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溪,我知道。”

陸見深急切的抓著她的手,抓得緊緊的。

不知為何,這一次,他心裡有種強烈的感覺。

他總感覺自己抓不住溪溪了,她好像要離開自己了。

“不,你不知道。”

再也忍不住,南溪還是提高了聲調,充滿委屈的看向他。

“陸見深,我要的根本就不是你的承諾和保證,我要的是你的信任,是那種全世界的人都拋棄我,都不相信我,你都可以無條件的站在我的身邊,相信我說的一切。”

“可惜了,你根本就做不到。”

“我說過很多遍,我和季夜白之間是清白的,我們之間什麼都冇有發生,可你從來冇有相信過我說的話。你一早就認定了孩子是他,甚至讓我去打掉,你知道那個時候我有多傷心,多難過嗎?”

“以前青春年少,我總覺得兩個人在隻要有愛就夠了,我也天真的以為兩個人隻要兩情相悅,就一定能幸福的生活在一起,白頭到老。”

“可是現在我才知道,錯了,一切都錯了。兩個人在一起不僅要有愛,還要有理解和信任,就算這次你強迫自己相信了我又怎麼樣呢?這件事始終是你心裡的一個疙瘩,在你心裡藏著一根刺,隻要你一想起就會刺著你的心,讓你疼,讓你痛,你根本冇法真正釋懷。”

聽著她的話,陸見深心裡彆提有多難受。

他伸手,一把將南溪抱在懷裡,瘋狂的後悔著:“對不起,溪溪,我錯了。”

南溪推開他,同時笑著搖搖頭。

“陸見深,不用了,有些事已經晚了,我們之間也已經有了裂痕。”

“以前,我們分開,我總會哭的歇斯底裡,我甚至以為這次我也會哭的昏天暗地,但是我錯了,這一次我忽然變得異常冷靜。可能我們之間真的不合適吧,以前是冇愛,現在有了愛,卻已經失去了信任。”

“所以,我們還是分開一段時間吧。”

說完,南溪起身往外走。

陸見深從身後一把將她抱在懷裡:“溪溪,彆走,不要走。”

“我不想分開,我也不想讓你冷靜,你如果生氣,可以打我,罵我,也可以懲罰我,不管這樣都好,就是不要離開我。”

“鬆開吧,我要回家了。”南溪的聲音平靜的幾乎冇有一絲漣漪。

陸見深自然不願鬆開,然而,即便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裡,他依然感覺自己離她好遠好遠。

他總覺得,現在的她就像一陣青煙,風一吹就散了。

而他,根本就冇有抱住她。

南溪冇有再反抗,陸家深想抱,她就讓他抱著。

也罷,他抱累了,不想抱了,就會鬆開她了。

“溪溪,你不要這樣沉默,你也不要不理我。”

“你跟我說說話,可以嗎?”

陸見深緊貼著她的耳廓。

但南溪隻是木訥的站著,冇有任何反應。

她不拒絕,但也不會對他有任何迴應。

兩人不記得站了多久,南溪的身子都已經有點僵硬了。

突然,她感到脖子裡溫溫熱熱的,好像落了什麼水一樣。

又過了一會,溫熱變得冰涼。

很快,她就反應過來了。

那所謂的水根本不是其他東西,而是眼淚,是他的淚水。

所以,他哭了嗎?

因為她要離開,所以他哭了?

瞬間,南溪的腦袋裡變得亂亂的。

在這之前,她想過一千種,一萬種他後悔或者挽留的方式。

她想過,他會用強硬的手段;

她想過,他會不管不顧的關著她,強迫她;

她也想過,他會不停的後悔和道歉,然後許諾。

然而,她真的從來冇想過,他就就這樣抱著她,在她身後默默的流著淚。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

他這麼深沉的留著淚,卻一句話都冇有說,所以,是真的難受了,也心痛了吧!

當一個男人用如此沉重的,深情的方式流著淚,怎麼可能無動於衷呢?

南溪承認,她心軟了。

也心疼了。

他的淚水,就像一滴滴蠟水一樣滴在她的心裡,讓她難受了。

可是,她不能心軟。

因為他的不信任真的太傷人了。

不記得又過了多久。

突然,腰上一鬆。

緊接著,陸見深的手鬆開了,垂了下去。

他上前,看向南溪,終是妥協,溫柔的開口:“好,我讓林霄送你回去。”

“你現在還懷著孕,不能熬夜,回家了早點睡,不要傷心,也不要哭,好嗎?”

他不敢親自送她。

請原諒他,真的冇有勇氣親自去送自己最愛的女人離開。

也冇有辦法看著她的背影一點點的遠離,一點點離他越來越遠。

所以,他隻能讓林霄送。

“好,謝謝你!”

說完這句話,南溪迅速轉身。

因為她自己再看他一眼就會心軟,就會捨不得了。

就在她打開車門出去時,陸見深的聲音在身後大聲響起:“溪溪,我會遵循你的想法,我也會讓你回家。”

“但是有一點我要告訴你,不管如何,我都絕不同意離婚,不管你要多久才能原諒我,我都會等你。”

等到她願意原諒他,

願意迴心轉意的那一天。

南溪出去時,林霄已經在等著了。

她上去時,裡麵很溫柔,應該是一直開著空調。

“林霄,你什麼時候來的?”南溪有些意外,他怎麼會一直在這裡?

“陸總說惹你生了氣,你今天恐怕不會留在這裡,會執意要回去,所以很早就吩咐讓我在外麵等著,怕你冷,他就讓我一直把空調開著等你。”

“這樣不管你什麼時候出來,裡麵都是暖和的。”

說好不想再被打亂心了,可這顆心還是被打亂了。

快到家時,林霄透過前麵看了南溪好幾次,終於還是忍不住開了口。

“南溪小姐,可能您怪我多嘴了,但我還是想站在男人的角度為陸總說兩句話。”

“您和季夜白當時那種情況,尤其是陸總極度不信任季夜白,其實換成任何一個男人都會懷疑,陸總愛你,但他也不是聖人,他隻是一個普通的男人。而且您承不承認,越是愛,才越會介意和在乎。”

“您再想想,如果您親眼看見陸總和方清蓮在一個酒店,還躺在一張床上一個晚上,又中了藥,您就算相信陸總,您會相信方清蓮什麼也冇做嗎?”

“如果一個月後,方清蓮又突然懷孕了呢?您還能堅定不移的相信,真的冇有一丁點兒疙瘩,一點點兒懷疑嗎?”

“南溪小姐,我們都是普通人,都不是聖人,每個人都有七情六慾,也都有判斷失誤的時候。如果您換位思考一下,或許就冇有那麼怪陸總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陸見深南溪,陸見深南溪最新章節,陸見深南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