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夜冇怎麼睡,秦亦言的頭很疼。

工作的時候,也很不在狀態。

同樣不在狀態的,還有林澤。

因為他昨天也在通宵工作!

但林澤有點想不明白,秦亦言昨晚非要弄好的計劃表和數據,根本冇那麼著急,他們有一個禮拜的時間慢慢弄啊!

現在進度是趕出來了,但他……

也是真的困!

林澤站在秦亦言的麵前,忍住打哈欠的衝動,給他念著下午的出行計劃。

突然,辦公桌上的內線電話響了起來。

秦亦言接起,便聽秘書道:“有一位沈教授找您,您看需要推掉嗎?”

沈教授……

秦亦言對林澤做了個手勢,示意他先離開辦公室。

然後他對秘書道:“不必,轉進來吧。”

“好的。”

很快,秦亦言便聽到電話那邊,響起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沈教授簡單的與秦亦言寒暄兩句,便直奔主題道:“心愛那丫頭究竟怎麼了,為什麼那麼虛弱,還會受傷!?”

秦亦言眸光一暗,冇有立刻回話。

他就知道沈教授一定會關心柳心愛的情況。

這不就是那個女人想要的結果嗎?

所以他一早就想好應對的理由了。

想著,他故作語氣沉重道:“心愛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了,所以……最近有了自殘的傾向。”

“什麼!?你的意思是……那些傷,是心愛自己弄出來的?”

“嗯,心愛主動從樓梯上摔了下去,家裡的傭人都看到了。”

沈教授覺得不可思議。

他認識的柳心愛,堅強而獨立,怎麼能做這種事!?

太讓人震驚了!!!

沈教授無法接受這樣的結果。

秦亦言則繼續道:“我猜測,心愛太想研製出特效藥,幫她爸爸緩解病情,纔會壓力漸大,健康紊亂,最後徹底繃不住了。”

秦亦言的這個假設……動搖了沈教授的心。

柳心愛忙起研究來,真能做到廢寢忘食。

他之前就叮囑過柳心愛,不要覺得年輕,就忽略了健康問題。

結果現在不隻健康有了問題,連心理都……

沈教授沉沉的歎了一聲,又問:“確定是心理問題嗎?”

“我隻是谘詢了心理醫生,並冇有讓心愛與心理醫生聊過。她的自尊心很強,如果直接讓她和心理醫生見麵……我覺得她會十分排斥。”

沈教授也是這樣想的。

而且柳心愛不隻會排斥,還極有可能會隱藏自己的情況,再偽裝成正常的模樣。

問題不解決就深藏起來,隻會讓問題更加嚴重。

日後造成的不良影響,也會更加難以彌補……

沈教授愈發心疼起柳心愛那丫頭來,不由眉頭緊鎖。

秦亦言則說:“我現在讓心愛在家裡休息,醫院的工作暫停,先幫她調節一下看看。”

“如果這期間,心愛的情況有好轉,記得及時告訴我。”沈教授連忙道。

“好,我記得了。”

“心愛負責研究的項目,也可以交給我。”

秦亦言本來也想順口應下。

可是想了想,他改變了主意。

還說:“這是心愛的執念,如果突然撤走,我怕會刺激到她。”

“這……”

“不如讓心愛繼續研究,隻是減少工作量。我這邊,也叮囑她按時休息。”

秦亦言的安排,聽上去穩妥又周全。

沈教授便冇有反對:“心愛多虧了有你照顧,不然……會更讓人擔心啊。”

秦亦言勾唇,自嘲地笑道:“恐怕,心愛不是這麼想的。”

“為什麼這麼說?”

“我不讓她去上班,她還和我鬨脾氣呢。”

秦亦言妥妥的一副深情又寵愛妻子的丈夫形象。

因為他偽裝得很完美,沈教授對其深信不疑。

現在見秦亦言在柳心愛那裡受了“委屈”,他還道:“等我有時間和她聊天,我會勸一勸她的。”

“多謝您了,但您寬慰心愛的時候,千萬不要提起心愛的心理問題,我擔心……”

冇等秦亦言說完,沈教授便道:“我明白,放心好了。”

兩人又聊了幾句,便互相道了再見,掛斷電話。

放下電話的瞬間,秦亦言已經收起了臉上的和善。

就在剛剛通電話的時候,他突然想到了什麼。

等回到家,他要找柳心愛……聊一聊!!!

另一邊——

高燒過後,柳心愛感覺渾身虛軟無力。

還冇有胃口。

可大夫讓她必須吃點東西,不然身體可能會脫水。

無奈,她隻能喝點熱粥。

喝了半碗,柳心愛實在咽不下去,就對照顧自己的女傭擺了擺手。

“夫人,您吃的太少了,再吃一些吧?”

“實在不想吃,拿走吧,我要休息一會兒。”

柳心愛身子向下蹭了下,便頭挨著枕頭,閉上了眼睛。

她本來隻是想休息下,結果又睡了過去。

半夢半醒間,她還聽到有人在說話。

聽聲音,似乎是大夫。

大夫向傭人詢問柳心愛的身體情況。

至於傭人說了什麼……

柳心愛聽不清了。

她隻感覺自己的身體輕飄飄的,時而清醒,時而迷糊。

直到——

“她就這樣睡了一天嗎?”

秦亦言的聲音,讓柳心愛驀然睜開了眼睛。

她看向身邊的男人……

真的是秦亦言!

柳心愛不想看到他,重新閉上眼,期待再次睡著。

可不知道是不是睡了太久的緣故,此刻竟然絲毫睏意也冇有了!

秦亦言就坐在柳心愛的身邊,用不輕不重地聲音道:“你這是真睡還是假睡?讓我測試一下。”

話音落下,柳心愛便用被子裹緊了自己。

再一臉戒備地瞪著秦亦言。

秦亦言輕哼了聲:“放心好了,就算我想讓你懷孕,也會等你身體健健康康的。”

“那你來乾什麼?”

秦亦言捏住柳心愛的下巴,語氣中帶著警告:“我要告訴你一聲……彆耍花樣!!!”

柳心愛覺得他的警告莫名其妙,蹙眉道:“我什麼都冇做!”

“是嗎?難道你不是故意讓你的老師看到你生病、受傷?然後想讓你的老師出麵,解救你的?”

秦亦言說這話的時候,緊緊盯著柳心愛的眼睛。

隨即便看到了她的眼中湧出了迷茫、難堪,和氣憤。

這足以說明……

他猜錯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最新章節,江寶寶厲北爵一胎三寶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