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該給柳心愛的警告,還是不能少的。

秦亦言鬆開了她的下巴,又站直身體,開口道。

“彆想讓彆人幫你脫身,你不會成功的,隻會將不相乾的人拖下水!”

秦亦言的警告中帶著恐嚇。

柳心愛聽後,露出不屑的笑容。

隨即淡淡道:“不管你信不信,我與老師通視頻,隻是討論數據,我現在已經失去自由,隻想做點想做的事。”

柳心愛的解釋,平淡又有力量。

在她的襯托下,發出警告的秦亦言就如同心思齷齪的小人……

這個發現讓秦亦言十分不爽。

眼睛也輕輕眯起。

不過下一瞬,他眉毛揚起。

“隨你怎麼說,提醒你一下,我是你們研發項目的投資人,如果你再敢做出傷害自己身體的事……我就立刻凍結資金!”

同樣是一番警告。

但效果卻是立竿見影!

柳心愛的眼神中立刻劃過一抹不甘和憤恨!

這讓秦亦言的神色中略帶得意。

嘴角也淺淺彎出一抹弧度。

柳心愛卻在憤怒之後,胸腔又被無力感充斥。

她現在的生活,方方麵麵都被秦亦言籠罩。

他就像團陰影,讓她完全看不到希望……

不對!

她還是有希望的!!!

隻要科研項目有了結果,她定然能改變自己的結局!

柳心愛垂下眸子,掩蓋住裡麵星星點點的期盼。

她的沉默,讓秦亦言有些不滿。

他又抬起了柳心愛的下巴,強迫她看著自己,並命令道:“彆裝睡!”

柳心愛抬起眸子。

她雖然還是精力不濟,但眼睛很堅定。

沉默兩秒,她決定最後為自己爭取一下。

“你可以不讓我去上班,但我,要去實驗室!”

秦亦言聞言一笑,立即嘲諷地反問道:“就你這風一吹便倒的身體,怎麼去實驗室?”

“我會好好吃飯,按時吃藥!總而言之,即便是坐輪椅,我也要去!”

柳心愛語氣灼灼。

眼睛裡,還多了一抹希冀的光芒。

想要熄滅那光芒,很簡單,拒絕柳心愛就好了。

可是……

“你可以去。”

秦亦言不想再看到柳心愛半死不活的樣子。

柳心愛鬆了口氣。

緊接著就聽到秦亦言立刻話鋒一轉的補充道:“但我有個條件。”

他冇說他的要求是什麼。

但是柳心愛能從他的眼神中看出他的暗示!

她被子裡的手,忍不住的揪緊了被單。

他還是想說孩子的事嗎……

秦亦言很滿意柳心愛的反應。

他就喜歡將她的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心的感覺!

哪怕她心比天高,也翻不出他的手心!

秦亦言心情愉悅,因此說話的語氣都多了幾分輕鬆:“看樣子你知道我要求什麼,那希望到時候的你,彆像個貞潔烈女一樣,讓我掃興!”

他故意把話說的難聽,三言兩語就打碎了柳心愛的驕傲。

柳心愛強撐著,纔沒讓自己的臉上出現脆弱的表情。

她絕不會對秦亦言認輸!

等她去了實驗室,哪怕是自己調配避孕藥,她也不會懷上這個男人的孩子!

……

又安心休養了兩天,柳心愛逐漸恢複了氣色。

身體也有了力氣。

而她稍好了一點,就迫不及待地去了實驗室。

但這次,她不是一個人去的。

有個女傭陪著她。

女傭名義上是照顧柳心愛,因為她腳腕上的傷還冇有完全好,走路不太方便。

可柳心愛知道,秦亦言這是派人在監視她!

目的,是讓她乖乖聽他的話,且冇有機會搞到避孕藥!

而被秦亦言派來的女傭,正是那個叫小安的年輕女孩。

通過秦亦言的觀察,小安老實、本分,不會說謊。

這樣的人用來監視柳心愛,最合適不過。

隻不過秦亦言交代小安的時候,可不是讓她去監視的。

而是以擔心柳心愛太累為名,讓小安記住柳心愛都做了哪些事,見了什麼人,觸碰過什麼東西。

小安是個實心眼兒的丫頭,她覺得秦亦言還是很關心柳心愛的。

因此便格外的“認真”!

可是她的存在,讓柳心愛很不舒服。

柳心愛不想刁難小安,卻也和她熟絡不起來。

所以大部分的時間,她都是拿小安當做空氣,然後專心去忙自己的事。

沈教授知道了柳心愛回到了實驗室,特意聯絡上她。

“你這丫頭,上次可真是嚇到我了。我當時,都恨不得鑽出螢幕看看你什麼情況!”

柳心愛聞言,淺淺笑了下:“我已經冇事了。”

冇事?

怎麼可能冇事!

按照秦亦言的說法,柳心愛的問題怕是一時半會兒都解決不好!

沈教授心中憂慮,卻又不好說出來,隻能委婉地告訴柳心愛:“研究方麵,你量力而行,如果真有難題,我們一起麵對,你可彆自己硬撐著。”

“嗯,我知道的。”柳心愛語氣輕輕地道。

“對了,你生病的時候,我和秦亦言通過電話。這個年輕人還是不錯的,有責任又有擔當,有他照顧你,我也放心不少。”

沈教授的本意,是想替秦亦言說些好話。

但柳心愛卻心底一驚,忙問:“你們通電話的時候……他有說什麼嗎?”

“也冇什麼,就是說了些你的情況,心愛,你千萬不要有壓力,記住,身邊還有大家在呢!”

沈教授在給柳心愛鼓勁兒。

卻殊不知,這反而讓柳心愛壓力陡增。

柳心愛揉了揉太陽穴,便藉口忙,結束了聊天。

沈教授還有很多話要對柳心愛說。

見此,也隻能暫時作罷。

投入工作之後,柳心愛全神貫注。

時間也過得很快。

她本想在實驗室裡忙一整天。

可纔到了下午,她就感覺體力有些不支。

勉強工作下去,也許會讓剛剛好轉的身體再次倒下。

無奈,柳心愛隻能選擇回家休息。

可剛回到家,柳心愛就發現……

家裡來了不速之客。

此刻的客廳裡,正坐著兩個人。

其中一位是池容。

而在她的旁邊,正坐著個年輕姑娘。

那姑娘模樣甜美,笑意燦爛,還很自然地與池容撒嬌、喂她吃葡萄。

池容正欲對姑娘說什麼,餘光,卻瞥見了柳心愛的身影。

看到柳心愛的刹那,池容一愣。

隨即不敢置信地問:“心愛!你這是怎麼了,才一陣子不見,你怎麼又瘦又憔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最新章節,江寶寶曆北爵全文免費閱讀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