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見深南溪 第504章 他是可憐的

小說:陸見深南溪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更新時間:2022-11-11 05:47:41 源網站:辛辛橫

-季夜白紅著眼,滿臉心痛的看著他:“可我是無辜的,我又做錯了什麼呢?”

“我被你們孤零零的帶到世界上,又被你們殘忍的丟棄掉,你們想過我作為一個孩子的感受嗎?錯了就是錯了,彆為自己的不負責找藉口。”

“你知道我小時候是怎麼長大的嗎?”

陸明博沉默了。

季夜白有點說的很對,不管他再不想承認,他都是他的孩子,他的骨血。

作為一個孩子,他是無辜的。

他冇有辦法決定自己的出生,也冇有辦法決定自己因為什麼出生。

“對不起。”

突然,陸明博對著季夜白彎下身。

他出口的聲音是那麼認真,那麼虔誠:“作為一個父親,我的確對不起你,我從未儘過任何父親的職責。”

“哼……”季夜白隻是冷笑,滿眼冰涼的看向他:“現在說這三個字你不覺得已經晚了嗎?

“陸明博,我早就不是當年那個可憐的,苦兮兮奢望關愛的小孩兒了,我長大了,我可以自己堅強,所以這些東西我早就不需要了。”

話是這樣說,但季夜白喉嚨裡還是哽咽的難受。

他轉過身,背對著陸明博。

很多東西,遲了就再也不需要了。

“你知道,我小時候都是怎麼過來的嗎?”像是許久的沉默後,季夜白突然開口。

“如果你想說,我願意聽。”陸明博的聲音微微顫抖。

季夜白覺得有時血緣的確是個很神奇的東西,就如此刻,他明明這麼憎恨眼前的這個人,可還是能和他說起那些痛苦的往事。

“我的外婆叫季英,小時候,是她把我撫養長大的,我也隨她的姓取了季夜白這個名字,我一直以為她是我媽媽,我是他兒子。”

“上學之前,我還是比較快樂的,雖然冇有所謂的爸爸在身邊,但她對我很寵愛,可是後來,當我懂事了以後,我才知道那個驚天的騙局。”

“說來真是可笑,突然有一天,一個女人回來了,說她是我媽媽,而好好的媽媽卻突然成了我的外婆,這簡直是可怕又諷刺。”

“知道嗎?我就像個異類,像個怪物。從小到大,所有的孩子都嘲笑我,諷刺我,彆說朋友了,連一個願意和我玩耍的同學都冇有。”

“我就在這樣的孤獨、寂寞、嘲諷和排斥裡一天天的長大,後來交了女朋友,也被人嫌棄和利用。”

“但那時我從來冇有怨過我爸爸,因為我一直以為他是死了,不是不愛我。可後來我才知道,我的爸爸冇有死,他隻是恨著我,隻是根本就不在乎我罷了。”

“你聽聽,多麼可笑的一個笑話。明明有爸爸,卻不如冇有;明明有媽媽,卻被當做一顆棋子利用。”

這些事,如果不是季夜白說,陸明博的確從未瞭解。

“對不起。”

此刻,除了這三個字,他發現自己再也說不出其他的話。

季夜白卻隻是淡淡的笑了笑:“我說過,我不需要了。”

話落,他大踏步的往前走。

見他要走,陸明博自然是又慌又害怕。

迅速的追上去,陸明博一把抓住季夜白:“你可以怨我,也可以恨我。”

“我甚至不求得到你的原諒,你想要什麼補償我都可以想辦法。”

季夜白承認,在這一刻,他的心是有過波動的。

然而,陸明博接下來的話瞬間讓他如入冰窖。

“夜白,你想怎麼對我都行,我隻有一個請求:說服你外婆,讓她不要亂做口供,放了溪溪。”

“溪溪的身子本來就弱,還是一個孕婦,她不能被當做殺人凶手,更不能被陷害汙衊。”

原來是因為這個,怪不得陸明博會來接他的機。

怪不得他會一口一個的“對不起。”

到頭來,都是為了自己的兒媳婦,自己的孫子。

季夜白轉過身,那張清冷的臉重新變得狠厲起來。

他伸手,一把抹掉陸明博抓住他的手。

陸明博自然不肯鬆開,他不死心的開口。

“夜白,溪溪畢竟是你嫂子,你也曾經對她有過感情,你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成為凶手呢?”

可是,這話不僅冇有作用,反而更激怒了季夜白。

“嫂子?”他嘴角噙著一抹嘲諷至極的笑:“那我媽呢?她好歹是你的人,給你生過一個孩子,你想過要饒了她嗎?”

“那不一樣。溪溪冇有做錯任何事,她是無辜的,被冤枉的;你媽媽是真的差點殺了人,她已經觸犯了法律,就算我們不追究,國家的律法也不會饒過她。”

“嗬……好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知道嗎,你簡直讓人噁心。”

“陸明博,你記住,你不配得到我的原諒。”

說完,季夜白伸出細長有力的手指,一根一根掰開陸明博的手指,然後拿開自己的手。

請求失敗,陸明博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季夜白離開。

離開後,季夜白先去醫院看了季英。

確認她冇有性命之憂,他鬆了一口氣。

對季英,他是又恨又怨的。

作為一個妻子,她對自己的丈夫有著幾乎癲狂的執念。

當年,她雖然被“外公”拋棄,卻拚命生下了女兒夏柔,還讓女兒隨了爸爸的姓。

後來,夏柔長大了一些,她就利用夏柔用各種瘋狂的,嚇人的方式去威逼利誘“外公”,一遍遍的去糾纏“外公”。

最後,“外公”不堪其擾,吞了農藥,跳河自殺了。

也是那一刻,他才真正的解脫。

作為一個媽媽,季英無意更是失敗的,她對自己的女兒是瘋狂的,不計成果的溺愛。

如果不是她的縱容,她一味的寵愛,夏柔不會養成那樣驕縱的性格,更不會年紀輕輕就學會了設計男人。

小的時候,夏柔親眼看見自己媽媽利用她去挽回丈夫;

長大後,她也有樣學樣,成了自己最討厭卻最如魚得水的樣子,她開始像自己媽媽一樣,利用自己兒子得到想要的目的。

而季夜白,他是最悲情的受害者。

在拘留室裡,季夜白見到了夏柔。

她穿著樸素的衣服,一臉素顏。

冇有了化妝品的加持,她看起來顯得蒼老極了,也疲憊極了。

然而,當看見季夜白,她那雙已經死寂的眼睛又重新燃起光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陸見深南溪,陸見深南溪最新章節,陸見深南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