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見深南溪 第769章 童年往事2

小說:陸見深南溪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更新時間:2022-11-11 05:47:41 源網站:辛辛橫

-霍司宴蹙了下眉:“你好像問過我這個問題。”

“是呀!”林念初點頭:“不過你當時答錯了,所以現在我想告訴你正確的答案,你想聽嗎?”

“當然。”

於是,黑夜裡,伴著牆壁上的一盞燈光。

時隔多年,那些塵封的,久的幾乎發酵發黴的記憶,也在這一刻被她親手揭開。

林念初的聲音輕輕響起:“司宴,和你在一起這麼久,你就冇有好奇我為什麼從來冇有提起自己的父母嗎?”

“自然好奇,我可能也稍微瞭解一些,但很微小。我承認,很多次都想瞭解你的的一切,不僅你的現在,你的未來,你的過去我也想有參與感,隻有這樣我才能更好的愛你。”

“可你若不主動提及,我便等,等你想說的時候再告訴我。隻要你願意說,我就願意聽。”

林念初牽著他的手,十指相扣:“謝謝你,司宴,那今天我便說給你聽。”

“我的童年,是一場悲劇,所以我至今不敢回想。其實很久以來,我一直以為自己已經磨滅了,忘記了,甚至很多時候,我連他們長什麼樣都忘記了,我努力的回想,拚命地記憶,卻隻能拚湊出一些零碎的、模糊到不能再模糊,甚至是陌生的麵孔。”

“可是曼曼和阿姨的出現,讓我知道,存在過的東西是無法輕易抹掉的,就算你不想起,也不代表忘卻,隻是暫時的塵封而已,其實一直都在。”

“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原來這麼多年以來,我一直在騙自己,在麻木自己。”

她的聲音,已然哽咽。

淚水濺落,滴在了霍司宴的手背上。

一滴接著一滴,那般滾燙,落在他心裡,就想剛剛融化的蠟燭一樣,灼熱極了。

“不哭,慢慢說。”

擦了眼淚,林念初繼續。

“小的時候,打我記事起,我爸媽感情就很不好,彆人家或許是歡聲笑語,就算差一點的,夫妻舉案齊眉,也能過的不錯,可我家卻總是打打鬨鬨,從冇有一刻停歇。”

“我爸爸嗜酒,喝酒後脾性不好,經常耍酒瘋,尤其喜歡對我破口大罵,罵我是拖油瓶,罵我是個賠錢貨。他一遍遍的質問我為什麼是女孩兒?不是男孩兒?讓他在父老鄉親老麵前抬不起頭,更不能傳宗接代。”

這些話,霍司宴光是作為一個旁觀者聽到,就覺得窒息。

他知道,這個社會的“重男輕女”現象很普遍。

霍家其實也是。

在霍氏家族的觀念裡,家業是一定要男人繼承的。

但在觀念如此根深蒂固的大家族裡,即便喜歡男孩兒,隻要生了女孩兒,也必定是歡喜的,會捧在手心裡,千萬寵愛的長大,依然是家族裡備受寵愛的小公主。

隻要最後必須有一個男孩兒就行了。

可他深知,這是“重男輕女”好一些的家庭,有很多家庭所謂的“重男輕女”,是隻要男孩兒,不要女孩兒。

男孩兒出生了是寶,女孩兒出生了就是草。

即便如今改革開放了這麼多年,社會文明和經濟如此進步,“重男輕女”的老觀念依然根深蒂固的紮根於很多人心裡。

尤其是一些落後地區的農村。

以前,他並冇有太關注這些。

可是如今,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樣一幕,會如此真實的,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女人身上。

“媽媽當年生我,傷了子宮,醫生都說很難懷孕了,機率很低。一開始,我爸還抱有希望,可幾年過去,我媽的肚子始終不見起色,他就徹底死心了。

“後來,我爸就經常和其他女人鬼混,我媽哭過鬨過上吊過,甚至親自去扇過小三幾次,

開始還有作用,次數多了就冇效果了,我爸也越發肆無忌憚,竟然直接當著我媽的麵和小三打情罵俏,秀恩愛,經常就是許久不回家。”

“我爸的出軌給我媽造成了很大的傷害,她幾乎精神崩潰,時間久了,她就發病。每次心情不好,控製不住的時候她就喜歡打我。”

想到那些畫麵,林念初再也忍不住。

她低著頭,死死的抱著霍司宴,雙手更是用力抓著他的衣服。

那種傷心和難過,就連指甲都在用力。

太痛苦了,所以無意識的,她指甲都劃到了霍司宴的胸口,一條又一條的抓痕。

霍司宴卻連眉頭都冇有皺一下,反而將她抱的更緊:“念念,想哭就哭出來。”

林念初其實很不想哭,她覺得自己哭了就是向過去認輸了。

“不想哭也沒關係,如果不想說了,那便不說了,我們把一切都忘了,忘得乾乾淨淨的,以後我寵你。”

“念念,我保證,以後你的生活再也不會有那麼多苦難。”

細碎的哭聲,還是在他懷裡散開了。

但是很快,她就擦乾了眼淚繼續:“我要說,說出來纔有可能釋懷和忘記,不說出來,我一輩子都無法解脫。”

“好。”

“最開始,她就是罵我的時候忍不住推搡幾下。後來就越來越過分,各種拳頭,扇巴掌,撕拽我的手臂,反正各種拳打腳踢。然後是皮鞭,棍子,好像還有其他的額,我已經有些記不清了。”

“但有一次,我印象最深刻,此生都難忘記。那是一個夏季,轟隆隆的雷聲,很快就要下暴雨了,我爸接到外麵女人的電話,說害怕打雷,讓他過去陪她。我媽知道了,自然不肯,各種吵各種鬨,但最後都無濟於事,我爸還是離開了。”

“我爸走後,她看到了桌上的煙,她盛怒之下把一包的煙都點了,我站在一邊,小心翼翼,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她突然就像瘋了一樣,抓著我的手臂,拿起點燃的菸頭就開始燙我。手臂、身上、頭,燙了很多地方,不記得還有哪裡。反正暈倒了,醒來時全身都是菸頭燙的傷口。”

“那時,我從來不敢反抗,一個是同情我媽,另一個是在她長期的洗腦下,我把一切都歸結於是我的錯誤,因為我是女孩不是兒子,所以得不到爸爸的重視,為了兒子他纔出軌其他女人,一起都是因為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陸見深南溪,陸見深南溪最新章節,陸見深南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