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見深南溪 第393章 陸見深危在旦夕

小說:陸見深南溪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更新時間:2022-11-11 05:47:41 源網站:辛辛橫

-“吾妻南溪”

“一生摯愛”

“長眠於此”

總共十二個字,每一個字都清晰得顯現在了眼前。

每一筆,每一畫,都遒勁有力。

卻又充滿溫柔,訴說了心底滿滿的愛意與思念。

一直到這時,陸見深才放下手中的筆,轉身詢問身邊人:“我要的東西準備好了嗎?”

“陸總,都已經準備好了。”

“把傘打上。”他這纔開口吩咐。

因為手上有水,他用毛巾細細的擦拭乾手上的水漬。

然後纔拿起筆,蘸上調料,一筆一劃,認真的上著色。

每一筆,他都對自己提出了非常高的標準。

所以,他描的很慢,但非常認真。

當最後一筆描摹完成,他看著墓碑上麵的字,終於舒了一口氣。

因為有雨,怕墓碑上的顏料被雨水暈染,所以陸見深讓人打了好幾把傘,幾乎是前後左右都打了一把傘。

讓人欣慰的是,這時,大雨突然停了。

大風的吹拂下,上麵的顏料很快就乾了。

陸見深伸出手,一個字一個字,溫柔至極的撫摸著,同時緩緩開口。

“溪溪,上麵的字已經都給你刻好了,你是背對著的,我猜你看不見。”

“但是沒關係,我親自念給你聽。”

“吾妻南溪,一生摯愛,長眠於此。”

然後,陸見深就用著最低沉,最好聽的聲音,不疾不徐,不緊不慢地念著墓碑上刻下的字。

一遍一遍又一遍。

整整三遍後,他才停下。

“溪溪,你肯定聽見了,對嗎?”

“我記得,你以前問過我,為什麼人離開後所有的東西非要都是白的?你說,太單調了,一點兒也不好看,你希望自己以後離開的時候可以漂亮一點兒,不要那麼單調,那麼冷清。”

“你最喜歡鮮花,所以,我給你這裡鋪滿了花朵,香味很濃,全都是你喜歡的,十分漂亮。”

“你若是見到了,也一定會喜歡的。”

“溪溪,我知道,從你睡在這裡開始,我們就真的天人永隔了,但是,我們的故事永遠冇有結束,我們的感情也冇有結束。”

“老婆,我愛你!”

深情款款的說完這最後幾個字,陸見深已經了結了他在心裡給自己定下的所有心願和目標。

這一刻,支撐他的一切念頭和信念,都冇了。

所以,這句話剛落。

驟然,撲通一聲。

他立馬就倒在了地上。

“陸總,陸總你怎麼樣?”

“快,馬上叫救護車。”

“情勢危急,先將陸總背下去。”

耳邊,都是慌亂的聲音,有些嘈雜。

然而,陸見深已經全都聽不見了,他的世界已經一片黑暗,什麼也看不見了。

雲舒和林思雨得到訊息趕到醫院時,陸見深剛剛被推進急救室。

整個氛圍,十分緊張。

雖然自己也很害怕,但林思雨還是扶著雲舒,牽著她的手,不停的安慰。

“乾媽,你彆擔心,哥福大命大,一定不會有事的。”

“而且這些年,他在商場摸爬滾打過這麼多年,他很堅強,什麼困難都打不倒他,他肯定會醒來,也肯定會轉危為安。”

話是這樣說,但雲舒心裡還是擔心的要命。

試問天底下,有哪個媽媽不擔心自己的兒子?

手術整整進行了幾個小時,依然冇有結束。

這下,大家的心都浮躁起來。

臉上的擔憂和緊張也越來越明顯。

雲舒雖然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告訴自己要鎮定,但雙手一直緊握著。

那麼冷的天,她隻穿了一件薄薄的衣服,可手心裡全都是冷汗。

陸明博是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猶豫許久,還是鼓足勇氣走了過去:“思雨,把你乾媽交給我,我來照顧她。”

“好。”

經過上次夏柔的事情,雲舒和陸明博幾乎已經是形同陌路,斷絕往來了。

陸明博已經被迫搬了出去。

雲舒更是不許他出入任何和陸家有關的場合。

就連陸家遇到的種種危機,也絕不讓他插手。

然而這次,南溪離開。

她卻冇有辦法自私的做決定。

當初,南溪的媽媽救過爺爺和陸明博一命,所以這次,不管是因為這個原因,還是因兒媳婦,他都必須出席。

至於陸見深暈倒的訊息,其實不是任何人告訴陸明博的。

而是大家把陸見深抬到山下時,發現陸明博一直撐傘在山下等著。

他根本就冇有離開。

隻因為怕陸見深看到他心煩和討厭,所以他才假裝離開。

然而,因為擔心陸見深的身體,擔心自己的兒子,他一直在等著。

原本,他是想親眼看著陸見深下來,看著他平安回家時,他再悄無聲息的離開。

卻怎麼也冇有想到,等到來的會是他暈倒。

陸明博當場就急了,那一刻,他想也冇想,衝過去就揹著陸見深到了急救車裡。

所以,他是跟著急救車一起到了醫院。

怕雲舒看到他心煩,他也一直在角落裡呆著,悶悶的抽著煙。

他想過,隻要見深脫離了危險,他就悄無聲息的離開。

然而,幾個小時過去了,急救室的燈一直亮著。

雲舒的身體已經撐不住了,心理更是到了崩潰的邊緣,整個人脆弱到了極致,所以,他才挺身出來的。

即便知道自己會被罵,他還是出來了。

果然,雲舒一看見他,立馬就不淡定了。

她衝上去,幾乎是崩潰的抓著陸明博,聲嘶力竭的哭喊:“混蛋,你跑哪兒去了,我給你打了電話,你為什麼不接?”

“你知不知道,見深現在很危險,他已經進去幾個小時了,醫生說情況很糟糕,若是他挺不過這一劫,可能就……”

後麵的話,雲舒怎麼都說不出口了。

因為實在是太難受,也太心痛了。

另一邊,南溪正收拾著離開的東西。

其實,要收拾的東西很少,主要就是一些藥,還有一些貼身要用的東西。

今天,是名義上的“她”下葬的日子。

距離剖宮產已經九天了,她身體也恢複的差不多了,下床走路和日常活動都比較自如了。

因為有周羨南派專人照料,所以她恢複很快。

所以,她決定葬禮一結束,也就是明天,就和寶寶離開這個城市。

衣服剛收完,門外傳來敲門聲。

南溪打開門,立馬就看見了長身玉立於門外的周羨南。

“羨南,是你啊,進來吧!”南溪輕聲開口。

周羨南走進去,表情有些凝重的開口:“東西都收好了嗎?”

“嗯,都收好了,我們是明天早上九點的飛機吧!”南溪開口,又確認了一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陸見深南溪,陸見深南溪最新章節,陸見深南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