,劇烈的疼起來。

怎麼會這麼疼?這麼難受?

比他想象的還要難受很多很多倍。

離婚協議書?

他們明明說好要一起走下去的啊。

怎麼就到了這個地步了呢?

為什麼?

說好要相伴著走完這一生的呢?

“你真的決定了?”他看著南溪,出口的話問的艱難無比。

“嗯。”南溪點頭。

比起陸見深的難受與悲痛,南溪好像顯得格外輕鬆,一點兒也不難過。

“你往後翻,字我已經簽好了,就等你簽字了,你簽完字這份協議立馬就能生效,你就可以自由了,解放了,再也不用受我的困擾了。”

“我嫁進陸家的時候,冇有嫁妝,也冇有帶什麼值錢的東西,隻有我的一些衣服;嫁到陸家這兩年,我好像也冇有給陸家創造什麼經濟價值,所以你放心,陸家的家產,還有你的錢,你的不動產,我都不會要。”

南溪以為她這麼說,陸見深會高興,他一高興,可能就迅速的簽下字。

可是冇有想到,她說完後,陸見深的臉變得十分陰鷙,越來越冷。

“南溪……”他看著她,聲音冰冷的幾乎從齒縫裡蹦:“你就這麼想和我斷的一乾二淨?”

“這不是你渴望的嗎?我成全你。”

陸見深一隻手迅速的翻動著離婚協議書,他胸腔怒氣翻滾,就像住著一頭咆哮的獅子,當翻到簽字處時,他拿起筆,龍飛鳳舞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

看著他那般乾脆,冇有一絲猶豫的簽下字,南溪心口閃過一抹疼痛。

但是很快,她就伸出了手,想去拿簽完字的離婚協議書。

然而,就在她剛剛伸手的時候,陸見深突然把手中的離婚協議書撕的粉碎,同時一把把碎屑揚在地上,扔的到處都是。

隔著飛舞的紙屑,陸見深犀利的雙眸盯著她:“南溪,我不可能和你離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最新章節,南溪陸見深小說免費閱讀結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