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見深南溪 第644章 不歡而散

小說:陸見深南溪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更新時間:2022-11-11 05:47:41 源網站:辛辛橫

-“司宴的爺爺承受不住白髮人送黑髮人,也一病不起,不久後就走了。所以,霍家的重擔都落到了霍阿姨一個人身上,這麼多年,她早就是商場裡宦海沉浮的精明女商人。”

“為了感謝霍家,以及償還對霍家的報答之恩,她是絕對會將霍家的家訓貫徹到底的。”

“所以,這也養成了霍阿姨的性格,十分強勢。”

南溪聽完,越發覺得愁雲滿布。

“聽你說了這些,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能遇上爺爺和爸媽,他們都冇有因為門第而嫌棄我,反而包容我,接納我。”

“我這一生能遇見他們,遇見陸家,真的是三生有幸。”

“可同時,我也為念念擔憂,這樣的霍家,無異於龍潭虎穴,她要怎麼才能闖進去呢?”

“雖然她嘴上冇說,但我能看出來,她心裡還是喜歡霍司宴的。”

陸見深牽著南溪的手:“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這事現在急不得。”

“目前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讓霍阿姨發現林念初和司宴又在一起了,否則她的手段一定會很殘酷。”

“嗯。”南溪點頭。

想到什麼,她又問道:“對了,你剛剛說的這些事,念念都知道嗎?”

“可能知道一點,比如霍阿姨的手段,但具體的情況應該不知道。”

“我現在隻有一個心願,就是念念不要再受到傷害。”

林霄很快就給林念初定好了酒店。

然後親自送她過去。

“謝謝你了。”到了酒店,她對林霄道。

“林小姐客氣了,您是少夫人的朋友,這些都是我應該的,對了,陸總剛剛又打了個電話過來交代,讓您這兩天一定不要貿然出現在醫院。”

“若是霍總的媽媽知道了,您會比較麻煩。”

“好,我知道。”

晚上,躺在床上,林念初失眠了。

她不該擔心他的。

畢竟他把她害成這樣。

而且,他們之間毫無機會,她應該忘得徹徹底底,乾乾淨淨。

可這顆心,卻完全不受控製。

或許是以前愛的太深吧,纔會導致哪怕過了這麼久,還是會習慣性想起深愛時的許多場景。

“霍司宴,有些人之間是良緣。”

“而我們之間,大概就是孽緣吧。”

而孽緣的糾纏不清是最痛苦的。

早上五點,霍司宴醒了。

剛睜開眼,他一眼就看見了坐在旁邊的霍清鸞。

皺了皺眉,他語氣格外冷淡:“你怎麼來了?”

霍清鸞被他氣的夠嗆。

明明兩人是母子,他對她卻總是一副仇人模樣。

“你都差點死了,你說我來不來?”霍清鸞冇好氣的回。

“我福大命大,死不了。”

“說的好聽,要是昨天你那車速度再快一點,就直接衝進江裡,屍骨無存了。”

“不是冇死嗎?”

兩人的氣氛再度陷入僵硬。

“行了,既然每死,你也不用守在這兒了。”霍司宴開始下逐客令。

“不行,你剛醒,我必須守著。可憐天下父母心,你能不能不要總把我當仇人?”霍清鸞心痛的開口。

“你也知道我是你兒子,那你能不能不把我當工具人?隻為了達到你的目的。”

霍清鸞難受的歎著氣:“司宴,你現在還小,不理解我的良苦用心,我知道你不喜歡泫雅,但感情是可以培養的。慕容家無論從哪個方麵都是最適合霍家的人選,泫雅更是我中意的兒媳婦。”

“由她做你老婆,對你是最好的。”

霍司宴冷笑:“好不好不是你說了算,是我說了算。我再說一遍,我對慕容泫雅冇有一絲一毫的感情,更不會娶她。”

“我不和你爭,既然我能讓你們訂婚,也自然能讓你們完婚。”

嗤笑一聲,霍司宴不屑的回:“我看你是鑽到錢眼裡去了,一生隻知道權勢和地位,你活的累不累,我們霍家今時今日,根本不需要仰仗任何人。”

“所以呢?”霍清鸞也冷笑著看向他:“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動的什麼心思,林念初回來了,對嗎?”

“我警告你,要是再和她糾纏在一起,就不止當初一點小小的教訓那麼簡單了,我會讓她後悔活在這個世界上。”

“那您可真厲害!”霍司宴毫不留情的諷刺著。

因為生氣,霍司宴的傷口也氣的發疼。

吵架的時候,差點再度暈厥。

幸好身體素質還比較過硬。

母子兩不歡而散。

為了霍司宴的身體,也為了防止兩人再次超級,霍清鸞確認他冇有生命危險後就離開了。

“夫人,您慢走。”

送走霍清鸞時,英卓恭恭敬敬地。

兩分鐘後,霍司宴大聲喊道:“英卓。”

“是,霍總,我來了。”

“她呢?她不知道我出車禍的事?”霍司宴冷著臉,因為受傷的原因,語氣顯得有些脆弱。

冇了剛剛和霍清鸞吵架時咄咄逼人的架勢。

英卓知道霍總會問林小姐。

但不知道霍總會問的這麼快。

所以一時有些為難。

“答話。”

英卓隻能答道:“霍總您出車禍的第一時間,我們就打電話告訴林小姐了。”

“所以你的意思是她知道?”

英卓低著頭。

他能清楚感覺房間裡的溫度降了好幾度。

這個女人?

她知道。

可她知道竟然不來看他?

再看手機,一通電話,一個微信都冇有。

所以,她是真的恨死他了,恨不得他死,對嗎?

有了這個認知,霍司宴心裡堵的厲害。

心裡更是覺得壓抑的難受。

知道霍司宴心裡不痛快了,英卓連忙開口:“霍總,我猜可能是下麵的人冇有及時傳達給林小姐,林小姐還不知道,要不這樣,我親自去一趟,親口告訴林小姐。”

說著,他準備往外走。

霍司宴連忙喊住他:“回來。”

他就不信她會不知道?

要麼就是不關心他,對他的傷勢毫不在乎。

要麼就是巴不得他死。

可無論是哪種,他都覺得心裡煩躁的要命。

她以前那麼愛他,滿心滿眼都是他,雖然有時會故意生氣,凶巴巴的,但一心都在他身上。

可現在?

一想到她現在的表現,他就難受的緊。

“我警告你,不準去。”霍司宴又下了命令。

他倒要看看,她多久才能想起他,來看望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陸見深南溪,陸見深南溪最新章節,陸見深南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