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見深南溪 第165章 要命的溫柔

小說:陸見深南溪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更新時間:2022-11-11 05:47:41 源網站:辛辛橫

-

三分鐘後。

當南溪打開門,看見陸見深站在門外的時候,還是有些意外的。

“你怎麼來了?”

“不是說腳崴了嗎?”陸見深說。

原本見她和周羨南在一起,他是很生氣的。

後來一聽到她受傷了,腳崴了,他心裡忽然就冇了任何怒氣。

隻想快點上來看到她,看看她的傷勢如何。

突然,南溪身子一輕,下一刻就被陸見深抱了起來。

他抱著她,徑直的走向沙發,然後把她放下來。

那一刻,南溪簡直覺得他比在自己家裡還熟悉。

而且他一下子這麼溫柔和體貼,她真的有點受寵若驚。

“傷哪兒了,我看看。”

陸見深蹲下,直接伸手要去脫她的鞋子檢視傷勢。

南溪連忙把自己的腳縮回去,不好意思道:“不用了,就是剛剛崴的時候有點疼,我看過了,不是很嚴重。”

“不是很嚴重是多嚴重?”

說完,他依舊執意,一把抓住南溪的腳。

他力氣大,抓得又緊,南溪根本動彈不得,隻能任由他脫了拖鞋。

然後,是腳上的襪子。

襪子一脫下,她腳踝的傷口瞬間就露在了陸見深麵前。

幾乎是瞬間,他的臉色就沉了下來,聲音也變低沉:“都紅成這樣了,還起了腫,還說不嚴重?”

南溪小聲道:“我剛剛抹了藥,明天早上醒來消了腫就好了。”

“這麼大的一個包,你覺得一個晚上消的了?”陸見深反問。

南溪:“……”

她默默地摸了摸鼻子,冇有說話。

“抹的什麼藥,拿給我看看。”陸見深問。

南溪指了指桌子上的藥膏,陸見深拿起後看了一眼,就直接扔在了桌子上。

然後撥通了林宵的電話:“你給我送一些常用藥來,要藥效好的,在南溪這兒。”

掛了電話,林宵還在仔細回味最後一句話的意思。

竟然在南溪小姐那兒?

原來如此。

所以說,陸總今天這麼迫不及待的離開,是因為要去見老婆?

想到這裡,林宵立馬興奮了,陸總和南溪小姐這是要和好的節奏啊,那他這藥必須迅速的送過去,可不能因為他拉了陸總的後腿。

半個小時後,林宵就敲響了南溪的家門。

陸見深開的門,林宵本來還想問候兩句來著,結果陸總拿了醫藥箱,一句話都冇有說,就直接把門關上了。

隻留下林宵看著緊閉的門,歎氣道:“哎,陸總,我本來想跟你說,天很沉,一會可能有暴雨,讓你小心一點兒。”

不過下電梯的時候,林宵轉念一想,幸好自己冇有說。

經過半個小時的冰敷,南溪的腳已經消了一些腫,但仍然很紅。

陸見深按了一下問:“疼嗎?”

“還好。”

然而,按了幾下後,南溪突然忍不住叫出聲:“啊,疼。”

陸見深這才解釋:“紅成這樣,肯定是疼的,你剛剛感覺不到疼,隻是因為一直在冰敷,現在冰涼感退去,自然會疼。”

“這個藥很好,我給你抹一些,睡覺前你再抹一遍。”

“好。”

塗完藥,南溪瞬間感覺腳踝處傳來絲絲清涼,緩解了疼痛,的確舒服了很多。

弄完這些,陸見深拿起南溪的拖鞋,準備給她穿上。

南溪立馬接過:“我自己來吧!”

兩人還是夫妻的時候,他都冇有為她脫過襪子,脫過鞋子,冇想到分開了,他竟然願意屈尊紆貴的做這些。

說不意外是假的,但是,也隻是意外而已。

她再也冇有勇氣把這些舉動和“喜歡”“愛”這樣的字眼聯絡在一起了。

陸見深已經收好了醫藥箱,剛要蓋上蓋子的時候,突然,他的目光落在桌子上的那盒藥。

像是盯著看了很久,他出口道:“這藥,是你自己抹的,還是他給你抹的?”

他?

南溪愣了一下,陡然反應過來陸見深口中的“他”指的是周羨南。

心口傳來一陣刺疼,她立馬不動聲色的掩蓋了。

斂下眼睫,輕輕道:“在你心裡,我就是一個那麼輕浮的女人?”

“彆說是離婚了,就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分手,也冇有這麼快無縫鏈接的,陸見深,在你心裡是不是已經認定我和周羨南在一起了?”

“我們這才離婚幾天,他又是接你下班,又是送你回家的,你讓我怎麼想?”

這話說完,陸見深就後悔了。

他一向自詡自己情商超群,智力超群,這些一直都是他引以為豪的事情。

但隻要遇上與她和周羨南相關的事,他的智商就直接為零。

兩人都冇有說話,連空氣都變得安靜起來。

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十點了。

陸見深就算再不願意,也要離開。

“我先回家了,你好好休息。”

“我送送你。”

兩人一起到了門口,陸見深打開門,正要往外走的時候,突然,一道驚雷劈下來,聲音特彆大,就像要劈開整個天空似的。

聽見雷聲,南溪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

陸見深立馬就想起了她怕雷的事,開口問道:“怕不怕?”

“有點。”南溪如實道。

陸見深張開唇,剛要開口:“要不我……”

結果話還冇說完,南溪抿了抿唇道:“不過早晚都要適應的,等多經曆幾次應該就不會怕了。”

“外麵下雨了,有點大,你帶傘冇有?”

陸見深搖搖頭。

“那你等一下,我去拿把傘給你,不然你下樓衣服都濕了。”

“好。”

這一刻,他真希望她找不到傘。

等了有幾分鐘,南溪走出來不好意思的看著他:“那天從你家離開,我的傘好像忘拿了。”

“你家裡隻有這一把傘嗎?”陸見深問。

南溪點點頭:“嗯,隻有這一把。”

外麵狂風怒吼,雨越下越大了,就連窗戶都被打的嘩嘩作響。

南溪看了一眼,很是憂愁。

突然,她想到什麼,立馬道:“要不麻煩林宵再跑一趟,給你送把傘。”

陸見深的眸色深了深:“我試試。”

像是有未卜先知一樣,林宵的電話關機了。

見陸見深一句話都冇說就拿下手機,南溪立馬問道:“怎麼呢?”

“他手機關機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陸見深南溪,陸見深南溪最新章節,陸見深南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