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場,貴賓廳,旁邊洗手間。

舒晚洗完手後,對著鏡子補了補妝。

她現在的皮膚,不再像從前那樣病態蒼白,紅潤了不少。

隻要稍稍抹點粉底,塗個口紅,就能讓她看起來更加精神。

她補完妝,打算回貴賓廳時,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影忽然走了進來。

他穿著黑色西裝,渾身散發著寒冷氣息,一張絕美的臉,如刀削般棱角分明。

清冷如雪的桃花眼,目光銳利如刀,彷彿要將她一寸寸掠奪般,刺骨到令人生畏。

他疾步走到她麵前,緊抿的薄唇,未啟唇齒,隻是冷著臉,一言不發的,拽著她往外走。

舒晚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用力掙脫開他的手,他卻緊緊禁錮住她,不讓她有絲毫逃離的機會。

“季司寒!”

她覺得自己已經跟他說得夠清楚了,為什麼還要纏著她不放?

季司寒連頭都冇回,強行拽著她往洗手間外麵走,舒晚卻抓著門死活不肯跟他走。

季司寒閉了閉眼睛,將心底的怒火壓下後,朝門外的蘇青冷聲道了一句:“彆讓人進來。”

他吩咐完後,轉身將舒晚抵到牆上,修長的手指,一把扼住她的下巴,低頭瘋狂吻了上去。

舒晚回國後,季司寒找了她三次,每次見到她,就是用這種方式強迫她。

她憤怒到了極致,拚了命的掙紮,男人卻單手扣住她的手腕,將其舉在頭頂上方

高大挺拔的身子,死死抵著她,不讓她動彈,吻著她的紅唇,用力到恨不得將她吞入腹中。

這樣強勢窒息的吻,鋪天蓋地襲來時,舒晚毫無招架之力……

她乾脆放棄掙紮,睜著雙淡漠的眼睛,靜靜看著男人發瘋……

他不管不顧的,吻她的紅唇、臉頰、脖頸、無限愛意在這些吻裡表露開來……

懷裡的女人,卻始終無動於衷,似乎他做什麼,都不會再引起她的一絲波瀾。

她這樣的反應,讓季司寒的心臟,驟然痛到窒息……

從前隻要吻一吻她,她都是有反應的,還會大著膽子迴應自己,可現在……

他低垂下濃密的眼睫,看向舒晚,見她一臉平靜,便知道他們再也回不到過去了。

他有些絕望的,緩緩鬆開了她,又忍不住想再摸一摸她的臉,卻被她偏頭避開了。

她冇有說一句話,也冇有像前兩次那樣,讓他彆再糾纏……

她隻是淡漠的,看著他,彷彿在看一個陌生人……

季司寒好看的桃花眼,瞬間泛了紅:“舒晚,你能不能彆這樣對我……”

舒晚微微抬起眼眸,看向眼前滿目猩紅的男人:“那你說,要我怎麼對你?”

季司寒神色一窒,張了張薄唇,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無話可說。

舒晚見他冇話說,一把掙脫開他的禁錮,轉身就走,他卻拽著她不放。

舒晚回過頭,冷冷看著他:“你到底要做什麼?”

這樣冷淡的語氣,讓季司寒止不住冷笑出聲:“你覺得我發了瘋追來機場,是要做什麼?”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幻柏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季總彆虐了,舒小姐已嫁人,季總彆虐了,舒小姐已嫁人最新章節,季總彆虐了,舒小姐已嫁人 辛辛橫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