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見深南溪 第16章 南溪,你吃醋了

小說:陸見深南溪 作者:陸少的隱婚罪妻 更新時間:2022-11-11 05:47:41 源網站:辛辛橫

-南溪一個踉蹌,她轉過身,快速地跑開了。

剩下的畫麵,她真的冇有勇氣看。

如果可以後悔,她寧願自己從來冇有打開這扇門。

“陸見深,你真的很殘忍你知道嗎?”南溪靠著牆,用力地喘息著。

心好疼,她冇有辦法,隻能用力地按壓著。

好像把“心”按麻木了,它就能不疼了。

突然,胃了一陣翻江倒海,南溪跑到洗手間吐得幾乎昏天暗地。

到最後,早餐全都被吐出來了,吐到最後,她肚子裡已經冇有什麼東西可以吐的了,隻剩下苦汁。

不記得吐了多久,她趴在洗手池上,黑髮淩亂地沾在臉上,臉色更是蒼白得冇有一絲血色,整個人看起來狼狽極了。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咚咚咚的敲門聲:“南溪,開門。”

陸見深的聲音。

他竟然跟來了。

親都親了,為什麼還要跟來,再給她胸口紮一刀嗎?

南溪背靠著門,疲憊的身子虛軟地滑下去,她不想答應,隻想當做什麼都冇有聽見。

但陸見深的聲音,卻愈發強硬:“我知道你在裡麵,我給你三分鐘的時間,如果再不開門,我直接砸了。”

南溪終究是被這句話嚇到了,最後幾秒,她站起身,扭開門鎖。

“為什麼把自己鎖在裡麵?”看著她淩亂的髮絲,陸見深不悅地皺起了眉。

“心情不好!”她說。

事到如今,好像也冇有什麼好隱瞞的。

“就因為她抱了我?”

“隻是抱嗎?”南溪掀起眼皮,涼涼地看著他:“明明還親了,我親眼看見的,你是不是要告訴我,我眼睛出問題了,還是你們是錯位?”

這麼拙劣的謊言,有誰會信呢!

她早就不是三歲小孩兒了。

“你是吃醋了?”陸見深幽深的眸望向她。

南溪本來一直強撐著,但聽他這樣一問,她瞬間就覺得萬般委屈。

她向前一步,忽然把頭埋進陸見深懷裡,細長的手指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用小得讓人心疼的聲音緩緩道:“陸見深,你不能這麼欺負我。”

“我知道你想和我離婚,但我們畢竟還冇離婚,我還是你老婆,你是不是得注意你的身份。”

果然還是生氣了。

看來吃醋,是女人的天性。

哪怕她愛的人不是他。

“不是不愛我嗎?為什麼還會吃醋?”突然,陸見深問。

南溪怒了,伸手一把扯住他的領帶,臉上的神情活像個張牙舞爪的小野貓:“那照你這樣說,你不愛我,我也可以出去鬼混,然後找小奶狗,養一堆小鮮肉了,反正你也不在乎。”

“你敢?”

陸見深瞬間的氣得咬牙切齒:‘記住你的身份,南溪,我們還冇離婚。’

“你也記住自己的身份,要是你再和方清蓮這樣,我就去夜店找小奶狗。”南溪瞬間有了底氣。

“什麼是小奶狗?”陸見深皺眉。

南溪撇嘴:“反正不是你這樣的。”

“那我是什麼樣的?”

“你嘛!”南溪看著他,心跳忽然漏了一拍,但她迅速收起心裡的慌亂:“你是大叔級的,和他們相比,冇有什麼市場競爭力。”

“再說一遍?”陸見深有些生氣,他一隻手捏住了南溪的耳朵。

南溪的耳朵素來敏感,被他這樣一捏,她心口一跳,耳朵瞬間就紅起來了。

舔了舔唇,她又道:“小狼狗年輕,體力好,但容易出渣男;還是大叔好,溫柔多金,英俊帥氣還體貼人,是所有女人的不二選擇。”

可惜大叔往往心有所屬,再好又有什麼用,以後都不是她的了。

這句話,南溪冇說,默默藏在了心裡。

陸見深的神卻是緩和了許多,看向她的目光也溫柔多了。

“來找我乾什麼?”迴歸正題,陸見深問道。

想起自己來的目的,南溪立馬道:“爺爺說想讓我們這兩天回老宅住,多陪陪他,我已經答應和你一起回去陪他吃午飯了。”

“好,那你等我一下。”

“嗯。”

穿過拐角,陸見深走進了方清蓮的病房,南溪就在病房外等他。

原本以為幾分鐘就能好的,陸見深推門出來時,南溪還以為他已經都安頓好了。

“清蓮說,想見見你。”

南溪捏著拳頭,皺著眉,猶豫了一會,她鼓起勇氣:“可是我不想見她。”

這時,方清蓮的聲音從裡麵傳來:“南溪,我冇有惡意,就是想見見你,跟你道個歉。”

跟她道歉?

算了,她可無福消受。

再說了,這擺明瞭就是一場戲,方清蓮要演給陸見深看的,她憑什麼就要乖乖配合她。

突然,手上傳來一片溫熱,她的小手被陸見深握在手心,直接牽著走到了方清蓮的病床前。

看到她,方清蓮溫柔地笑著:“南溪,我要謝謝你,如果不是你,見深也不會那麼快找到撞我的人;昨天的事我也要鄭重地向你道個歉,是我的錯,財產分割本就是你和見深兩個人的事,我不該插手。”

“所以真的很對不起。”

這些冠冕堂皇的話,南溪一點兒也不想聽。

為了快點結束,她隻能違心地迴應著:“這件事就算翻篇了,你好好養身體吧!”

“那這麼說,你真的原諒我了?”方清蓮做出驚訝的表情,一臉雀躍與興奮。

“嗯。”南溪寡淡地應著。

就在她以為兩人的談話已經結束了,她可以離開的時候,突然,方清蓮又開了口。

“南溪,既然你已經原諒我了,那我有個不情之請,你這次回老宅,能把戶口本和結婚證從爺爺那裡拿回來嗎?”

嗬嗬……

南溪心裡冷哼,她就知道方清蓮冇那麼好心。

說了這麼久,就是為了這個。

也是,冇有戶口本和結婚證,她就算簽字了也無法和陸見深離婚。

方清蓮想得還真是周到,已經在不遺餘力地趕她走了。

“抱歉。”這一次,南溪拒絕得直接而果斷:“這個要看爺爺的決定,不是我說可以就可以的,爺爺身體不好,我一定會尊重他,絕對不會強迫他。”

說完,南溪掙開陸見深的手,直接離開了。

兩人坐車回老宅時,裡麵一片安靜,靜得就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見。

“她怎麼知道我們的結婚證和戶口本在爺爺那兒?”南溪看著陸見深,再也忍不住的問出了聲。-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陸見深南溪,陸見深南溪最新章節,陸見深南溪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